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另类妈妈


□ 全存花

◎全春花(朝鲜族)◎金莲华(朝鲜族)译

  “妈——,今天老师又出了老掉牙的作文题目:《妈妈的爱》。这和上学期出过的《我的妈妈》有什么区别啊?”

  每次遇到老师出类似老生常谈的作文题目时,我都要对着妈妈发一顿牢骚。

  “哎哟,我们家小丫头究竟像谁呀,脑瓜还挺活的。上学期的作业本没扔吧?照着抄一遍不就得了?”

  “对对对……我怎么没想到呢?”

  刚才还像腌制的白菜叶一样蔫了的我,急忙跑到堆放旧书的仓库里翻箱倒柜。后来,妈妈也一起加入到寻找作业本的行列。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了那个旧作文本。

  我想,老师不会记得那么多学生的作文吧,何况还是上学期写的。没关系,肯定不会出问题。

  在妈妈的启发下,我一字不改地抄写了_上学期的作文,然后泰然自若地交了上去。可是第二天,我真正体会到了侥幸心理害死人的滋味。

  “写作业一向都很认真的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老师的责备声震撼着我的耳膜。

  “是你家人教你这么做的?这么应付作业,长大了还能……”

  “老师,老师……”

  我偷偷地瞥了一眼由于愤怒脸色发青、眼睛发红的老师,咬着嘴唇小声地嘀咕着:

  “本来我也没想交上学期的作文。可是,我妈妈叫我这么做的。”

  “你说什么?天啊!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妈妈……”

  办公室里的其他老师听了我的话,“喷啧啧”地连连咂舌,不住地摇头。我因此获得了“解放”,而妈妈却被我出卖了。

  “老师让妈妈去一趟学校,我抄作业的事露馅了。”

  回到家里,我小心翼翼地挤出了这句话。只见妈妈应了一声“是吗?”便若无其事地化完妆,穿上华丽的衣服,甩开我担心的目光,穿着高跟鞋,嗒嗒嗒地走出了家门。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爸爸时常嘲笑妈妈的话:“你啊,做事怎么这么没脑子啊?”妈妈出门时泰然的表情,靓丽的着装,似乎不是去受批评,而是因为养了出众的女儿,去接受表扬,发表领奖感想似的。

  我心里忐忑不安,特别担心妈妈回来后会责怪我说,“傻丫头,都是因为你,让妈妈丢尽了脸面。你自己挨骂就算了,还把妈妈供出来干什么?”然后,翻着眼皮宣布:“晚上吃软炸鱿鱼的约定现在取消。”真要是这样,我该怎么办呢?我一边担心,一边还要做美术老师布置的作业——给妈妈画像,并在妈妈的卷发上涂抹棕色颜料。

  就在这时,伴随着妈妈特有的鼻音,传来了“小丫头,小丫头——”的叫声。抬头一看,妈妈若无其事地走进屋里,眼睛在闪闪发光。我从妈妈闪亮的目光中能够猜到我还有希望吃到软炸鱿鱼,心里就轻松了一些。说实话,这个时候,我并不想询问妈妈和老师的谈话内容。可是,还是需要敷衍一句:“和老师谈了些什么,结果怎么样呀?”以表示我的关心。为什么这么说呢?记得我小时候,妈妈从理发店里回来,看见爸爸躺着看报纸,什么反应也没有,她就一溜烟跑过去,硬是把爸爸拽起来,然后缠着爸爸问,“老公,你怎么这么不关心你老婆啊?你没看见我烫了头发吗?你也不问问我花了多少钱,在哪儿烫的?”妈妈喜欢别人关注自己,儿时我就感觉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