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份迟到的报告


□ 高菊蕊

极端讨债

时间:2006年8月4日。
阳光如同所有的日子一样普照着黄河岸边这个不起眼的小镇,和风也如同所有的日子一样轻抚着黄河岸边的平原乡村。也就在这天早晨,我刚走进蒲州镇政府大门,感到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氛,笼罩在每个镇干部的脸上。原来在镇政府的屋檐下多了一位躺着的上访老头,老头是个瘫子,身下铺着一条粗布花格单子,身上盖着同样的一条粗布单子,头下是一个乌黑的枕头,一股常年卧病在床的腐臭气息缭绕在周围,几只苍蝇在老头身上勤快地上下起落。我走过去站在他的面前,老头一双哀哀的眼神让我不敢对视。
问他:哪个村的?
老头不语。
又问:什么事上访?
老头还是不语。
……
基金会会计刘勇说,老头是要求兑付他基金会的股金。基金会股民要求兑付他们的股金,已经不足为奇,这样的事,三天两头在我们黄河边这个小镇轮番上演,大家都习以为常。负责基金会清收工作的刘勇会计,性情温和,工作踏实,每有股民来,他都耐心解释说服,保证如收上来现金,他一定把股民手里的股单兑付了,政府不会亏待每一位股民。刘会计心里清楚,股民手里的股单单靠收取贷款兑付,是根本不可能的。每当看到股民满怀希望而来,又愁眉苦脸离去的身影,心里就填满了别样的痛苦。遇到赖着不走的,他就打电话叫来村里的书记或者村主任,好言相劝,家里光景实在过不去的,从民政那里救济上一二百元。这种把病人拉到镇政府,逼迫要求兑付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面对躺在门口的瘫痪老头,他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
老头叫刘银山,陶乐村村民,今年75岁。这天一大早刘银山的老伴李翠花就把老头拉来了,她让人把老头从小平车上抬下来,放在刘会计门口。对看门人说,我走了,人放在你们政府,赐给他一点剩饭剩菜,不至于饿死就成,家里是实在没钱给他看病了。说着,又拉着小平车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镇政府大门。
李翠花和丈夫刘银山于1995年8月1日,在村里的基金会存了9000元,指望着这些钱将来给他们养老看病。想不到1998年7月31日,基金会一夜之间关闭,他们存在基金会的钱在1998年11月21日兑付了20%后,其余的始终兑付不了。去年刘银山瘫痪在床,没钱医治。李翠花经常来找基金会,每次来总是哭哭啼啼的,说老头等着用钱看病。每次来刘会计都让陶乐村的丁书记把人领回去。这些天老头的病情越来越重,家里又挤不出一分钱来买药,李翠花一狠心只好用一辆小平车把老头送到了镇政府。看来是要不来钱,是誓不同去了。老头大小便失禁,一股奇臭的味道弥漫在整个政府大院,每有镇干部走过,也只能投以同情和无奈的眼神。
李翠花没有回家,这时她正阴着脸坐在镇政府不远的榆树下,手里攥着一疙瘩白面馒头慢慢地咀嚼着,泪水慢慢地蜿蜒在一张苍老呆滞的脸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