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宝湘之恋——情深意笃


□ 王新华

史湘云是一个谜,她的感情世界同样是个谜。作为小说中的重要人物,她一直到第20回结尾才迟迟登场(程高本改为第13回)。此时,元春省亲已毕,宝黛感情日炽,因此,虽有“因麒麟伏白首双星”这样明显的暗示,一般论者仍执著地探讨宝黛爱情、钗玉婚姻,宝湘婚姻几乎无人问津。今天,我要说的是:“宝湘之恋,情深意笃”。
人物出场时间并不能决定其在作品中的重要性,有先声夺人的笔法,也有补叙追忆的形式,还有落幕之前的压台好戏,史湘云属于后一种。史湘云出场时间虽然稍后,但在《红楼梦》的字里行间暗示她与宝玉的交情颇深。第19回中,袭人对宝玉自报简历:“自我从小儿来了,跟着老太太,先服侍了史大姑娘几年,如今又服侍了你几年。”这句话包含着以下几个信息:一、作为贾母(史老太君)的娘家人,湘云深得贾母喜爱,自幼(早在黛玉进贾府之前)就客居贾府,只有这样,老太太的丫鬟袭人才会以服侍湘云为主。二、湘云与宝玉的交情非浅,她是贾母的侄孙姑娘,黛玉进贾府后所住之地,此前应是湘云所居。她与宝玉从小同榻,加上宝玉一贯对女性的体贴呵护,不难想象湘云与宝玉两小无猜,结下深情。
这种分析在湘云初次出场后得到了确证。第20回中,一听到湘云来了,在宝钗处玩耍的宝玉“抬身就走”,急着去见湘云。黛玉知道宝玉是从宝钗处赶来看湘云时,立即嘲讽道:“我说呢,亏在那里绊住了,不然早就飞了来了。”一个“亏”字,一个“飞”字,形象地描画了宝玉见湘云的急切心情。在湘云与黛玉追打玩笑的时候,宝玉生怕湘云跌倒,忙说“仔细绊跌了!那里就赶上了?”并将黛玉拦住,代湘云讨饶。湘云来的第一个夜晚,他与湘云、黛玉一起玩耍到二更天还不肯回房休息,第二天清早,头没梳脸没洗就赶到湘云、黛玉住处,这种须臾不愿分离的举动,充分表现了宝玉对湘云的依恋之情。紧接着,作者通过一系列富有生活气息的细节描写,暗示他们之间的亲密程度。宝玉见湘云睡态,叹道:“睡觉还是不老实!回来风吹了,又嚷肩窝疼了。”怕她又像从前将肩窝吹疼了,轻轻为她盖上被子。有论者将宝玉此举解释为“兄长式的体贴”,但如果宝玉的确将自己定位为兄长,他也就不会随后用湘云洗过脸的水洗自己的脸,缠着湘云给他梳头了。《红楼梦回评》(王希廉)中对此举进行了恰当的注释:“湘云剩水残香,宝玉以为鲜洁非常,描尽‘意淫’二字。”
没有很好的感情基础,也就不可能有前面的情景。此外,人物对话中也处处显示出湘云与宝玉的熟识程度。湘云的丫鬟翠缕看到宝玉洗脸的草率样子,说:“还是这个毛病儿,多早晚才改?”宝玉在让湘云给他梳头遭到拒绝后,笑道:“好妹妹,你先时怎么给我梳了呢?”不断重复的“又”、“还”、“先时”这些都提醒人们,这种生活场景对读者来说是新奇,但对当事人来说既甜蜜又温馨。
一般来说,两个人交往越久,也就越少了些客套,可以直接指出对方的缺点而不使对方产生嫌隙。同样是面对宝玉吃胭脂的事情,林黛玉和史湘云的反映就大不一样。林黛玉见贾宝玉脸上有胭脂痕,一边替他拭,一边说:“你又干这些事了。干了也罢,必定还要带出幌子来。” 黛玉虽然不满宝玉这种顽劣习气,但并不直言相谏,可见黛玉对劝说宝玉尚存顾虑之心。而湘云则一巴掌将胭脂打落,教训道:“这不长进的毛病儿,多早晚才改过!”喜怒爱憎皆溢于言表,可见其没有将宝玉当作外人。这也与宝玉在后来对湘云的仕途经济论调当面翻脸同一道理。
宝玉在儿女感情方面有自己的原则,即“亲不间疏,先不僭后”,这是他在安慰黛玉时郑重地提出的,显然他一贯以两个人相处时间长短和亲缘关系远近衡量感情厚薄。按照这个原则,宝钗在他心目中的份量自然无法与黛玉相比,他也以此来打消黛玉对宝钗的妒忌之心。但如果将宝钗换成湘云,宝玉的话就有些“自欺欺人”了。从亲戚关系来看,湘云不能与黛玉比,但若以宝玉相识时间长短先后论,黛玉又不及湘云了。湘云自幼与宝玉在贾母面前嬉戏的时候,黛玉还在苏州老家,尚未与宝玉谋面呢。虽然幼年时的伙伴常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被新的朋友取代,但那种亲密的感觉却是难以抹去的,何况大凡忘却总是发生在长时间的别离之后,而湘云不仅与宝玉幼年时期吃住一处,即使黛玉进贾府后,她每年也要来上几次。只是前18回书中作者没有(或“忘记”)交代、记述。人们谈论她乱穿衣服的陈年旧事时,黛玉道:“这算什么。惟有前年正月里接了她来,住了没两日就下起雪来,老太大和舅母那日想是才拜了影回来,老太太一个新新的大红猩毡斗篷放在那里,谁知眼睛不见她就披了,又大又长,她就拿了个汗巾子拦腰系上,和丫头们在后院扑雪人儿去,一跤栽到了沟跟前,弄了一身泥水。”从这段话里看,黛玉和她也是老相识了,否则,湘云在第20回第一次被正式表现、刻画的时候,就不会自己选择到黛玉房中歇息了。也正因为湘云不仅仅是宝玉的童年玩伴,而且和他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所以史湘云在贾宝玉心中的地位并没有随着黛玉、宝钗的先后到来而削弱。第20回,宝玉训斥与莺儿争执的贾环后,浮想联翩:“因他自幼在姊妹丛中长大,亲姊妹有元春、探春,叔伯的有迎春、惜春,亲戚中又有史湘云、林黛玉、薛宝钗等。他便料定,原来天生人为万物之灵,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滓浊沫而已。”在湘云还未正式出场,自己进行此番痴想的时候,宝玉就将湘云放到了黛玉和宝钗的前面,可见湘云在宝玉潜意识中的重要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