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陕州人物(五章)


□ 少山

  铁拐李

  铁拐李是个混混。所谓混混就是不事营生,却要在街面上找饭吃找钱花的痞子。街上找饭的混混儿也分类型,青皮杆子找茬生事,讲打讲闹,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耍的是横,立的是威,要的是怕,拳头上分大小,刀尖上取银子;帮闲混子投富傍阔,撺里掇外,狐假虎威投其所好,凭的是机变灵活、察言观色,惯的是欺软怕硬、凌弱惧强,等着主人高兴时指头缝里漏点米粒;最没出息最上不了台面的混混是过街耗子,这类主儿抡刀拿枪没本事,坑蒙拐骗缺能耐,偏偏也要在街面上混饭吃,就只能偷鸡摸狗,不贼不丐,亦贼亦丐,弄点残羹剩饭。铁拐李就是这样一只过街耗子。

  铁拐李自然姓李,大名叫啥,州城大约没人说得上来,若论相貌儿,那是马尾毛提豆腐,寒碜得不能提了,尖嘴猴腮,短脖鸡胸,黄眼灰皮,一双罗圈腿儿还断了一条,左臂下面撑一杆铁皮包头拐杖,站着好似城隍庙里的小鬼,走路赛过练摊儿的猴子,到哪都讨人嫌,遭白眼儿。也难怪,这铁拐李所到之处,不是鸡丢就是狗失,不过主家也不担多大的心,铁拐李出没街巷,下手的只是些吃吃喝喝,决不动其他,别看拖一条断腿撑拐,走路歪里吧唧,却悄无声息,往往一抬眼,已立在面前,吓你一跳。

  铁拐李原来并不拐,铁拐李的左腿是被白铁心白大爷敲断的。腿好时,铁拐李的大部分工夫是对付鸡狗,手脚利落,日子也算过得舒心,天天有鸡,日日有肉,享福得很。而且似乎这铁拐李天生就是鸡狗的克星,下手谁家,鸡不鸣,狗不叫,乖乖被弄走了,就这本事,让人纳闷,解意不开。铁拐李有这本事,州城的鸡狗头疼不说,州城养鸡养狗的人家就挠心,就牙痒痒,就把铁拐李的八辈子祖宗都操遍了,可就是拿不住铁拐李的把儿,也就只能任鸡丢狗失,愣没辙儿。白铁心白大爷军人出身,解职在家,喜好养狗,一连五只都祭了铁拐李的五脏庙,白大爷咬牙起誓说,抓着了要敲断偷狗贼的腿。也活该铁拐李有事,不该惦记白大爷的第六只狗,更不该在惦记狗之外顺便惦记上了白大爷的女儿。那天晚上,铁拐李翻进白家院墙时,没等看到白大爷第六只狗的模样,就先看到了白大爷的女儿,看到了白大爷的女儿在洗澡。白大爷的女儿白灵虽然还年小,十五六岁,但脸子长得水,能迷死个人,铁拐李是见过的,见过白灵迷死人的好脸儿,却没见过白灵更加迷死人的光身子,虽然只是个脊背,还是让铁拐李神没了,魂没了,钉子钉住了似的挪不了窝儿,等铁拐李魂儿归窍了的时候,已经被白大爷提着脖子掼在了院子里的青石板上。那天晚上,铁拐李断了左腿。

  伤好后,撑了拐,街面儿上就有人称呼其“铁拐李”,名儿就很快叫开了。成了铁拐李的铁拐李虽然不时仍然弄鸡弄狗,但拖了一条断腿,撑了一条拐,身手毕竟大不如前,日子就艰难起来。弄不到吃法的时候,铁拐李就往寺庙去,夫子庙、老爷庙、河神庙、土地庙,、娘娘庙、城隍庙、吕祖庙、风神庙、张仙庙、老龙庙、财神庙、三皇庙、白龙庙、火神庙、白衣庙、圆通庵、准提庵、大觉寺、永福寺,各处转着吃供献馍馍,吃冷猪头肉。庙里的供献也不是时时有,实在无法的时候,铁拐李就去饭馆转悠,吃点剩汤剩饭,如果饿急了,就会乘人不注意,一口唾液吐在食客的饭菜里。性子急的会跳起来抽铁拐李两个耳光子,性子温的就只能哭笑不得嘟囔骂几声,挨耳光还是挨骂,铁拐李都只是笑眯眯的,碰到这档事,性急性温都没得法子,不是重新叫菜,就是愤然走人。无论怎样,铁拐李都能美美地享受一番,不过,混到这种份上,铁拐李也就只能是个惹人厌的过街耗子了。

  民国二十七年二月,日军黑田旅团竹内联队千余鬼子从保德、偏关、三岔三路入侵州城,阎长官的骑二军不战而退河西,阖城大小官员跑了个尽光。州城沦陷虽然只有短短二十二天,奸淫、掳掠、烧杀,小鬼子该干的也都干了。

  这天,已经躲在土地庙里饿了两天的铁拐李实在耐不住了,听得城里枪不响了,炮不炸了,就张张皇皇闪出来想找点填肚子的,大街是不敢去的,只能在小街小巷探头探脑,无奈家家闭门合户,没得半点儿烟火气。铁拐李就很沮丧,走走停停,神使鬼差似的,竟然晃悠到了白大爷的门口,铁拐李自从断腿后,忌讳这地界儿,平常都绕着走,这时节饿昏了头,闯到老虎鼻子底下来了,醒过腔来后立马要闪,刚刚忽悠了几步,就听得院子里传出嬉笑声、怒骂声,还有求救声,嬉笑声是男人的,怒骂与求救声是女人的,铁拐李就有点幸灾乐祸,就想瞅瞅谁在拾掇白家。黑漆大门是敞着的,铁拐李猫到门前往里看,就见地上躺着两个,一个是白大爷,血流了一摊,眼见是不活了,一个是白太太,在那里挣扎,在那里咒骂,就是爬不起来,声嘶力竭喊救命的是白灵姑娘,已被剥成一团白肉儿压在地上,嬉笑着围在白肉团儿周围的是三个鬼子,一个摁手.一个摁脚,一个在自己解衣褪裤。白肉团儿叫得杀猪似的难听,却也晃得铁拐李眼里心里直冒火儿,褪了裤子的鬼子就伏下身子往白肉团儿上爬,铁拐李就已被无名火烧得昏了头脑,已忘记了那是鬼子兵,忘记了鬼子兵有枪,忘记了自己是个拐子,脑子里只留下一个想法,那就是:老子想了多少年,都轮不上,你们才来就狼吃羊,哪有这样的便宜事儿?铁拐李冲上去了,打了鬼子一个措手不及,一拐一个,两个鬼子被砸趴在了地上,其中一个瓢儿开了花,脑浆都溅了出来,就在铁拐李抡圆的拐杖就要砸在第三个小鬼子头上的时候,那鬼子的刺刀却先一步刺进了铁拐李的心窝。

分享:
 
更多关于“陕州人物(五章)”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