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也曾负笈桂子山


□ 张生

  张 生

  五月初的一天,我正在拥挤的地铁里痛苦地计算着还有几站能下去,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有个男人在电话里用口音很重的普通话粗声粗气地直呼我的名字,很兴奋地说他第二天就要到上海来,叫我去见他一面。可他的声音对我来说,却显得异常陌生,我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名字。我只好借口在地铁里太吵听不清楚,问他是谁,他这才大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原来,他居然是我大学的室友戴岳。他是贵州人,大学毕业后就去了贵阳_工作。那时我们的联系方式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和多元,除了一个家庭通信地址外,连电话都没有,更不要说手机,EMAIL,QQ和MSN这些先进的玩意了。记得刚毕业那一年,他还写过一张明信片给我,可自此之后我们就彼此音信皆无了。而这次为了到上海后能见我一面,他在无线电波里几乎辗转大半个中国,像前些年那些搞传销的发展下线一样,不屈不挠地找了分布在天南海北的五六个同学,才终于联系上了我。

  而就在戴岳报出他的名字的这一刹那间,我才突然意识到,我们自1991年夏天从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离开武昌桂子山那座终年飘着若有若无的木樨香味的校园,已经快二十年了。而华师西区5栋49号,当年我们的宿舍,自从毕业后,我就再也没有进去过。

  相信不管是谁,对于自己的母校,都有一份难以割舍的情感。我至今仍无法忘记1987年9月初新生报到那天的情景。当时,我是由一个在武大数学系读书的老乡送到华师的。他帮我背着随身携带的行李,带着我从武大出来,穿过武汉测绘科技大学,一路步行到没有斑马线,也没有几辆汽车的窄窄的珞瑜路。而当我在马路对面终于看到华师的简洁朴素的“同”字形的校门时,那种激动的心情至今仍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踏进大门,迎面就是那条两边有着粗大的法国梧桐的通往桂子山山巅的华师校园的大路。或许因为这条路是条上坡路的缘故,我才突然意识到脚下所走的这条路是那么长,又是那么的美。我觉得,这似乎就是我长长的人生的开始。因为从那一天起,我就好像再也没有离开过华师中文系,离开过文学。而似乎也正是从那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停止过向自己设立的那个遥远的人生目标往前走,往上走,开始是有意识地强迫自己走,到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无意识的生活习惯。

  其实,直到我走进华师的校园,我都对这所以教育部直属的重点师范大学为骄傲和卖点的大学没有更多的认识。当然,当时的我,不要说对华师了,就是对整个武汉地区的大学,基本上都一无所知。我是河南焦作人,在我们当地学文科的学生心目中,有名的文科高校只有北大,人大,北师大,还有南开。而很多南方的高校,像武大,中大,复旦,以及我后来读研究生的南大等,都像是遥远的传说,其影响感觉似乎与我们河南的“北大”即坐落在开封古城的河南大学与省城的郑州大学相似,而且老师也鼓励大家考北京天津的学校,所以我们对武汉的高校的印象几乎是一片模糊。再加上那时既无网站,也无如今颇为时髦的各种大学排行榜,所以,高考报志愿时就靠老师的几句话和不会说话的一本印刷质量低劣的薄薄的高考招生目录来决定取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