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柳冠中教授访谈录


□ 王丽丹 郭秋惠

【编者按】柳冠中,1943年9月出生于重庆。1961-1966年,就读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筑装饰系。1974-1978年,在北京市建筑设计院研究室工作。1978-1980年,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业美术系攻读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1981-1984年,在联邦德国国立斯图加特设计学院工业设计系做访问学者。1984-1999年,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主任。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日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史编修组记者走访了柳冠中教授。在院庆50周年前夕,特刊发访谈中关于学院教学发展的部分内容。

记者 :1984年,学院在全国率先创建了工业设计系,请您谈谈初创时的教学目标与课程设置情况。
柳冠中 :工业设计系从创建之初教学目标就很清楚,就是要培养具备综合知识和能力的人。当时最重要的就是开设了造型基础课与动手制作的课程,再一个就是在国内最早设置了“设计程序与方法”课。设计不是凭感觉,不是凭天才,不是凭凑巧,而是有一套程序方法,像管理一样有程序的合理性,才有结果的合理性。事物之间是有规律的,虽然表面功能不一样,但基本上有几点是不会变的,如跟人、制造、营销和市场、使用的关系等。实际上这是一种在研究当中的学习,学习方法与能力,而不是技巧的传授。从这时开始,我们的教学基本有了自己的骨架。之后又逐步开设了人机学应用、结构素描、综合造型基础等课程,工业设计系的基础课与专业课一直是交叉存在的,学生一开始接触形态就是个完整的概念,而不是把形态和色彩、工艺、结构分开来看待。这是我们的特点。
记者 :谈谈您主持制订的“工业设计教学大纲”。
柳冠中 :工业设计系本科教学大纲的关键在于既参照国外工业设计学科的一般规律,又参照中国自己学校的情况。因为中国学校的车间条件跟国外比相差太大了,国外的工业设计教育有三分之二的时间是在车间里度过的,而我国规定上课必须在课堂里,这是一个最大的区别。中国实习条件不好,实验室的建设也不到位,而且一上来就上电脑,后来又用CNC(指电脑数字控制),这跟工业设计教育正相违背。这份教学大纲经过老师反复讨论,与同学交流,有多次修改。当时,它与别的专业大纲的差别是非常大的,主要强调的是一个程序的概念,首先要定位。如我常说的不是“怎么做”,重要的是“做什么”。大纲里还规定,每一门课最后都必须讲评,要讲出为什么觉得好,为什么选择这个方案,也就是必须站在设计师的角度为别人考虑,不只是设计者个人觉得好。这样就训练学生要思考,要讲出道理来,也锻炼了学生的表达能力。教学大纲制定以来基本上没有改动,一直延续了下来,在国内影响也很大,大家都在效仿我们这个体系。
记者 :您认为工业设计教育应该怎样处理理论与实践的关系?
柳冠中 :什么样的观念决定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方法决定什么样的技术和工具。观念是最重要的。学生进来以后我们要讲设计的理论,开始只讲一些基本的道理,还要引导他去观察生活,观察才能找出设计的感觉,之后再通过综合造型基础去理解。形式和内容是一个整体,造型离不开材料、工艺和技术,也离不开它所能解决的问题。三年级再讲设计史、设计概论。读书要带着目的去读,善于从书里面找出有用的东西,才能尝到甜头。理论的指导作用太重要了,没有理论是绝对不行的。理论一定要讲,但不能是灌输,要在课题当中去体会,在把握程序当中整理思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6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