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贪爱


□ 白玛娜珍

  一
  
  清晨,阳光很好,洒在佛堂的卡垫上,弥漫着飘渺的银光。黛晴萋珍走进来,她好些天没有进佛堂了。这天她感到心里尤其的不安和混乱,另外身上的筋骨也想活动一下。她取下挂在佛龛玻璃窗上的念珠,开始磕长头。快两年了,断断续续,黛晴萋珍才磕了不到五千个长头。她时不时想,这是因为末法时期自己没有福报的结果。但她还是需要信仰的,尤其在这个时候:再次被情爱困扰。
  她念诵着皈依经,以优雅而标准的姿势磕着长头。四十出头的她,身段依然很好,面容变化也不大,过去那张圆圆的娃娃脸,已显出了成熟女人的轮廓:娴静而清秀。一双清澈的眸子里游动着淡淡的哀伤——黛晴萋珍恨自己四十以后才开始出落成女人,被渐渐多起来的男人爱慕。她来到佛堂,想把因此而散乱的心集中到佛龛里的佛像身上。常言说四十不惑,在其他方面,比如物质、金钱,她感到自己的确没有过多的向往。对男女情爱也不会再痴迷,但这些天,她心里冒出的总是关于萨桑和丹平的杂念。其实,为了了结自己对情爱的困扰,两年前,她以和丹平迅速结婚的办法,抛弃了所有相关的烦恼、猜疑和犹豫。无论婚姻里面会如何,在门外徘徊的滋味让她受不了,她就大步跨进去了。而在一段时间里,她感到自己的心果然平静下来了,又可以埋头于自己的研究——但此刻,黛晴萋珍磕着长头,对自己十分失望。昨晚,睡意朦胧中,她把滴鼻剂当成眼药水滴进了自己的眼睛里,剧痛中她忍不住叫醒了丈夫丹平,丹平睡得正香,没好气地朝她喊道:“快去用水清洗,你这个笨蛋!疯子!”说完又沉沉地睡去了。“笨蛋”和“疯子”是丹平常用来嘲笑黛晴萋珍的词汇,因为她对课题研究的执着,因为她因此埋头于书本中的状态。虽然黛晴萋珍已成长为藏族著名的儿科女专家,但却没有因此换来丹平的半点敬重。丹平坦率地告诉过她:我爱你,是因为可怜你,你那么好,却那么孤独地生活着,我害怕你落到坏男人的手中……
  回味丹平的话,黛晴萋珍知道丹平对自己生出的是怜爱之情。丹平是一位平凡的公务员,他常说:如果在工作上认真,别人就会把你踩死。黛晴萋珍理解丹平所处的环境:人们只想白拿工资混日子。但她没想到的是,除了在单位混日子,看上去阳光而快乐的丹平,在家庭生活中也在混日子。他所希望的生活是住在很小的不用费心管理的公寓里,看电视,吃方便面,睡大觉——他是容易满足的,没有精神生活,对黛晴萋珍的事业也不屑一顾,只在外人面前引以为荣罢了。黛晴萋珍满心忧伤地磕着长头。她感到累,太累了。这两年的时间,家庭和事业的双重重担压在她一人身上,她感到精疲力竭。突然,当她再次在佛龛前五体投地,她突然想:“假如我马上就要死了?”这是佛经里经常教导执迷不悟者的一个方法:时刻惦念死亡。黛晴萋珍这些年对此领会得已较自如。
  “萨桑,丹平。”她继续想着他们,一面磕着长头,但情况有些变了,黛晴萋珍感到自己在体会死亡的最后一刻,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之际,自己对萨桑或者丹平这两个男人竟没有一点留恋,只是担心女儿因为自己的去世而无人照看。想到这里,黛晴萋珍的思绪不由又回到萨桑和丹平这两个男人身上。她看到这两个男人都很善良和有责任感,会信守诺言照看和抚养自己的女儿,相比之下,丹平没什么文化,也许在教育女儿方面会出一些问题,萨桑这个敢做敢当的康巴男人,以他深厚的修养和光明磊落的品性,会很好地帮助女儿成长,然而…“黛晴萋珍还没磕完二十一个长头。她一面继续磕着,忘了念皈依经,心里还在想:即使这两个男人都很好,都能在自己死后帮助抚养孩子,但他们都会再找女人。想到这里,黛晴萋珍不由眼望佛龛里的佛像,心变得坚定起来。她想如果事实是这样,自己活着的时候,心,不该被他们再无谓地打扰,值得依靠的也只有一种生活:安静地钻研自己的课题,静心地修行……
  磕完二十一个长头,黛晴萋珍感到身体温暖了许多。她来到书房,想拿起搁置多日的论文继续修改。并告诫自己,从现在开始,自己要这样安静地钻研、修持。她甚至明白内心的混乱是因为“贪爱”。也就是说,她明白自己开始贪图萨桑的爱,虽然那爱和世间的一切一样,并非恒长不坏—但她翻阅着厚厚的资料,眼前翻涌的却是前日的情景。
  
  二
  
  前日,不,是从前天晚上开始。贪恋黛晴萋珍身体的丈夫丹平,在云雨之后搂着她满意地睡了。她却在下半夜的睡梦里梦见了萨桑。
  梦是没有逻辑和迷乱的,但却有一种强烈的渴望,对萨桑的渴望。醒来后,黛晴萋珍感到自己的心已被梦境所牵制,不由自主。她便给萨桑发了短信,告诉萨桑,自己下午会去看望他。
  这是一所安静的机关大院,黛晴萋珍下了车,戴上口罩,又给萨桑买了一袋橙子。萨桑在短信里说他住在东边二排米黄色的专家楼里。他是藏族著名的古建筑工程师。半年前,他和单位职工来医院体检,黛晴萋珍恰好在心电图室查看一份心电图报告。萨桑进来了。高大、魁梧,但他的心脏有些问题。黛晴萋珍听到萨桑说自己来自康定,不由脱口说出是老乡。萨桑也听说过著名儿科专家黛晴萋珍的名字,两人一见如故,便互相留了电话号码。这以后萨桑来过一次短信,说他要回康定老家,问黛晴萋珍要带什么东西。回来后又发给黛晴萋珍一条短信,说到拉萨了。除此以外两人一直没联系,直到前不久,萨桑突然发短信约黛晴萋珍出去吃饭。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