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伪单身汉的喜怒哀乐


□ 王春华

  一
  
  对面的女人又开始炒菜了,他们的厨房在阳台上,何升汉能够看到她挥铲的动作,但并不知道锅里放了什么样的美味。她男人照例在旁边择类似于蒜苗的东西,然后慢慢地靠过去,双手环抱住她的腰……
  每次看到这里,何升汉就觉得大倒胃口,暗想,这千篇一律的幸福家庭图到底有什么诱惑啊?
  老婆张春凤被公派到新加坡一年,何升汉突然变成了单身汉。依稀仿佛间,何升汉回到了二十岁那年,疯狂地想四处寻找猎物,但每每事到临头却激流勇退,毕竟,张春凤隔三差五还打电话回来哩。
  王小生照例在晚上八点打他的手机:“黄牛儿啊,出来喝酒!”黄牛儿是何升汉的外号,小学时候就有了。不过黄牛儿这时候不想去喝酒,他在街边跟踪三个女孩,他在电话里说:“喝什么鸟酒,老子在跟女人干事儿哩!”啪——合上手机。树下闪出一个女人来,薄薄的短裙在夜风里荡漾。女人望着何升汉说:“哥,你真想干啊?”
  何升汉一愣,恨恨地说:“老子想干前面那三个小妞儿!”女人“哦”一声,张口清脆地喊:“小芹,你们过来!”被何升汉跟踪的三个女孩儿听见喊声。转身屁颠颠地跑过来。何升汉大吃一惊,拔腿就跑,只听得身后一阵嬉笑的叫骂声。
  跑过了一条街,何升汉坐在一家银行门口光洁的阶梯上喘气,打通王小生的电话:“好惊险啊……你在哪里喝酒……我马上来!”一路上,何升汉怀疑地看着街上走过的每一个女人,凡是没抱小孩的都被他怀疑成了“鸡”。“活在这个世上真他妈的幸福!”但何升汉被婚姻套牢的道德条规没有被破坏,他也只能过过嘴瘾,意淫一下罢了。
  王小生总说何升汉白白浪费了张春凤给他放的一年假,浪费了难得的婚后单身汉生活。何升汉嗯嗯地应着,突然冒出一句:“可我是伪单身汉啊!跟伪军似的,又怕皇军又怕八路,难啊!”
  何升汉照例在十二点回家,接听老婆张春凤打来的查岗电话。张春凤说了,如果泡酒吧十二点就能回家,多半是不会出事的。所以她临走时给何升汉规定的点卯时间就是夜里十二点。
  搁下电话,何升汉拿起床头老婆的照片,恨恨地说:“点卯点卯,难道我非等到十二点以后才出事吗?”对面楼两口子又在阳台上打闹,跟三月里夜半的猫似的。何升汉关了灯,坐在黑暗里静静地望着,颇有些希望旧戏能够重演。
  日子就这么混着,眼看着一年的时间就要过了。张春凤也该从新加坡回来了。何升汉开始有意识地养精蓄锐,坚决要守住这块贞节牌坊。
  何升汉不大喜欢吃盒饭,就在公司附近几家小饭馆换着花样吃。一会儿是沙锅,一会儿是炒饭。有一天,轮到吃公司门口的挞挞面了。何升汉至今不知道挞挞面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虽然好吃,总觉得有些来路不明,尤其是那儿的泡菜,是一种略带甜味的白菜帮子,吃着爽口之极。何升汉每次都要一大碗,在等面的当儿就把它吃个精光,等到面端上来时,再要上一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四川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四川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