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的内涵(外一篇)


□ 杨启刚(布依族)

  下午四点,窗外飘起今冬的第一场雪,雪片密密匝匝地漫天飞舞,迷蒙了近树远山。也就在这个时候,桌上的电话响了,拿起一听,是长途,在深圳工作的朋友勇告知我一个不幸的消息:12月10日,我们共同的朋友妮子,因为舍身救人而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呆住了,脑海里犹如突然短路,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沉默半晌,我挂掉了电话,陡然瘫坐在沙发上,周身冰凉。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礼拜,我都因为这个意外而心神不定,坐立不安。每天从办公大楼望出去。远山的瑞雪已化掉,剑江大道依然是车水马龙,从深圳那座城市长途而来的疲惫汽车和火车仍旧风尘仆仆地从我们的大楼前经过,奔向贵阳、遵义、重庆、成都,或更遥远的城市和乡村。一个年轻生命的消逝,一个含苞欲放女孩的离去,并不曾给这个喧嚣的世界带来太大的震动。
  妮子的男朋友跟我是至交。他俩经常双双到我家来玩。在我的印象中,妮子是一个处事落落大方,处处讨人喜欢的女孩。曾担任过单位的团委书记,在她任职期间,曾经组织过好几件颇为轰动热闹的活动,如歌手大赛、文艺晚会之类,尽职尽责地做好她的本职工作。
  后来单位连年亏损,发不出工资,她在远赴深圳谋生之前,我们还曾见过一面。那是七月初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芭啦啦迪士高舞厅”碰到她也在跳舞,彼此相视一笑,我问她,怎么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她幽幽地叹息:一言难尽!随后她又很热情地给我留了电话和手机号码,我一看,区号0755,是深圳的。“我上个月去了一趟,这次回来办一些手续。”接着她对我一扬手说“以后多联系”,便融进舞池。谁知道这匆匆一晤竟成了永别。
  我的悲哀与伤感或许有些物伤其类的味道。毕竟,我跟妮子都属于日子过得很平凡的“上班族”,在都匀这座小城里我们相识相交,不多的往来为苍白的生活增添了一点点色彩。她离乡南下虽出于无奈,却也想在深圳大干一番的。谁知竟成了如此哀怨的结局。这不免让我们这些仍做着好梦的朋友惊觉人生的莫测,生命的无常。
  妮子死后,当地的几家大报都在头版显著的位置连续报道了她的事迹,以此来追悼这位勇者。事情发生在一个女孩子身上,固然壮烈,其实也哀婉。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或者,准确地说,一个为生存而抗争的二十五岁女子,我们不必刻意地描绘她有一个多么完美的内心境界,要记下的只是她在关键时刻,用自己年轻充满青春活力的身躯挡住了凶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刺向那孕妇的利刃。那惊心动魄的几分钟里,光天化日之下,为什么竟然没有一个人会像她那样挺身而出呢?人群中难道没有一个男子汉吗?那个瘦小的歹徒虽然将被处以极刑,可是妮子,永远也不能再睁开她那双美丽的眼睛了。妮子,她用自己的行动,在生与死,轻与重之间果断地作出了选择。在人生的渡口上绽开了璀璨绚丽的花朵。扪心自问,我们也许不乏种种冲动,但恐怕很少这么行动。
  这又使我不由得想起我们这一代人的成长。我和妮子都属于在传统熏陶下长大的一代,彼此的童年都被灌输了强烈而美好的英雄主义思想。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知识的积累,时代的变迁,原有的价值观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错位、剥落和碰伤。对许多从前视为高尚的事物和思想都产生了逆反的心理。我每天在熙熙攘攘的都市里出没,目睹人间的种种悲喜,心灵已然有些荒芜和麻木了。而妮子的死,恰如一道强烈的光束,照亮了我心灵落满尘埃的一角,给我们留下了可歌可泣的生命传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