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败的僭伪者与成功的开国之君 ——以三位北族人物传奇性事迹为中心


□ 钟 焓

  摘 要:安禄山、李继迁、努尔哈赤三位历史人物,虽然在历史上的活动时限和功业成败各不相同,但在其身后长期流传的以三人为主人公的传奇性事迹中,却彰显出不少相近之处,尤以所谓的孤儿逃难型故事最为突出。此类传奇性事迹均不同程度地凸现出历史上北方民族对于成就帝业的正统因素——天命佑助、神裔血统和超常体貌等——的模仿与回应,又以被尊崇为开国之君的李继迁和努尔哈赤的相关故事尤为明显。其中蕴含的大量汉文化因素,则生动地映照出少数民族对于汉文化的吸收改造及与自身传统相整饬的轨迹。

  关键词:安禄山 李继迁 努尔哈赤 孤儿逃难型故事

  传统的史学研究多致力于用实证手段揭示史实与传说间的虚实真伪,在此过程中,研究者往往专注于对历史事实的钩沉发覆,而传说素材包括广义上的传奇性故事很容易仅仅被看作虚拟性创作而遭到轻视。不过近半个世纪以来,上述将史实与传说截然两分的认知取向已不断受到有关理论的反思与批评。通过研究视角的转换和分析论证的深化,那种貌似杜撰的材料也逐渐能够显现出其内在“历史性”的一面,研究者还可将其与相关史实互补结合以多维地探查出历史叙事成立的逻辑,从而拓展我们针对逝去历史所建立的知识体系。本项研究即是尝试将这种理念具体应用到民族史领域中的一例,将围绕几位在国史上试图建立自主政权的少数民族人物的传奇性事迹进行分析与比较,以彰显故事中的虚构成分与统治合法性议题间的有机联系,并归纳出此类历史叙事具有的一般模式。

  笔者选取的三位历史人物依次是发动“安史之乱”并一度建立起大燕政权的“杂胡”安禄山、宋初公开在西北一隅打出自立旗号,为日后西夏正式立国奠定基础的党项枭雄李继迁、明末在东北地区创立后金国的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他们在历史上的成败结局虽然各不相同,但其事迹功业却一致表征出北族精英集团力图摆脱中原王朝旧有秩序并挑战颠覆其统治权威的倾向,可以说构成了影响历史发展走向的分水岭。耐人寻味的是,在随后广为流传的有关三者的传说故事中,竟存在着显著的相似性,映射出当事人与王权正统之间的密切关联,实质上构成了一种历史学家所说的“回溯式合法性”( retrospective legitimacy),并渐次成为民间舆论的主题,这些相似之处为我们考察本课题奠定了材料基础。

  一、脱难的孤儿、猪龙化身与黑子的贵兆:有关安禄山传奇事迹的分析

  关于安禄山的幼年经历及亲属关系,学界经过长期讨论,达成以下共识:生于武周长安三年(703);生母系突厥阿史德姓女巫;少年阶段起初是在当时称雄漠北的突厥第二汗国中度过,但到716年默啜可汗身亡以后,其家或许为了逃避汗国内部的政治动乱而选择人唐。至于安氏的其他生世细节则尚存疑问,内中争议最大的是安禄山的生父问题。如果根据现存记载其生平最基本的史料《安禄山事迹》(下文简称《事迹》)的叙述,那么其姓名全无可考,安氏诞生之初仅为一私生子而已,以后由于安母改嫁安延偃,孤儿身份才告一段落。不过蒲立本对此质疑,他认为安延偃正是其生父而非养父。另有学者转而重视邵说《代郭令公请雪安思顺表》中对安氏来历的交代:“安禄山,牧羊小丑,本实姓康,远自北蕃,来投中夏。思顺亡父波主哀其孤贱,收在门阑,假之姓氏。”据此产生了安氏生父本为康姓胡人一说。然邵氏既然意在为安思顺平反昭雪,那么自需在表文中极力淡化两安之间的亲密关系,故度以撰作动机,似难认定属客观无讳。再证以表文所述,安氏在漠北的经历渺若空白,归化以后方才改易姓氏,这与《事迹》所记抵牾甚多,使得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安延偃(无论他是否安氏生父)竟毫无着落。文中还用“牧羊小丑”、“孤贱”这类贬称概述安氏的家世背景,仿佛其当初成长于社会地位微不足道的皂隶人家,这又与安延偃作为“胡将军之兄”的身份全然不合。因此我们有理由慎重对待表文的史实性,很可能如研究者所分析的,鉴于康姓在胡人姓氏中极为常见,邵说才想到以它作为安氏的族姓,掩饰其与安思顺家族在漠北时就已结成的亲密关系,同时抹杀了禄山入华后实际上是另被岚州别驾安贞节收养的事实。故在安氏孤儿身份的问题上,确实留有疑窦难解之处。下面转到对其出生传奇事迹的辨析上,基本史料即《事迹》卷上的开篇部分:

  安禄山,营州杂种胡也,小名轧荦山。母阿史德氏,为突厥巫,无子,祷轧荦山神,应而生焉。是夜赤光傍照,群兽四鸣,望气者见妖星芒炽,落其穹庐。时张韩公使人搜其庐,不获,长幼并杀之。禄山为人藏匿,得免。怪兆奇异不可悉数,其母以为神,遂命名为轧荦山焉。突厥呼斗战神为轧荦山。少孤,随母在突厥中。母后嫁胡将军安波注兄延偃。

  按,《事迹》是姚汝能在唐宣宗大中(847-859)前期所撰,距安史之乱已有百年上下。引文首句中出现的营州仅是其落籍地而非诞生地。上述正文连同小注均充斥着浓郁的神话色彩,讲述了一个孤儿感神诞生并成功地逃脱了追捕杀害的奇迹故事。安母祷神得子的情节透露出安氏父系源自突厥战神轧荦山,预示了婴儿长大后必将在军功戎务方面大有作为。安氏降生瑞兆中所谓“赤光傍照,群兽四鸣”,实为“感光而生”传说的再现,唐末前多见于描述北方民族君主的出生,故从流行地域上看,反映出明显的北族文化传统,宣扬了“圣人出世”将要君临天下的政治寓意。安氏在归唐前的成长历程深浸于北族文化的氛围内,加之他需要在起事前积极策划宣传,以期为己推翻唐室、成就帝业制造舆论,故光生神话为其采用实不称奇。

分享:
 
更多关于“失败的僭伪者与成功的开国之君 ——以三位北族人物传奇性事迹为中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