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田禾的诗


□ 李 瑛

不久前,在《诗刊》9月号《每月诗星》栏里,读到田禾同志和他总题为《土坷垃开花》的14首短诗,留下很深印象。作者生长在湖北农村,这组诗就表现了他在农村生活中所熟悉、所感动的发生在土坷垃间的种种人和种种事物。他写了“家像在麦壳里躺着”的“草一样命运”的乡亲;写了割一筐草回来喂牛的三伯,“吃牛肉的人说,牛吃草/怎么长得这么瘦/他不知道,牛吃了草/每天还要拉犁”;写了为给儿子筹集学费拉板车到镇上去卖萝卜大蒜的“贫穷很大,他很小”的老汉王大贵;写了火车经过村庄载走了“我的去南方打工的九妹”等等。在今天这个热气腾腾的大时代里,从这些在贫瘠大山中挣扎成长的农民,以及他们身边的普通生活和平凡小事,从这些虽仍处在艰辛境遇却充满无限希望的人的心境和场景中,可以看出诗人对农民、对祖国流露的满腔深情。我很久没有读到具有如此浓重生活气息、浓重感情力量和充满炽烈血性的诗篇了。诗人质朴的倾诉,简洁的描绘,以及他独特的新的视角和诗的发现,深深地震撼了我,引起了我对诗歌、对我国广大农村农民命运以及对整个社会人生的思考。
最近,又收到作者寄我的一本新出版的诗集《大风口》,我便立即怀着极大的喜悦和兴奋一口气读完了。这是一本乡土诗集,一首首短诗,像小麦豆菽一样生长在农村山野,但它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乡土诗,不是我们惯常读到的那种十分熟知的农村小景、田园牧歌,那种低吟浅唱的流动在生活表面的习俗小曲,而是深深扎根在黄土地上的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的儿子,走出农村后,以他看待农村事物的新的角度,和一个现代人的理性,向我们真切地倾诉他心头历久的积淀和感悟。他的诗诚挚而深沉甚至有些苍郁和凄苦。但这些都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是我们本真生活的现实。接近泥土和生命的诗是最为动人的。读着书中的一首首诗,心灵像受到一下下沉重的撞击,使人难以释怀。
在这里,他写了一辈子在山村里劳动的祖父的生死,祖母的生死,母亲的生死,以及他长年咳嗽的父亲,“父亲的身体,跟泥土/贴得越来越近,”最后,“一口血痰淹没了他”,在一个“大雪淹没了整个村子”的冬天。在还不富裕的我国农村,诗人笔下所写的最熟知最热爱的亲人的一生,正是我国一代代贫苦农民命运的缩影。特别是一首极为概括简练的小诗《土碗》:“土碗里盛满米饭/农民端在手里/生命随着一碗米饭/而延续下来//土碗里没有米饭了/吃饭的人/也永远不再吃饭了/土碗倒扣过来/就变成了/一个农民的土坟。”细读起来,在这些朴素平静语言的背后,涌动着多么哀婉、强烈的激情。
诗集中,诗人以饱蘸深情的笔,讲述了一个个在高天厚土下、在大山里默默地从“土里刨食”在“山岗牧羊”的老汉,讲述了刨落木花的老木匠、嗜酒的老铁匠的一个个故事,这些既有劲骨又有柔肠的老人,以辛勤的劳动和生生不息的坚韧精神,创造着自己的生活和未来。在当前这大时代里,在历史迅速地发展中,时时会有一幕幕悲剧和喜剧发生在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历史和改革开放相交融,新旧思想观念的撞击,常在人们心头留下清晰的投影,诗人写外出打工的民工们复杂慌悚的心绪,写为修公路而砍掉村口老槐树而使“最年老的五斤爷”抱树痛哭等等,都十分真切地流露了诗人对乡亲们真挚的关爱与同情。......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