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鲁迅文学的起源与文学鲁迅的发生


□ 符杰祥

  内容提要 相对于被人们广泛关注的s会馆与十年沉默,鲁迅在弃医从文之前的中止写作其实更具有一种“原点”意义。“弃医从文”的经典说法忽视主体因素,将鲁迅从事文学的决定视为一种理念先行的启蒙规划,不可避免地造成了理解的“颠倒”。从弃矿学医,再到弃医从文,在看似不合常理的选择过程中,鲁迅逐渐走出了他人的影子,而不断走进了他自己。决定鲁迅取舍的根本之处不在于何种学科更为重要,而在于何种学科更能满足自我的内心需要。竹内好觉察到鲁迅文学存在着一种“生命原理”而没有说明的东西,是“诚与爱”的文学态度,它构成了鲁迅思想与文学的基本出发点。
  
  “弃医从文”是鲁迅留日时期开始走向文学启蒙之路的一种经典说法,这一“文学常识”在被纳入国家教育体制后广为普及与传播,早已深入人心。但是,正像日本学者柄谷行人在《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一书中所指出的,当某种观念一经确立,成为不证自明的东西,其“起源”便会被忘却,真相便会被遮蔽,理解也随之会发生“颠倒”。这并不是说,“弃医从文”的结论有什么问题,而是说,当“弃医从文”越来越成为一种无需分辨的普遍前提时,它可能会离鲁迅文学发生的历史现场越来越远,逐渐成为一种抽象而模糊的东西。也许,越是习而不见的问题,“颠倒”的错觉现象才会更为严重吧。
  
  一 1903到1907:弃矿学医的“沉默”
  
  对于鲁迅留日时期的文学活动,人们多看重他在1907年前后的文章。一般的看法是,鲁迅在弃医从文后思想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1903年前后的文章已不具有代表性了。留学后期的文章几乎凝聚了青年鲁迅所有的思想精华,也充分展现了其独特的个性气质,但问题是,这是否可以说明1907年的鲁迅与1903年的鲁迅就此切断了联系?
  在阅读鲁迅留学前后期的文章时,我并没有获得人们常说的那种截然分裂的感觉,恰恰相反,我觉得它们在思想精神方面存在着某种深刻的一致性与延续性。这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说明。其一,不管前后态度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救亡精神与富强思想一直为鲁迅所坚持。鲁迅提出“立人”之论,不是要否定“图富强”的现代化学说,而是要为其建构相应的现代性精神。其二,人的内面精神是鲁迅始终关注的基本问题,“张精神”的吁求也并不是从1907年才开始的。尽管在1903年提笔写作的时候,鲁迅的文章主题也无非是富国强兵,但鲁迅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人的精神问题。《斯巴达之魂》颂扬“武士之魂”,其实就是一种“精神”鼓动,即使在介绍中国地质概况的《中国地质略论》中,鲁迅仍“不觉生敬爱忧惧种种心”,提出了“因迷信以弱国”的精神启蒙问题。而在《说鲴》这样的纯科学论文中,鲁迅首先称赞的也是科学发现背后的“怀疑”精神,这与后来从精神方面反思科学史教训的《科学史教篇》是同样的逻辑。其三,鲁迅对于自己的“少年之作”,并无否定之意,相反,是极为珍爱的。直到1934年末,他在为自己的Ⅸ集外集》作序时。特意为杨霁云编入的《斯巴达之魂》与《说鲴》两篇文章解释说:“我惭愧我的少年之作,却并不后悔,甚而至于还有些爱,这真好像是‘乳犊不怕虎’,乱攻一通,虽然无谋,但自有天真存在”。诚然,像更多学者所指出的,鲁迅的文章在1907年前后出现了关键词转移等许多变化,但应该看到,这种变化同时存在着内在联系的一面。在这个意义上,与其说鲁迅的思想发生了一种根本转变,不如说是从“天真”走向了成熟。
  我想,人作为一种生命有机体,思想成长也要经历一种类似蝉变的过程:一方面,一些不合乎自身需要的外壳性的东西会脱落,一方面,一些内在基因性的东西也会在机体的更新中得到延续。而在这一去壳化的过程中,随着外壳性东西的不断脱落,真正属于自己的原质性的东西才会逐渐显露出来,并获得一种新的生长。所以,借用袁可嘉评新诗发展的说法,思想成长的过程应该是“向前发展而非连根拔起”的,思想成熟的内涵也在于能够获得一种属于自己的原理性的东西。在这样的意义上,我反对把鲁迅思想的发展理解为一种瞿秋白式的“从……到……”的不断抛弃旧我、一味前行的过程,而认同许寿裳更切合实际的解释:“思想只管向前迈进,而主义却是始终一贯的”。
  如果说思想成熟意味着某种基因性的东西会得以保存与延续,那么这种思想基因就必然是某种具有决定意义的东西。竹内好以自己细腻敏锐的文学直感,觉察到会馆蛰伏时期的鲁迅。在沉默中抓到了对他的一生来说都具有决定意义,可以叫做‘回心’的那种东西。他认为,凭借一种近乎宗教忏悔体验的“回心”,鲁迅找到了“成为其根干的鲁迅本身,一种生命的、原理的鲁迅”。至于“回心’的那种东西”是什么,竹内好不愿意把精神问题实体化,只模糊地称其为鲁迅一生所背负的“一个影子”。同时,竹内好也固执地认为,鲁迅思想的“决定性时机”只能在s会馆,“我想像不出鲁迅的骨骼会在别的时期里形成”。这样的“想像”未免流于武断。对鲁迅这样不断反思自我的思想者来说,思想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而非可以一次完结的目标,这意味着鲁迅一生中会经历不止一次的“决定性时机”,“回心”也会在不同阶段的“决定性时机”发生。。实际上,早在1903年到1907年间,鲁迅就经历过一段不算短暂的写作沉默期,其直接结果便是弃医从文的发生。如果说“回心”的意义是伊藤虎丸所理解的一种“类似于宗教信仰者宗教性自觉的文学性自觉”…,那么这一思想变化在鲁迅留日时期就已发生。至于后来的s会馆,不过是“回心”现象的再一次发生。而且,如果没有弃医从文的这一次,大概也不会有s会馆抄古碑的那一次。因此,与其说s会馆时期的沉默对鲁迅思想的形成具有一种“原点”或“原理”意义,还不如说弃医从文之前的中断写作更值得人们索源与寻根
分享:
 
更多关于“鲁迅文学的起源与文学鲁迅的发生”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