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热线


  贺小晴:写作《艰难的重生》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编辑部:《北京文学》奖为何不评诗歌和散文奖?

  我是河北张家口市读者张慧莲,读了贵刊今年第5期贺小晴的报告文学《艰难的重生——汶川地震丧子家庭再生育纪实》,禁不住泪流满面,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汶川地震丧子家庭遭受的创痛使我的内心同样遭受一次深深的创痛,令人同情。同时.我为那些经历艰难孕育之后重获爱子或爱女的家庭感到高兴与庆幸。感谢作者为我们奉献了一次久违的动情阅读!我想问贺小晴老师:汶川地震6000多个丧子家庭中有幸重生孩子的到底有多少?您写作这篇报告文学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贺小晴:谢谢张慧莲的信任和肯定!你问到汶川地震丧子家庭中有幸重生的孩子到底是多少,这是一个很难精确到个位数的数字,原因众多。到目前为止,以正规口径公布的,是3500余人。

  至于写作这篇报告文学时,我最大的感受,倘用两个字来表述,便是疼痛。疼痛于他们的苦难超过了人的承受力,疼痛于再生育过程异常艰难,疼痛于苦难之中生出的渴望如此强烈而炽热,疼痛于他们对生命的追寻难以言表的执着和坚韧。疼痛与承受和奋争连起来,就是一首希望之歌,生命之歌,是对生命决绝而顽强的礼赞。

  疼痛贯穿了我的采访始终。每打通一个电话,敲开一扇门,走进一户人家,我都轻微而谨慎,仿佛地面就是皮肉,踩重了,也会呻吟。然而我知道,我这种疼痛感,相比起他们所承受的,仅九牛一毛,甚至连皮毛也触不上。他们遭受的苦难是常人无法体会的。没有失去过孩子,就不可能体味那种天塌地陷的痛苦。这种痛苦无法表达,他能表达出来的那些部分,已是经过转化的了。

  苦难与新生,就是这样以疼痛的方式裹挟而来,绵延不绝,迅猛,惨烈,坚韧,悲壮。生命之歌奏响时,便激越嘹亮,荡气回肠。

  我是湖南岳阳读者胡秀文,也是位业余诗人。最近从网上看到贵刊开始评选第六届《北京文学》奖,发现只设中短篇小说和报告文学奖,却没有诗歌、散文和评论奖。请问贵刊每期不是也发表诗歌和散文吗,为何不设诗歌、散文和评论奖项?

  编辑部:胡秀文同志,感谢您对我刊和《北京文学》奖的关注!正像您所言,作为一本综合性文学杂志,我刊每期发表的作品囊括了除剧本以外各种文学体裁的作品,包括中短篇小说、报告文学、散文、诗歌和评论。但我刊每期的重头作品都是中短篇小说、报告文学和散文,这也是我刊最有影响力、最受读者喜爱和欢迎的“招牌菜”,这三类体裁的作品理所当然也占据了我刊每期的绝大部分版面。之所以没有设立诗歌和评论奖项,是因为相比于前三类作品,我刊发表的诗歌和评论数量太少,它们只是每期刊物的“配菜”,影响力也远不及前三类体裁的作品。在奖金有限的情况下,本着有所为和有所不为的原则,从第二届《北京文学》奖开始,我们取消了诗歌和评论奖。《北京文学》发表的散文奖则纳入每两年一届的老舍散文奖评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热线”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