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高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上的力量


□ 陈孝荣

向上的力量
陈孝荣

还小的时候,父母总怕我们兄弟俩在家玩火、整水、打架,闯出大祸来,因为在这之前我们已经闯过这样的祸了。先是因为弟弟玩火,烧了一堆苞谷梗。后来我们单独在家的时候,隔壁的铸娃子、云成儿欺负我们,把我们打得头破血流。所以,父母就吵我们说,你们几个秧子不听话,把你们带到地里,看你们还调不调皮?
于是,我们就跟着父母去了地里。到地里后,父母也只能让我们在峁头上玩,不允许我们离开他们的视线范围。倘若我们不听招呼,跑到了大沟里,或是林柯里,父母就总要把我们找到,先给上几栗暴说,长记性没有?然后再把我们带到指定的地点说,不允许再跑,再跑就打断你们的腿。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真正对我们那个第三生产队的某些细节有了深入的了解。我们知道了哪个峁头上长地皮,哪个林柯里长三月黄、五月黄和刺泡,哪户人家有果树,哪块地是什么样子、种过什么庄稼,曾经在哪里见过蛇、蚂蟥、蚂蚁群,我们动过谁家的果子被谁吵过,谁又给过我们水果或其他吃食等等。这些童年记忆都成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但每次到了地里,我们是从来都不曾消停过的。儿童的玩性使我们忘记了父母的嘱咐和严厉,因为我们只有在不停的玩耍中才能没有时间观念,才能获得快乐。所以在那个时期,我们也做过许多令自己后悔的事。其中一件事至今我都记忆犹新。那是在我们家自留地里犯下的错误。那是个假期,父母打算利用那个假期种些苞谷和小菜。自留地离我们家不太远,从稻场里下个坎,门前的那几块地就是。从家里出发的时候,父母就扛了锄头,带了苞谷、蔬菜等各种各样的种子。父亲的任务是把栏圈里的栏肥背到地里,母亲的任务是掏沟子、下种,我们就在下面的大路上玩。那条大路是村里人去大队卫生室必经的路,过往行人很多。玩了一会儿,我就和弟弟商量着也搞些“劳动”,就是把母亲带来的苞谷种子种下“土”。弟弟说,搞得。这样,我便和他从母亲带的种子里一人抓了一大把苞谷种,开始在大路上的石头缝里“种”下去。大路和我们自留地的中间是一条石坎,里面有许多缝隙,我和弟弟就把苞谷种子给灌到那些缝里去。灌的时候,我们怕父母发现,就蹲下来,让地里劳动的母亲发现不了。没灌多大时辰,手里的种子就没了,可我们仍然意犹未尽。弟弟说,哥,我们做假饭吧。我说好呀。于是,我们就跳过大路,到了路下的大石头上。路下也是地,只是那些地都是集体的。地里有一块巨大的石板,石板上长满了青苔。我们先把青苔除掉,然后找来一块石头把上面的土擂细。这样擂好了,弟弟就去抓来了一把苞谷种,均匀地埋到那些细土里。埋好后,我们觉得土不够多,就又去地里抱来几个大土垡,再把土垡擂细,用石头 一 一拍紧,拍得严严实实的。忙完了这些,我们还觉得不够,就又搬来一块石头给压在了上面。把石头压好后,我们站起来拍拍手上的土,顿时就有了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也是“劳动者”了。

可是我们哪里想得到,我们的“劳动”竟然招来了父母的打骂。大约过了一个月左右,也就是我们彻底忘记了我们的“劳动”时,父亲突然把我和弟弟叫到身边说,你们跟我来。说过,就一边揪了我的耳朵,一边揪了弟弟的耳朵,像牵羊一样把我们牵到了大路上问我们,这是不是你们搞的?我们一看,天神,那些苞谷种子竟然从石头缝里长出来了。我们没有说话,父亲又让我们转过身,指着下面地里的那块石板问我们,那是不是你们搞的?再一看,就更让我们吃惊了,那些苞谷种从土里生长出来,已经把我们盖在上面的石头掀翻了。我们没有回话,父亲就把板子打到了我们身上,直打得我们哇哇大叫。
那次之后,我们没有记住父亲的板子,却记住了那些种子。因为我们知道了,种子竟然有如此神奇的力量,它不仅能从石头缝里生长出来,而且会把压在它们身上的石头抬起来,并把它掀翻。再后来,这种力量就成了我的人生信条:如果一个人有了种子这样向上的力量,他就是永远不可战胜的。
编辑/申冬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