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怎么就忘了李广田


□ 苗振亚

怎么就忘了李广田
苗振亚

在中国,最早把英国人吉尔伯斯·怀特(Gilboert White)的《塞尔彭自然史》介绍给读者的,是散文家李广田。怀特不是科学家,也不是文学家,但他这部以尺牍形式汇集成的书,其科学价值与文学价值都不可低估。在科学上,有人把他视为达尔文、斯宾塞、赫胥里等一代思想巨人的先驱。在文学上,他的独特文风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作家的创作
李广田是在一次逛旧书摊时,得到一本英文版《塞尔彭自然史》,如获至宝。读后,他写了一篇五千多字的长文《怀特及其自然史》,发表在1934年3月17日《大公报·文艺周刊》上,后收入他1936年出版的《画廊集》。文章介绍了怀特生平:怀特1720年生于塞尔彭,1743年获牛津奥勒耳学院文学学士,随后,被擢升为公费研究员,可以继续留在牛津,但他却于1755年退休回到了塞尔彭。在塞尔彭,他继承祖产,做乡村牧师,而他真正的兴趣是观察自然。他把观察所得详细记录下来,写信告诉两位研究生物学的朋友,书信汇集成册,就有了这本《塞尔彭自然史》。关于怀特的更详细生平,除了从他信里知道一鳞半爪,其余很难考证。有人造访塞尔彭,想了解更多,却未能如愿。有一个村人说:“怀特是不曾被人注意过的,一直到他死时。他死后,一切都被大家重视了。”有一个老太婆,怀特去世时她才10岁,向人介绍:怀特是一位安详的老绅士,他喜欢周济穷人,惯说古言古语,他在自家园子里养了一只乌龟。

如果把《塞尔彭自然史》称之为自然史专著,李广田觉得是不合时宜的。因为这不是那种科学家的自然史,而是一个业余的自然爱好者,用了艺术的手笔,把造物的奇丽现象画了下来的一部著作。这部著作,“有着文学作品的最重要的功能的,它能给人美的启示和新奇的感印,它给与读者一种有力的刺激,使读者也愿意亲身到野外去,像作者那样去领略自然,去观察有心人所能看到的造物之奇丽。”
李广田还摘译了部分段落,以印证自己的判断。
就说那位老太婆提到的乌龟吧,怀特写道:“……不但是从十一月半至四月半之间是潜伏在地中,就在夏季也大半是睡着的;因此在白昼最长的时候,它下午四点钟便已就寝,一直到次日清晨,很晚很晚了,还丝毫不动。而且,每当雨天,它便隐藏起来,在阴湿的日子它总是不动。”“……上天竟赋予了一个爬虫这样多的虚日,仿佛是这样的一种长寿的荒废,把三分之二的生存都浪费在了沉酣的昏迷中,一连多少月都在最浓的睡眠里丧失了一切知觉,使它简直尝受不到什么长寿的味道。”可是,在六月初,它早晨五点钟便行动起来,在园子里爬来爬去,想游荡到很远的地方去。“驱使它这样到处奔波的动机,好像是属于爱情一类的;它的想象,那时就变成了志在性的交接上,这使它不再像日常那样庄重,而一时地,实忘记了它平素的严肃的举止。”
怀特的文字,就是这样安静的朴素的,却又是神采飞扬的。他观察身边的草木鸟兽,就像观察自己的邻居,自己的亲朋,或偶然路过的客人,一往情深,用心体味,让人看不出科学的呆板,也看不出文人散文的矫情。李广田断言,这部著作必将会成为一部永世的乡土文学。
除《怀特及其自然史》以外,这段时间,李广田还写了《何德森及其著作》与《道旁的智慧》两篇文章,均收在这本《画廊集》里。三篇文章介绍的三位英国作家,对作为散文家的李广田来说,意义非同寻常。
何德森(W.H.Hudson)是公认的怀特后继者。他原不是英国人,1874年从阿根廷大草原来到英国,此后再也没有离开。他怀着一腔虔诚拜访塞尔彭,拜谒怀特墓地,给予怀特很高评价。他说:怀特的人格,便是他著作的主要美点,世间所以不肯让这部小书死灭,不单因为它小,写得好,充满有趣的事情,主要还是作者谦逊静然的个性在每一页照耀着,是一部极可爱的人格记录。它会使读者愿意亲身到野外去,像怀特一样去领略自然,去观察造物之奇丽。何德森的这些话,完全可以转赠给他自己。他也是一位虔诚的自然爱好者,喜欢乡野旅行,同样也能够用极朴素的文字,对自然界诸种现象与鸟兽虫鱼生活作如实记录。从他的文字里,人们感受到自然的优美,也感受到他人格的可爱。
说到人格,何德森还有更令人感动的事情,那就是:作为自然学者,他做了许多不为人知或不被人重视的工作,给自己找来太多的麻烦与伤痛。在同时代作家中,他是大家公认的最不关心荣誉的一个。他自甘寂寞,生活清苦。即使有了大名之后,依然不为荣誉所动,总是设法避开世人的直接注意,以便更好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作为怀特、何德森这条文学生态链上的第三个人物,那就是玛尔廷(E.M.Martin)了。当李广田第一次读到玛尔廷的散文集《道旁的智慧》时,就发现他在这里找到了自己,毫无保留地宣布:他喜欢这书,玛尔廷的文章太合他的脾胃了。他喜欢那来自田园或乡村的风味,更喜欢那素朴的诗的静美。李广田发现了由《塞尔彭自然史》为发端的,这条文学生态链上的三个人物,犹如在做人与作文上找到三位异国知音。也许,玛尔廷的《道旁的智慧》是他最早的发现,文风最切合他的喜好,读得也最认真,因而,李广田早期的散文,也渗透着玛尔廷散文的痕迹。玛尔廷笔下那种英国的田园风味,到了李广田笔下就变成了中国的人间味。李健吾在评《画廊集》时说过,所有李广田解释介绍玛尔廷的《道旁的智慧》的话,几乎全盘可以移过来,成为《画廊集》的注脚。冯至在《李广田文集》序言里写到,玛尔廷如果在世,有幸读到李广田的作品,不知是要引为同调呢,还是自叹不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