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看病


□ 胡予华

父亲看病
胡予华

300元的中药远远胜过1万元钱的西药,这仅仅是再一次证实了我们中华民族传统中医的神奇功效吗?我想不仅于此吧!

2006年10月的一天,我去探望父母。发现父亲肚子臌胀,带他到医院检查。熟人宋大夫让做了两个CT,结果是肝硬化腹水。宋大夫说:最好住院治疗。父亲不肯:我的病已有20年历史,不要紧的。宋大夫说:老人70多岁了,真不想住院就带些药回去吧。这次只花了600多元钱。
11月初,父亲腹胀减轻,我不放心,托人找到了这家医院据说最有名气的肝病科主任××,他坐门诊。耐心等待好久,主任才有空给我看片子,把两张CT片子看了一分钟,不容置疑地说:马上住院,除非不怕死。我立刻骇异,听从主任安排第二天就带父亲住院。
父亲住院的前两天是全面细致的检查,CT要再做个增强的,前面两个花了500多元钱的CT等于白做了。尿检、血检、大便检、B超要做彩色的,还有心电图,全部检查做下来,并没有新的病情发现,已经用去了2000多元。每天输液,说是消炎、缓解症状,我们对医疗一窍不通,一切任由医生摆布。一周过后,父亲的腹胀一点没有减小,反而略有增大。我产生疑问:这样治疗到底有没有效果?
找主治医生,他是我同事的同学,也算熟人吧,回答说:这种病就是慢性病,不可能疗效显著。可一周了怎么效果没有呢?回答:怎么没效果?一些指标正常了。这怎么理论得清楚?一家人气得无语,也无奈。去找主任想问个究竟,自从他把我们安排在病房,就再也没有问过。强忍了愤怒换作一副逢迎讨好的笑脸,主任却总是忙得没有时间同我们多说一句话。去门诊找他,他说要立即去病房,到病房等他,他又说要立即到门诊。一次无意中我看到他低头哈腰、热情洋溢迎接一位“重要病人”,跑前忙后的另一副面孔真是与对待我们普通病人判若两人。气急又无奈。

一家人商量办法。我建议送红包,大哥执意要请客吃饭,说饭桌上可以拉近感情。于是托市政府一位领导出面宴请主任,在市里最豪华的饭店觥筹交错中喝掉了3瓶五粮液,吃掉了500多元的菜金。主任带着3位随从医生走了,我们满怀期望:以后主任会给父亲好好看病吧?
第二天星期一,主任带领全科医生大查房,走到父亲床前,仍旧是例行公事看看病例,简单询问一些吃饭、睡眠、身体感觉情况,深深地不发一言点点头,转身带领大部队,走了!接下来几天仍旧是主治医生查房、输液,与请客吃饭前情况一点儿没有区别!古语说:拿人家东西手短,吃人家东西嘴软。可在这些医生们身上,根本得不到一点验证。心安理得,去吃请还是给病人天大面子呢,这大概就是他们的普遍心理吧。病人家属真是吃饱了撑的,自愿拿自己的辛苦钱往坑里砸,听不到一丝响声,还不敢有一句怨言,病人在人家手里捏着,性命攸关啊,敢怒吗?
主治医生坚持要父亲做血管放支架手术,我把CT片子和彩超等检查结果借出来偷偷拿到市里另外两家大医院,托朋友找到最有经验的专家看,两位专家不约而同的意见:第一老人年龄大了不适合做手术,如引起并发症身体承受不住;第二血管放支架不能改善肝硬化程度,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们不愿做手术,医生就不高兴了,不爱搭理,晾着。耗着也不行啊,出院吧病没好转,也不甘心啊。我们最后决定:就听医生的吧,县官不如现管哪。
这天一大早,我们作好了一切准备,将父亲推到手术室门前,交给护士。一家人忐忑不安地等在门外,度过难挨的分分秒秒。手术前,医生告诉我们:大概需要5000元左右的手术费。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我们将父亲送回病房,父亲很清醒,好像手术很成功。可是很快我们被告知,手术根本没有进行,今天只是做了一个血管造影,实际也就算是一项特殊检查,费用2000元。如果要手术,得请省城专家来做,专家出诊费2000元,手术费5000元。一下子比手术前医生所说的费用高出了4000元。诊疗报告单上医师签名是介入中心主任的名字,可我分明清楚地看见脱下长至臂膀手术手套的是他年轻的助手。我质问他们:不是说今天就手术吗?为什么没有请好手术医生呢?分两次让病人受罪,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欺骗我们说是主任亲自做手术而实际换另外人?解释自然有种种理由,但怎么让人心服口服?我们又去找熟人宋大夫,后悔没有一直坚持让他给父亲治疗,一位同院的医生听我们说请专家出诊费要2000元,脱口而出:真够黑的。不清楚他指的是医院、主治医还是手术专家?自己人都说同行黑,真黑还是假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