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灰色话题


□ 侯德云

  侯德云一九六六年四月出生。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理事,大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先后获得“中国当代小小说风云人物榜·小小说星座”、首届中国小小说金麻雀奖、《小小说选刊》全国优秀作品奖、《微型小说选刊》“我最喜爱的微型小说”奖、《鸭绿江》文学奖等数十种奖项。先后出版《谁能让我忘记》《手很白》《红头老大》等6部作品集。
  
  鞋里的玉米
  
  黄昏的时候,大哥回到家里。不进屋,找个板凳,在院子里坐下了。他是想歇一歇。大哥的头发乱糟糟的,夹杂着草屑和尘土。他的肩膀上有两块很大的补丁,左肩一个,右肩一个。胳膊肘上也有。裤子的屁股和膝盖处也有。那时候的乡村生活,到处都是磨损的漏洞,只能靠补丁把它们勉强连接起来。
  大哥的头上,肩膀上,偶尔会落一两片槐树的黄叶。村子周围长满了槐树,村子东边的海防林里更多。秋风刮进我们的村子,已经好长时间了。秋风是一个勤快的家伙,一天到晚地忙碌着,比村子里最勤快的那个人还要勤快。它把玉米吹黄了,把高粱吹黄了,把豆子吹黄了,把沟坎上的杂草吹黄了,把槐树的叶子也吹黄了。从槐树下走过,总会有一两片黄叶落下来,正好落到你的头上或者肩膀上。从远离槐树的地方走过,也难免会有一两片在秋风中飞舞的黄叶,疲惫不堪地落到你的头上或者肩膀上。连我们家的狗,每天也都会驮几片黄叶回来。我们家的院子里,黄叶一天比一天增多。
  秋风一来,村子黄了,庄稼人的脸也黄了。三春不如一秋忙啊。
  大哥很累。忙了一天,该好好歇一歇了。他坐在院子里,不紧不慢卷上一支老旱烟,点上火,深深地吸一口。我看见白色的烟雾从他的鼻子里冒出来,从他的嘴巴里冒出来。一个人能把自己的鼻子和嘴巴变成烟囱,我觉得很了不起。家里有很多旱烟叶,我偷了一点点,在背地里模仿大哥的样子,想把自己的鼻子和嘴巴都变成烟囱,结果不行,呛得咳嗽。
  说不清从哪一天开始,大哥从生产队回来,第一件事,不再是抽烟了。他坐在板凳上,弯下腰,解自己的鞋带。鞋是解放鞋。那个时候的庄稼人,都穿解放鞋。我是个初中生,不算庄稼人,也穿解放鞋。解放鞋很结实,但透气性不好,一天下来,脚就捂臭了。
  大哥脱掉自己的解放鞋,拎起来,往外倒。我看见大哥从鞋壳里倒出一些玉米。两只鞋加起来,大概有几十粒的样子。玉米粒上混杂着大哥的脚汗,变成了臭玉米。大哥看着落在地上的臭玉米,嘴里发出喽喽喽的声音。他是在唤鸡。几只母鸡听见了,连蹦带跳跑过来,啄地上的臭玉米。一边啄还一边点头,像是对大哥的举动表示充分的肯定。大哥笑了,这才开始不紧不慢地卷烟,抽烟。
  此后的每一天都是那个样子。家里的母鸡们,吃臭玉米上了瘾,一看见大哥走进院子,就围上来,转来转去,发出咕咕的声音,像是催促大哥,赶紧把鞋脱下来吧,我们都饿了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