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谢大立微型小说三题


□ 谢大立

谢大立

作者简介:谢大立,湖北省作协会员、委员,《东风文艺》常务副主编。出版中短篇小说集《恕飞无风》《玫瑰西苑打晃晃》《湖那边在做什么》。近年也写些小小说,小小说作品被多家选刊多次转载,《祖爷爷的壶》获“12+3”大赛奖。

那条鱼

天刚亮我们就占据了长坪水库最好的钓点。我,林峰,李勇伟,是厂里钓坛顶尖的高手,也是在长坪水库起鱼最多的钓手。下完钩,聚积到山坡上一块被我们坐出来的平展地吃早餐。我们钓的是炸弹钩,线上有铃铛,有鱼上钩了,铃铛会给我们报信。

水边上寒气重,进食必进酒。我们喝的是林峰拌鱼食剩下的一点酱香型茅台酒。我们在鱼食上下的功夫说了你都不相信,基本料是上好的黄豆粉,蚕豆粉,佐料就更是邪乎了。阿葳你听说过吗?很值钱的中药。食用香精也是很昂贵的用品。几百元一瓶的烈酒更是少不了的。这不,林峰连家藏了几年的茅台酒也拿出来了。因为鱼儿过了十月,基本上不开口吃食了,要它开口非得花点本钱不行。

终于有铃声响起。我们对于铃声的敏感,绝不亚于武林高手们对于刀风剑气的感觉,我们的目光一起射向林峰的那几副钩,我们发现所有水库边上的人似乎都把目光射向了林峰的那几副钩,这可是入冬以来听到的第一声铃响。我们也就像武林高手们一样身手敏捷地一跳而起,我们还发现在我们操起舀子的同时,水库边上所有的人都兴奋地站了起来。

林峰以最快的速度抓起了响铃的那根线,我和李勇伟手持舀子一边一个严阵以待……我们从线的一张一弛看出,钩上的鱼很有分量。果然是,林峰溜了半个小时之后,鱼儿终于露面了。鱼儿是被溜累了才露出水面的。是一条黑背脊红肚皮的鲤鱼,足有二十来斤。这种鱼很少见,分量在长坪水库也很少见。很少见的还有那一对眼睛,活像一对小灯泡——有思维的小灯泡。它露出水面后,像一些电影上拍的鱼精一样,把我们都看了一遍,然后又尾巴一摆沉入了水底。

林峰继续与之斗智斗勇,我与李勇伟仍然严阵以待,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林峰已经有些急躁了,我和李勇伟也有些沉不住气了,我们都后悔鱼儿露出水面的那一会只顾了看它的眼睛像什么小灯泡,没有毅然出手。突然,鱼儿的尾巴在我的面前掀起了一个小水花,我说时迟那时快地一舀子舀过去,同时我的心里涌出来一股美感,我的舀子还没有舀过如此大个的鱼,舀着了一定会感觉好极了……

糟糕的是,我没有舀到鱼。我的舀子还被闲钩挂住了,我感觉到有股力道像是在和我拔河一样,很多声音大喊放手,我当然知道放手,舀子把随着那些声音离开了我的手。我放手林峰放线,那线一阵嗖嗖的。又一阵戛然而止。我的舀子圈是不锈钢的,把也是不锈钢的,肯定是沉到了底,我希望鱼也跟着沉到了底。

然而,林峰拽起来的只有我的舀子,鱼儿当然是脱钩了。林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比鱼儿的背脊还要黑,半天没说一句话。直到傍晚收钩,我们坐他的车回家,也没说一句话。林峰开的是保卫科的偏三轮,往往是我坐在他的后面,李勇伟坐在斗子里。上车时李勇伟说老谢你坐斗子里,他就坐在了林峰的身后,好像我是个有不良居心的人,坐在司机的后面会有什么危害似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