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遭遇(中篇小说)


□ 陈应松

  淹水的那年,刁有福找不到自己的家。他的家给淹了,刁有福在淤泥村的一个墩子上。刁有福在晚上走呀走呀,脚踢到一个东西,俯身用手一摸,是人,是个死尸,淹死的。再走了几步,再一绊,又是个死人。这像在梦中。

  没有手电。他又不抽烟,没有火机。那时节火机没现在这么普遍,不过也有用火机的。问题是他从不带火机,因为他不抽烟。他酿酒,自己还不喝酒呢。

  四野一片漆黑,心里发毛。堤下边有一处灯火。走近一看,是条船,一个老者他不认识,从舱里爬出来,问他:是到淤泥村去的他说是的,老者就让他上了船。

  划了一会,老者说到了。刁有福踏上一个小岛——村子都成了孤岛.刁有福隐隐约约认出好像是淤泥村的某个地方.乌黢麻黑的,见有一家门开着,有个油灯亮着.却不记得是哪家的屋。进去一看,地上摊着个人,一个女的.好像死过去了。刁有福用手一摸,那女人分明还有气,气若游丝。他便大喊:‘有人吗7这里有人吗7”没有回答,其他屋子都是黑洞洞的.这时他听见屋里一声嗷嗷的呻吟,是那个女子发出的.她快死了!他拔腿便跑,往水边,那个老者正准备将船开走,他大喊:。老爹停一下,老爹停一下!“那船又划回来,他爬上船就说:‘这里有个人快死了!’

  老者根本没有说话,船就这么开到了堤上。刁有福跳上坡就开跑,想去抗洪抢险指挥部请医生.后来在早晨请到了一个女医生,叫上了一条船,往记忆中的淤泥村孤岛开。但是在水中开了一圈.根本没看到什么高台孤岛,一片汪洋.刁有福很吃惊,莫非昨日在梦里7

  这件事非常奇怪。多年后他躺在劳改农场的监狱里一动不能动时,想到这事儿,始终闹不清其中的蹊跷,或者想,这莫非与自己的不幸有什么关联7

  水退后,他的酒坊.猪场什么也没有了。最要命的是,他的基酒丢失了.他损失三四十万。他坐在那个池塘边,鱼也跑了,只有几只野鸭寂寞地望着他,偶尔嘎嘎叫上几声。

  过去他家的格局是这样的:屋前有一个鱼塘,鱼塘边是一排猪圈,喂的是母猪,有十几头。一窝窝小猪崽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或者吃奶,或者钻进用石棉瓦拦成的小暖房里,上头吊着300瓦的灯泡。住房是酒坊,锅炉日夜燃烧,里面是煮酒糟和摊晾酒糟的地方,出酒的地方;两口大缸,每天出酒两三百斤,毛收入两干多元.他的酒是小颗高梁酒,这种高梁只在水牛河洲子上种,所以酒独特.就叫小颗高梁酒,就是这名儿,可一场大水,把什么都淹没啦。

  更有甚者,当初水来拆房的时候,腰被檩子戳了一下,有点疼,也没在意,贴了膏药.这两天参股的人来找他,要退股时,他的腰突然剧痛难忍,哎哟哎哟地大叫。两个参股的人以为他耍赖,把他狠狠地揍了一顿.这两个人,一个是他舅舅,一个是他母亲。

  刁有福腰本来就剧痛,又遭一顿暴打,就抓起一根扁担来还击,估计打到了舅舅,他的母亲见状怒而日:你竟敢打我弟弟!于是又喊来娘家人,一起将自己儿子猛揍。刁有福大小是个男子汉,垂死挣扎还是有一点力的,混战中打着了他妈没有,他不知,但后来他妈说打了她.当时刁有福寡不敌众,被打昏在水退后的泥浆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