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夜


□ 漠 月

走近那座黄泥土屋的时候,天快要黑了,空中充斥着几缕酱色的云絮,看上去很肮脏。他走了整整一天,从清早出门到现在,走得马不停蹄。即便是真正的一匹马,也不大可能不歇气地走上整整一天,而不吃一口草不喝一口水。他没有马可以骑上走,就只有靠自己的一双腿脚了。他也知道的,天上那几缕酱色的云絮预报的是一个并不好的气象,也就是说,用不了多长时间,从西边刮来的风就会到达这里。再看看那一轮斜斜的秋阳,又干又涩的样子,像极了是一张早已失去滋润的老女人的脸,引不起他的一点欲望。
秋阳最后摇晃几下,咕咚一声掉进西边的沙海里去了,他也将一只脚跨过了土屋的门槛。要不是这样,我又怎么能走上整整一天呢?他有点自嘲地笑了笑。从表面上看,他是一个很随便的人,大大咧咧惯了。如果不是逼得太紧,他也就不会来了。屋里太暗,跨进门槛时,有如跌入一口大缸,让他一时不能适应。过了一阵子,眼前逐渐地变得清晰了,狗洞大的一方小窗泛出青虚虚的白。屋里呈现出一种莫名的冷清。主人不在家,屋门却敞开着,门上连把锁都没有。在漠野深处,这是经常能够遇到的事情,不足为怪的。他转来转去找煤油灯,找火柴,总之是可以照亮屋子的什么东西。他还想找一找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比如一块烤得焦黄的烧饼,有酒有肉当然更好。他饿了,饥肠辘辘,肠胃里真的像空荡荡地滚动着一个车轱辘。你想啊,走了整整一天的路,怎能不饿呢?然而,并无所获。屋里没有一点令人亲切的感觉,看来这屋里的主人和他一样,也游手好闲惯了。
妈的。他嘟囔着嘲笑了一声。不是自嘲,是嘲笑。
他的判断—向很准确,只是这么一会儿工夫,风就来了,约定好了一样。风掠过屋顶时发出了几声尖厉的呼啸,仿佛有谁抻长脖子拼命地吹着口哨儿,秋天的气息一下子浓烈了起来。他想,你这个风三儿,来得也太快了,我还没喂饱肚子呢,总不会让我喝西北风吧?没有找到煤油灯和火柴,也没有找到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他觉得自己再无事可做了,就只能坐在炕沿上,感受屋外那秋风的荡漾和萧瑟,做一种精神上的逍遥游。风便又摸透了他的心思似的,不仅一阵紧似一阵地刮着,还裹挟着细细的沙子涌进屋里,使他的脸面毫不费事地觉悟到了那种令人厌烦的摩挲。他懒得去把门关上,关上又怎样,风是无孔不入的啊。更何况这屋子,差不多已经是四面透风四面楚歌了。
他有足够的耐心,这和他一贯的游手好闲是一致的。他把一只手伸进怀窝里去,那里揣着一张发黄的纸片儿。就是这一张纸片儿,让他有些不由自主地走进了这屋子,而且一走就是一整天。早晨出门之前,他咂尽了最后一瓶烧酒,他也知道自己开始身陷困境。而这一张并不起眼的纸片儿,在他眼里却是赏心悦目的,像一根救命的稻草,给了他信心,让他湿漉漉地上岸。他有充分的理由,他没有再犹豫什么,以一个鲤鱼打挺的姿势弹跳下炕,气宇昂扬地走出屋门,然后穿越无数道沙梁和大大小小的草滩,向着眼下这座土屋长途跋涉。由此又可以看出,他不仅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同时还是一个经历丰富的人,是一个精力旺盛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