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当代文坛进言之九


□ 李德刚等

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年代,这也是一个期待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年代。然而,在当今、在中华民族期待全面复兴的这个伟大时代,中国的文学又将如何复兴?我们的读者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文学呢?我们想请广大读者思考这样的一些问题:您如何评价当今作家的创作现状乃至文坛的现状?您真的从来就不喜欢文学吗?这些年来是您疏远了文学还是文学疏远了您?什么样的文学、什么样的作品、什么样的作家才是您所喜欢与期待的?什么样的作品、什么样的作家才能真正无愧于我们的时代并将成为伟大的作品?您对当今的中国文坛满意吗?您对当代的中国文坛有什么忠告和建议?
2003年第9期,我刊联合新浪网、《北京娱乐信报》诚邀全国读者“向当代文坛进言”。从第10期开始直至今年以来,我刊特开辟专版,每期都将陆续发表读者进言。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些读者进言并不代表编辑部的观点,我们之所以刊发,是为了使本次进言活动真正畅所欲言,进而形成健康良好的文学批评氛围。希望读者和作家都能以坦诚、善意、理性和建设性的姿态面对本次活动,欢迎大家踊跃参加。请在信封注明“向当代文坛进言”字样,寄至:100031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编辑部。征稿结束之后,我们将从所有来稿中评出一、二、三等奖,颁发荣誉证书并同时在上述3家媒体公布。

有些小说,“可以说叙事的失禁,很多小说成了精神上的随地大小便,成了恶俗思想和情绪的垃圾场,甚至成了一种看谁肚子坏水多的晋级比赛。”

当今文坛的不良倾向
李德刚

建国55年,今天是政治上最宽松的时期,再没人把知识分子当“臭老九”了。遗憾得很:好了伤疤忘了疼,生在福中不知福,有极少数作家竟忘了自己的神圣职责,总觊觎着什么最风光,最赚钱就写什么,搅得文坛乌七八糟,引发出种种不良倾向。
一, 书出得太多太滥。特别是长篇小说。只要你敢写,我就出版,出了就赚大钱。
我在廊坊集市上见到上千本新书像甩卖烂苹果一样胡乱地扔了好大一堆。“处理新书啦!十块钱三本了!”(包括几十万字的书)很多知名作家躺在尘土飞扬的地上,任人轻蔑地挑选。捡起一本翻两眼,“巴唧”扔了!又挑又选,拿起来一看连续出现两个错别字,“巴唧”一扔,愤然而去!虽仍围着好多人挑选,能算繁荣吗?惨呀!
二, 小说越写越长。应将字数卡死,改革嘛。短篇限定万字,中篇三万,减字不减酬。各刊都卡,我相信没人敢闯红灯!“删去月中桂,清光应更明。”为读者也减了视力苦刑。
三, 感动人的小说少。毛病多出在不是描写,而是叙述小说。“天在下雪,那只是一个交代,一个说明,是工作报告式的笔法;《水浒》第九十回林冲从草料场出来背着北风到市井上沽酒,抬头一看:那雪正下得紧,这里却是描写,让人看到一个生动的形象。”(唐弢)“武松打虎”,“青梅煮酒论英雄”,都是以描写为主去刻画人物,才留传至今。“世界上著名的作品大都是这样:反映了这个时代人物的面貌,不是写事件的过程,不是按事件的发展来写人物,而是让事件为人物服务。”(老舍)翻看今天的小说,大多不注意刻画人物,而是用工作报告式的笔法去写事件的过程。在读者心中留不下活的人物。
四, 语言冗长嗦。好看的小说首先是语言美!刘姥姥进荣国府那段,很多人能背诵,得益于生动活泼的口语化。若换成现在的小说,三四十个字的长句子,不憋一口气都读不下来,怎会生动,何谈背诵?用写论文的笔法写小说,谬也!没有好的语言表达,往往冤枉死好的内容。小说最好用口语,但要加工。
文章嗦在于不相信读者。巴尔扎克说:“艺术作品的任务是:布置方程式,而不想去解决它。”如今的小说大多是既布置方程又解方程。不给读者留有填空的机会。唯恐解释不清,幕后的“戏”又拉到前台交代。“酒饮半酣正好,花开半吐正妍。”“接近高潮”(王朝闻),“距离产生美”,都提醒作者文贵含蓄,有空白,才有容量,有容量才厚重,才能产生无穷的艺术魅力!
五, 贴近生活有误。贴近不是照搬,更不是媚俗。很多作者为增卖点,犹如导演让舞女露出白的大腿与肚皮还嫌不够,还要亮出肚脐眼儿。这肚脐眼儿就是小说中的———“操”!好像不加入此字就赶不上形势。“操”多了!岂不将读者吓跑了。有些小说,“可以说叙事的失禁,很多小说成了精神上的随地大小便,成了恶俗思想和情绪的垃圾场,甚至成了一种看谁肚子里坏水多的晋级比赛。”(韩少功)岂是贴近?而是丑化生活!
六, 最火最糟的是爱情小说。最具代表性的是木子美,竟不顾廉耻地暴露隐私。与摇滚乐手的“一夜情”的大量做爱细节写进《遗情书》,“为其提供平台的‘博客中国’网的日访问量达11万人次。”可谓轰动!创了一个了不起的坏牌子!是露脸,还是现眼,自己说!
《茶花女》堪称写爱情的世界名著。可它不是以“性”描写取胜,而是以“情”取胜。当阿尔芒第一次与玛格丽特幽会时,佣人问玛格丽特,“要把门锁上吗?”“当然要锁!特别关照一声,明天中午以前别让人进来。”任你翻遍那本155000字的小说,有关“性”的描写就这么一问一答。请看,“明天中午以前别让人进来。”给读者留下多么丰富的想像空间。我们的美女作家正好在此大书特书,多丢人!当然也有纯净,没污言秽语的好小说,如徐坤的《厨房》,刘庆邦的《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