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真实的出家人


□ 曲 耳

我的本科是在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念的。系里办有越南留学生班,每年都有一批越南学生过来学习汉语。他们多为达官显贵的子女,学习汉语主要是为了回国进台资企业谋事。家里有钱,个个都时尚得很。男孩子们喜欢把板寸的头发染得金黄,在耳朵上扎好几个眼儿,银光闪闪的耳环在一只耳朵上有节奏地晃悠,身上穿的是休闲至极的大T恤和口袋无数的大裤子,脚踏两片仅两根细带子的塑料拖鞋,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女孩子们个子一般不高,体型亦欠佳,却敢穿颜色抢眼的低胸吊带背心,手腕上戴一连串五彩缤纷的镯子,鞋底像松糕一样的凉鞋令人担心她们下坡的时候会不慎跌倒。这帮留学生无论走到哪儿都是成群结队的,一边走一边打打闹闹寻开心,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越南话,在空气里播撒阵阵西贡香水暧昧的味道。
另一个留学生团体是越南的出家人。有和尚,也有尼姑,一部分身穿金黄色衲衣,一部分身穿浅灰色衲衣,都剃着光头,表情安详,目光平静,步态从容。我将记叙的这个出家人便是我本科时认识的一位越南尼姑。她原名阮氏桃,法号禅慧。在越南,人们对尼姑十分尊重,亲切地叫她们“姑姑”,我也就随着越南朋友的习惯叫这位出家人“禅慧姑姑”。
我和禅慧姑姑是在一个下雨天的傍晚认识的。大约是2002年4月的一个周末的傍晚。那天,我晚饭后就到自习室看书了,看的是一本海子的诗集。当时教室里就我一人,我便一页一页朗读起来。“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正读着,眼前遮了一个影子。抬眼一看,门口站着一位身着灰布衲衣的尼姑。她头戴灰线帽子,右肩上挂一个灰布书包,手里拿着一把尚在滴水的灰格子伞,一双眼睛澄澈、深邃,宛若春晨草叶上摇曳的两粒露珠,映照着智慧、圣洁、从容的光芒。她迎着我缓缓走过来,有些抱歉地问:“我打扰你了吧?”声音轻柔得如同一缕可以捏成团儿的丝绸。我摇摇头,望着她微微笑。她在我旁边坐下来,认真地端详着我,说:“你读书的声音很美丽,像,像……天上的雨水轻轻落在草地上。”令我心生感动。就这样,我们自然地聊开来,还交换了姓名和电话号码。她问我可否愿意当她的汉语老师,教她说话、读诗、写文章。我说很乐意。分别的时候,她说是缘分让我和她认识的,她会天天为我祈祷平安。
从那以后,禅慧姑姑常找各种机会邀我去她的住处吃斋饭,顺便教她学习汉语。她是一位艺术的厨师,能将素食做得既好看又好吃。她做菜十分讲究营养和颜色的搭配,要么冬瓜、香菇、青笋一起,要么豌豆苗、西红柿、豆腐一起,要么红萝卜、白萝卜、小白菜一起,要么上海青、木耳、南瓜花儿一起,金黄色、白色、绿色、深褐色煮满一锅,汤里搁适量的花生油和盐,清香扑鼻。她最拿手的是用香油炸土豆片和做各种蔬菜馅的春卷,做好之后盛在有精美花边的盘子里,再撒些许椒盐和葱花,颇能勾起人的食欲。夏天,她喜欢熬绿豆羹。冬天,她喜欢做黑芝麻汤圆。两种都是清清甜甜的味儿。餐前,她会闭上眼作揖念经,向佛祖请安。仪式结束后她礼貌地请我吃饭,我才拿起筷子。她有一套专用的餐具,不能和俗人的混用。我夹菜也不能用吃饭的筷子,要用公用的筷子。每餐饭尽量不浪费,盛在碗里的最好吃净。饭后,她会削好水果切成均匀的小块插上牙签置于你面前,泡一杯绿茶递到你手上,冷的时候会给你披一件衣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