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饺子(小说)


□ 侯德云

  文 侯德云

  谁不盼着吃一顿饺子呢。“舒服的不如躺着,好吃的不如饺子”嘛。特别是在这个时候:大地返青,满眼都是浅浅的绿色,发芽葱和菠菜在浅浅的绿色中绿得扎眼,“年”已经完全彻底地“过”过去了,跟所有的庄稼人都划清了界限,嘴巴里一天天淡下去,淡出了好多扑棱棱的小鸟。庄稼人的日子虽然有了提升的势头,但总体的景象如同麦苗刚刚抽穗,离黄灿灿的麦粒还有一段距离,离白面馒头还有一段距离,离咸肉菠菜馅饺子的距离似乎更远一些。你想想,这个时候,谁不盼着吃一顿饺子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村里的年轻人蚊腿儿开始想念饺子了。是那种咸肉菠菜馅的大饺子,咬一口,能冒出满嘴的油花来,多好啊。饱饱地吃上一顿,多好啊。蚊腿儿一大早就开始想念了。是刻骨铭心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是欲说还休却又不能不说的,都有点折磨人了。

  所以,蚊腿儿对他的老婆王豆花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起来起来吧,今晌儿,咱家包饺子吃。”

  王豆花还赖在炕上没起呢。这不怨她。天色还早嘛。何况昨晚上,说起来都让人有些难为情,闹过劲了,都喘了,都乏了,身子软得厉害。

  按说,蚊腿儿也不该起得这样早,平常日子,哪天也没起这么早,是一泡尿水把他憋醒了,他立马意识到,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程度了。实在没办法,起吧。

  蚊腿儿披上外衣,快步走到院子里,边走边搂开花花绿绿的大裤衩子。小肚子那儿涨得厉害,像是藏了一股子力气,慌张而又坚定,显得格外的顽固,顶了又顶,再不开闸放水,就有决堤的危险了。他站在猪圈旁边,迅速打开了闸门,嚯,一根硬硬的水注喷薄而出,从槐木栅栏的缝隙间畅快淋漓地射到猪圈里去了,还伴着响亮的呐喊声。

  这一泡尿水特别的长,让蚊腿儿有足够的时间抬头望了望东方的天空。东方的天空让谁抹了一笔白色,那一笔白色,跟老婆王豆花的肚皮有些相似。太像了。真的,太像了。一想到王豆花的肚皮,他的心思就有些散,好像一颗石子打破了平静的湖水,涟漪一圈一圈地荡开,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远得让人拿捏不住了。

  蚊腿儿是去年冬天做的亲。冬天是农闲季节,能娶个老婆回来暖暖被窝,是一件很美的事儿。在去年冬天以前的好几个冬天里,他也想这样干,可惜都没有干成。这怨不得别人,要怨只能怨父母。他的个头不是村子里最高的,他的两条腿却是村子里最长的。仅仅是长还不要紧,还细,细和长绞在一起,显得更长,乍一看,像踩在高跷上似的。你说,这不是父母的错吗?怎么搞的嘛,乱弹琴嘛。他心里憋屈极了。比这更让他憋屈的是,村里人说话尿性,给他起了个绰号叫“蚊腿儿”。说的不是那种吸人血的小蚊子,而是那种躲在草棵子里,专门吸革汁的大蚊子。村里人叫它马蚊子。马蚊子是很常见的,夏天的草丛中,一团一团的,受了惊动,飞起来,嗡嗡的,听起来疹人。甭管是哪种蚊子吧,都不招人待见,你说是不是?挺好的一个小伙子,让人叫成了蚊腿儿,心里不免有些添堵,连喘气都不舒畅。可绰号这个东西,是你不想要就能不要的吗?一旦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那就算是长在你身上了,化成了你的肉,你的骨头,撕不掉,嚼不烂,真他妈闹心。蚊腿儿到了娶亲的年龄,却一连几个冬天都孤零零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被窝里挨冻,就是两条长腿闯的祸,也可以说是他的绰号闯的祸。姑娘家见到他这个人,又听说了他的绰号,便捂着嘴美起来。笑的同时,亲事也随之灰飞烟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