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清数字电影《琴声暖洋洋》拍摄手记


□ 李 威


《琴声暖洋洋》是一部写兄弟情的影片,从兄弟间的)令漠、排斥到相知相通,从仇视到最终的依赖;小提琴是兄弟间沟通与理解的桥梁。整个故事从头至尾同时又贯穿着一起伤害案,所以处理好兄弟情感与伤害案件的关系非常重要,把案子写重了,会冲淡兄弟情,把情感写重了,会影响故事线——矛盾冲突及悬念的推进,所以一定要把两者的比重关系协调好,交错有序,相互带进,否则两条线索打起架来,观众就不知该跟着哪条线走,容易造成混乱,作品就失败了。
这不是一部纯现实主义的作品,是在生活的基础上经过了提炼与加工,人物有特定、鲜明的个性,故事有偶然巧合、急转等假定性;需要有一定的形式感来讲述此故事,以拍出现代感,拍出都市的喧嚣与色彩缤纷以及人在其中的状态。不能丢掉生活质感与生活原态,用强调质感与原态来冲淡故事的假定与人物性格的扁平,让观众从一点一滴上相信故事与人物,否则影片再好看也不会感人。比如我们想强化刘年的事业不成功,生活无序,焦躁不安,过着狼狈不堪的日子。从开篇他驾车奔法院入手,我们就给演员提供了所有能想到的琐碎细节,如收音机嘈杂的换台声中传出的路况信息,插上点烟器的刮胡刀,反光镜中乱蓬蓬的头发与睡眠不足的双眼,手在塑料袋里摸索着油渍渍的小笼包子,后座的袋装牛奶用嘴撕开,副座上的卷纸与手机,恶声恶语向别人催债的电话,撒谎敷衍别人催他的电话,还要换挡超车,他下车后向裤子里塞衬衣下摆,套上从来打好不解扣的领带及西装,还从后视镜整整头型,又记错了案子,拿错了卷宗,慌乱的脚步,这一切细节的设置都是为了帮助演员堆积出忙乱无序的状态,增加生活质感,让观众相信并接受他是一个倒霉律师。
影片的色调要求中性偏暖,片头兄弟对垒关系时色调正常偏一点冷,随着小提琴声的渗透与兄弟关系的不断改善逐渐偏暖,有意识让观众一起感同身受《琴声暖洋洋》的意境。兄弟冲突较劲的戏可以安排晨景的清冷光效去拍,感情沟通融合的戏可以选择黄昏斜暖阳光或夜景暖光的光效去拍。
情感戏,长线条,镜头不宜过碎,流动起来,尽量不去打断演员的情绪,让观众自己去看,多利用主场景的透视关系,前后景的纵深感,尽量保留镜头与音乐的完整性、抒情性。多用特写镜头去强调细节,用细节带出人物内心的感悟。比如刘年第一次进刘以风家所看到的一切,首先是一个整洁有序、干干净净、温馨舒服并有艺术气质的环境与陈设,让他从躁动中沉了下来;父亲的老留声机与黑胶唱盘、久违了的五线谱与谱架,勾起他的一些回忆;然后是卡拉扬的大副商业海报让他感到有些不屑;弟弟的DV偷拍又让他感到极不舒服。他用倾倒箱子中所有物品及破烂到沙发上这种破坏行为来表现他内心的反抗,录音机里的柴可夫斯基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的激情旋律又像针扎火烧一样强烈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使他无法收拾衣物,直至他蹦起来,蹿过去,扯断电源。
先搞清楚每场戏要拍到什么东西,要交代什么内容,要强调哪些对白,然后去拍氛围,去挖掘人物性格,去展示人物关系,去表现生活环境,加大信息量,戏就会变得有意思,好看。如公安局的戏,内容就是警察老张向刘年讲述伤害、案的过程及公安机关的认定,对白非常枯燥无趣,我就在现场从剧本上勾画出非交代不可的对白,尽量简化到最少字数,让演员口语化。然后用陈设道具及群众演员去展现警察平日忙碌的工作环境,饰警察的演员要一心二用或三用,要随意,严谨,粗中有细,忙乱之中有条理,严肃之中有幽默。警察与律师半个同行,不是外人,而律师又是双重身份——当事人的哥哥,人物关系要求细腻准确,还要层次变化。经过排练之后,演员逐渐进入了情况。这场戏由此而生动好看。
多用声音去传递情感,人来到声音先到,还有人物对声音的抗拒与理解,声音把人物拉在一起等等。比如开篇弟弟在大桥上拉琴追悼父亲,刘年在车上用手指敲打方向盘下意识地抗拒着小提琴的节奏与旋律,最后索性打开雨刷搅乱一切并冲下车去打断琴声。第二次是进驻弟家,上面提到的无法自制,扯断电源。第三次是在广场上被熟悉的旋律吸引过去发现是弟弟在拉自己的最爱《流浪者之歌》卖艺,顿时血冲脑门儿,失去控制到极点,像疯牛一样地)中上去轰散人群,倒掉捐赠的散钱,冲弟弟大喊大叫,维护自己内心里那一点点对小提琴的崇拜。他自己都不知自己说了喊了什么,就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像一条丧失理智的疯狗到处咬人。让弟弟看出他内心深处的脆弱。接下来就是刘年独自在家用手指在五线谱上滑动着,脑海中流动出西贝柳斯的小提琴协奏曲,闪回到童年父亲的离家出走及自己砸琴永不再拉的痛苦经历。用琴声带入闪回,带出画面。后面兄弟街头斗琴之前哥哥进了父亲的房间。看到自己儿时与父亲的架琴合影及看到被父亲精心粘好的自己摔破的小提琴,听到开盘带中父亲的怦悔,心里多年的积怨释然了。但父亲的房间前面交代很少,刘年是怎么进去的,缺乏有机性,我们也请音乐帮了忙,让刘年擦地擦到父亲门时,门内似乎传来了琴声,似乎有人在屋。内拉琴,是琴声不知不觉、鬼使神差般地把刘年带进了父亲的房间。解决了剧本的一大硬伤。用音乐来拉近改变人物关系,我最满意的处理是兄弟吃饭猜指法,兄弟的第一次相融用语言沟通不好,太直白,最好与音乐与小提琴挂上关系,最好再有些游戏感。在这样的定位与前提下我们想到了。通过揉线的指法让对方猜曲目,这也是当年与父亲常玩的游戏。当小解专家认可我们的想法,认为切实可行时,我们非常兴奋,因为片中多了一出“经典”片段。此外,想打通弟弟的思想还是要从音乐入手,编造作曲家萨拉萨地的故事也是我在苦思冥想中的结果,否则哥哥用直白的语言去说教弟弟,观众也是不会答应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