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做人的底线不能逾越


□ 何自成

  夫妻关系靠的是缘分,缘分有,情投意合;缘分尽,形同陌路。家庭和婚姻,有的时候就是一种责任。

  上世纪80年代,在乡下中学教学的时候,我爱的女孩叫荣儿,爱我的女孩叫小静。小静是我的同事,一个相貌平平、师范毕业的城里女孩(据说她的父亲还是城里的某局局长)。荣儿是住在学校附近的邻家女孩,一个美丽温柔的山村姑娘。

  但是后来我与她们都没有再走近一步。荣儿虽然美丽温柔,可是没钱,况且只有初中文化。小静虽然有钱有势,可是长相平平。对于我,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于是乎我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我揪心牵肠地喜欢荣儿,可是我的家人不同意,他们总希望我找一个有正式工作的女孩,也让身在农村的家里享受一下儿子媳妇都是“双职工”的荣耀。父亲说,你要和那个“山里的婆娘”结婚,家里就和你断绝一切往来。而小静呢,我的父母十分愿意,可是我不愿意,总觉得与之结合会使我神往已久的初恋少了一分润丽与旖旎。最后大概受了“大丈夫何患无妻”这句妖言的蛊惑,为了使自己解脱出来,我将她俩狠心地抛开,调离了那座乡下中学,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地转行来到了县城。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金圣叹的这句名言似乎很能把那些信誓旦旦的信男善女们感动得热泪盈眶。千百年来,这样美丽的传说不胜枚举。你看,焦仲卿和刘兰芝的“孔雀东南飞”的故事,反映了对爱情忠贞不二的感人情怀。你听,七仙女唱着“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表现了一种超越物质生活的理想境界。中国古代四大民间传说中所展示的“白娘子水漫金山”、“梁祝化蝶双飞”、“孟姜女哭倒长城”、“牛郎织女银河守望”,都是生死不渝的爱情,这种爱情是感人肺腑的。古代的一首乐府民歌将忠贞不渝的爱情更是发挥到了极致,且看: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也许有人会说,这些不都是传说吗?其实翻看一下地方的老县志,也可以看到篇幅极大的《烈女传》,可以看到数量之多的“牌坊故事”,女主人公都是从一而终的,丈夫死了,她们守身如玉,闭门不出,让自己的青春年华腐朽在寂寞的守望中,在人们的赞许和敬佩中耗尽了青春的膏血。她们一如开放在深山老峪的山花,默默地开放,默默地凋谢,给后人留下几分凄楚,几分怅惋,几分慨叹。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同时摒弃了“我爱的”和“爱我的”之后,我开始了在天作之合的道路上艰辛而孤苦的跋涉,一直到了而立之年,竟然在婚姻上一片空白,还是一个人跑单帮。

  调到县城之后,在县文联工作,可是那个部门实在是一个清水衙门。当时与现在的妻子见面,她是县一中的教师,她在相中我的同时,提出必须有房子有存款,否则就散伙。我呢,实在舍不得这个长相和工作都不错的女子,于是乎我向她夸张地说自己家是乡下的万元户。妻子见我有钱(其实结婚的钱都是借来的),就醉醺醺地扑到了我的怀里,最后和我完成了洞房花烛。婚后呢,当她发现我家根本不是什么万元户之后,和我吵架的频率明显多了起来。但随着日子年轮的增加,她发现我这个人的本质和能力还都可以,也就释然了,觉得找我也是她命里注定,于是乎和我专心致志地过起了日子。到现在,日子过得还可以。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见钟情,这样的故事虽然美丽,可是这样的故事实在是凤毛麟角。很多时候,两个毫无血缘关系和感情基础的陌生男女生活在一起,白天吃的一锅饭,晚上睡的是一个枕头,两个人由相识到相恋,由肌肤相亲到情真意切。夫妻关系靠的是缘分,缘分有,情投意合;缘分尽,形同陌路。家庭和婚姻,有的时候就是一种责任。人都说少时夫妻老是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当红颜布满褶皱,当青丝洒满秋霜,当青春变成日记,当年轮不断增加,两个人的恋情就变成了地道的亲情,两个陌生的男女就成了生死不渝的伴侣。这时候,爱情才如历经风霜的九月菊,历练寒风的腊月梅,更加芳香。

  到了21世纪,我从县里调到了市里,经历的更是五彩缤纷,光怪陆离,几乎给人目不暇接之感。

  有人说,现在的贞操观似乎令人不屑一顾。当今是一个多元的世界,传统的婚姻早已灰飞烟灭,坚贞不渝的爱情犹如散落在民间的国宝一样。每个人都在躁动不安,每个人都在蠢蠢欲动,每个人都在跃跃欲试。现在流行这么一句话,一等人,国外有家;二等人,家外有家;三等人家外有花;四等人下班回家。很能说明问题。

  守身如玉,对于今人来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据说现在的女大学生未婚同居率约为74.1%。我有一个表弟,小学没有毕业,前几年在北京开了一个物资回收公司,生意做得格外好,人手不够,就雇了一个来自山东泰安的女大学生,一个月1200元管吃住。表弟曾经向我吹嘘道,女大学生已经被他“拿下了”。他还调侃地对我说,现在他的小日子过得挺滋润,他的“大媳妇管家务,二媳妇管财务,三媳妇管吃住,四媳妇管换衬裤,五媳妇正在处”。他还对我说,现在有没有学历管个属,关键是有钱。

  我认为,婚姻不仅仅是一种感情,更是一种责任,对家庭和社会的责任。小品演员黄宏曾经说过,干什么都要讲“道儿”,婚姻也要讲“道儿”。偶尔一次的出轨,就是说逾越了道德底线,如果说还可以原谅的话,那么还有一条底线千万不能逾越,那就是,做人的底线千万不能逾越。

  责任编辑 张颐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做人的底线不能逾越”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