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守秋(短篇)


□ 郭彩霞

  ■郭彩霞

  每年秋天,常林都会在院子里栽上几根两人多高满是枝权的树桩,再把长长的杂木棒子架上去,几个大大的A字形木头组合架就搭成了。白天,从地里抢收回来的老玉米棒子就堆在这些架子下面,晚上,就着月光,一穗穗饱满的玉米棒子在一双双不停舞动的或粗大或纤巧的手中被剥去外皮,剩下几缕白而软的叶子,三五个一组,七八个一把,带着白色叶子的玉米棒子编辫子般被编织在一起,一串串、一绺绺挂上架子。一天天过去,玉米的金黄渐渐挤满架子,院子也显得满当当窄小起来,但那金黄的颜色,却把整个秋天都耀得明晃晃亮堂堂,一派喜兴,一派辉煌。

  今年秋天,常林除了在院子里栽木桩,搭架子,还倚着低低的院墙栽了一圈木桩,差不多两人高的木桩与木桩之间再搭上杂木杆,在这些木桩木杆上也挂上密密的玉米棒子,就又是一道金黄色的墙。今年春天多种了几亩,就怕院里的架子搭不下那些棒子。犁地下种的时候,常林想多种,但媳妇红叶不让,红叶说你别太贪心,去年村里搬走了五六户二三十口人呢,他们的地,都荒了,一沟一洼一岭的,你都能种了?红叶说红叶的,常林心里有自己的主意。山里的老玉米不费事,不误工,春天种下去,秋天收回来,冬天脱粒后,拉到山下换大米换白面省事又方便。往年想多种没有地,现在地多得哪儿都是,只要肯下力气,不愁秋天没有收成。话是这么说,但地都是山地,依山势拐弯抹角,细窄处没有一耙宽,要真种起来,可就费事了。常林盘算着,除了自家的三亩地,先把六指的两亩多地种了。六指的地跟自己的搭界,地头挨着地头,拾掇起来也方便。六指搬到山下做山货生意去了。要不是常林早年在煤矿瘸了一条腿,也早去山下打工赚钱了。

  常林去山下买种子的时候,见了六指。

  六指说,地,荒着也是荒着,只要你看中,想种哪块种哪块。不过,你也不能白种,到秋天得给俺几棒子嫩玉米,让俺娘尝个鲜。

  常林笑了。好大的口气!到秋天,你回山上随便拿,想要多少要多少。

  整地的时候,常林才发现,六指的地塄一共十三道,就有七八处豁口,干枯的弥漫的荒草,把豁口都遮严实了。地里的土,硬邦邦板结着,有几年没给地里上肥了?常林花了几天的工夫垒完了塌累的地塄,又把牛粪鸡粪全都运到了地里。既然要种,自家的地,常林的地,那全都是自己的地,一样撒满了粪土,一样犁一遍,耙一遍,再犁一遍,耙一遍,一场春雨过后,抓紧点播下种。

  老天照顾,风调雨顺。从春到秋,常林在玉米地里间苗,定苗,锄草,施肥,听玉米拔节,看玉米抽穗。

  进了八月,秋天说来就来了。苹果、柿子、核桃的果实张扬在枝头,涂抹着红的黄的色彩,飘荡着酸的甜的味道。猫头鹰躲在夜色里,专门偷吃软熟的甜柿子。山村的秋夜,渐渐热闹起来。常林从热闹深处,听出了一些异样的声响,第二天一早就颠着脚扑到玉米地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