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阳光穿窗而过


□ 吴文君


西渡为了践约从南方来到北方,等待平息的日子里,及南,一个心有创伤的女人,向他打开了积久的封锁。几年以后,西渡再次来到北方,他们已经生死两隔。这是一篇难得的感伤主义作品,小说写了“西渡”“及南”微妙的情感。作者以凄美的笔调将人物的命运一步步推向高潮,作品的结尾引人深思……
暮秋,及南死了。
几个外来商贩深夜点火烘烤受潮的货品,不小心引着了杂物。浓烟炝起,大火烧了起来,火势很快蔓延,烧穿了楼板和紧邻的两间平房。
及南是这起火灾事故中两个死亡者之一。
这是西渡得到的确凿的消息。
伊春冬天的晴朗下午,弗里斯兰花店一地藤萝和花叶的影子。及南埋头修剪着手里的玫瑰。刚脱过水,微微带着潮气,桦木桌上这样的玫瑰还有几枝。刚光穿窗而过,失掉血色的花朵,及南,都有了暖暖的金色。
一个时间停止了的错觉。
西渡现在想得起来的也就是这些。他站在一棵树下,半个身体支着树杆,偶尔抬起目光,树杈像一堆摇动的桅杆,叶子从上面刷刷飘落。
是他从求职人群中领出来及南的,他所见的,仅仅是及南不长生命中的九个月。
五六年前的一个早上,已经初夏,天还是很凉。劳务市场照例喧闹纷杂,一有目标走近,等候的人立刻一拥而上,声音也是吵嚷得叫人透不过气来。
及南短头发,穿式样简单的黑色裙子,远远望过去,又坚定又茫然,那样子不知为什么让西渡想起梦境里见到的家。非常奇怪的感觉。他不知不觉走了过去。
大多数人瞟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西渡已经走近她,倒挤过来几个人,他不知道怎么拨开面前盯紧的目光,就在看住她垂着的手努力靠过去的时候,很意想不到的,这些人因为新的目标轰地散开了。
西渡有点窘迫,几分钟前,他甚至想拉住她。
“我的花店,弗里斯兰花店,如果你愿意,现在需要一个人。”
“好。”
“时间从上午九点到晚上九点,中午不休息。”至于报酬,他思忖一下,说了个数字。
及南好像犹豫了一下,结果说出的仍是一个好字。对这个简略至极的回答,西渡无话可说了。
两个人只是一前一后走,穿过伊春熙攘的大街。阳光渐渐钻出来,西渡额头无端迸出几粒汗水,及南始终跟在他身后一米左右,每次回头,都看到她头发稀疏表情平淡的脸,每次想说的话就又吞了回去,直到走完四条半街的路程。尽管好几次因为人行道的红灯,他们不得不停在同一道斑马线上。
弗里斯兰吸引过不少行人,等他们推门进来,发觉和附近叫玫瑰花行或者百合花的花店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花还是那些,基本出自郊区育花大棚,有空运来的,数量极少,但也绝非稀有和罕见。
西渡一直想说,关于弗里斯兰荒岛,电影里重回荒岛的女人站在船头,迎向暮色中土著男人的画面,他的花店,却始终找不到机会。及南除了重复和反问他的话,以确定自己一天需要做的事情,什么也不多说,整个下午就在局促中过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