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了,熊井启先生


□ 少 彤

  在中国,熊并启这个名字通常是和他描写南洋日本妓女的力作《望乡》(1974)联系在一起的。
  2007年5月23日,中国电影人的老朋友,日本社会派电影导演熊井启先生不幸因脑出血在东京病逝,享年76岁。熊井启是在18日上午突然晕倒在自家门前的,后被人紧急送往医院救治。据其身边人士透露。治疗期间熊井启的病情曾一度缓和,神志也有所清晰,已经开始考虑不日后重返片厂继续新作《破狱》的筹拍事宜。谁知到了23日,病情竟突然恶化,医生虽奋尽全力,可终究没有挽留住这位艺术巨匠的生命。
  在中国,熊井启这个名字通常是和他描写南洋日本妓女的力作《望乡》(1974)联系在一起的,这是1972年中日邦交恢复正常化以来第一批在中国公映的日本电影,它也与《追捕》《人证》《远山的呼唤》等优秀电影作品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中国各大城市掀起了一股声势浩大的“日本文化热”,“以文促情”构成了那个时代中日两国民间交流的共同主题。
  可是20多年后的今天,目睹日本右翼分子寻衅滋事而造成的两国人民之间的误解和冷漠,不禁令人唏嘘不已:曾几何时,原本板上钉钉的屠杀和暴行在日本教科书中隐去,成了“莫须有”的悬案;日本领导人带头参拜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为血债累累的战争罪人张目;更有甚者,叫嚣地鼓吹翻案,将“侵略”美化为“圣战”,而无视战争给他国和本国人民带来的深重苦难。幸好。我们还可以通过熊井启的作品,来一窥战争给人性造成的摧残和创伤。从他早期的《帝银事件’死刑囚》(1964),《日本列岛》(1965)到后期的代表作《海与毒药》(1986),这一主题一直延续了下来。
  很多人问他为什么一直反反复复地描写战争时期和战后的事件,熊井启说:“我的青春前期是在战争中度过的,后期是在战后度过的,那时我很自信,因为是亲身体验过的。作为一个军国少年,我当时认为日本必胜,然而到了八月十五日,价值观以至所有的一切都改变了。我们被异族占领,从电影开始,外国文化泛滥。民主主义的时代来临。我一直在思考:我碰上了日本有史以来最动荡的时代,这是不是一种不幸?然而,回过头去看看自己经历过的这五十年,它们竟成了我的人生和我的作品的核心。”
  1965年春,触及日本新老军国主义问题的《日本列岛》刚刚拍竣,正巧老舍为团长的中国作家代表团受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之邀在日本访问。就在日活公司的试映间内,宾主双方共同观看了这部新片。观后,老舍对影片的主题和表现一一谈了自己的意见,并对影片给予了极高评价,他语重心长地告诫说:“艺术作品必须是现实的,严肃的。”这句话深深地印刻在熊井启心中,在他看来“再也设有什么比这位伟人充满诚意的批评更能打动我的心了”。此后,社会批判色彩长久地保持下来,这在当时的环境中势必饱受风险,然而熊井启却毫不妥协。为此,伟大的表演艺术家宇野重吉将其誉为“深明大义的硬骨头导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