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云山翰墨 尘世沧桑


□ 彭 匈

  当初听到老伍仙逝的消息,我很有些惊讶。这不止因为由他一手创办的广西师大艺术系尚需借重他的鼎力,就是作为一个书法家,他也正值盛年。
  朋友们在一起说到老伍,总要感慨一番“男怕投错行”这句俗话的应验性。老伍交上好运,的确是在他改行搞书法之后。他的经历,大致可以分为两段,前段骑牛,后段骑马。我们的认识交往,早在他骑马之前。那时他在桂林市歌舞团当创作员,我跟他同操一行,在桂林地区一个县搞创作。那时的所谓创作,说来好笑,主要是直接配合形势,为中心工作服务,开学大寨会议,就写《大寨红旗满天飘》,开冬种绿肥会议,就写《红花草全身都是宝》。
  老伍在市里,中心工作是“工业学大庆”,因此他写的也多半是这方面的节目。老实说,这类节目写起来一点都不难,都有现成套路,无非“锣鼓响,红旗扬,革命人民斗志昂”之类。头痛的问题在于演员大多不愿意排,三天两头提意见,这句不好唱,那句太干巴,改三改四仍不如她们的意。其实谁都知道,她们是总体上嫌这类节目缺少艺术性,无法展现她们的才华,可又不敢直说,便拿写脚本的来出气,加上市歌舞团又有几条见过世面的大牌,老伍便如同老鼠子进了风箱——两头受气。这种日子,老伍过了不知多少年。好在老伍为人敦厚,脾气又好,顶多皱起眉头,苦着一张脸,你说咋改嘛,你说咋改就咋改,总要改到你愿意上台为止。常言道,黄河尚有澄清日,岂可人无转运时?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的一天,老伍终于写出了一个非同凡响的渔鼓《心红志壮》。平心而论,题目很落套,内容也老掉了牙,写一个技术革新能手跟一个保守分子的较量,事件也似乎有点小题大作,拿一个小小的轮胎气门芯试验大做文章。可是它成功了。但凡成功的事物总有它成功的道理,分析起来,一是几个回合写得起伏跌宕,高潮不断;二是正面人物百折不挠,气冲霄汉,对立面人物猥琐可笑,语言生动风趣;三是两位演员表演极具功力,那效果简直可以说是荡气回肠,余音袅袅。文艺作品的力量确实巨大,看完这个渔鼓,所有的人竟都相信了那个气门芯的试验不仅属于世界级尖端课题,而且牵动了两种世界观的斗争。当年能把节目写到这地步,应该说,老伍尽了力了。
  《心红志壮》一路过关斩将,被选中代表桂林市参加那年的自治区文艺会演。恰巧我有一个独幕话剧《重磅锤》代表桂林地区参演。尽管我写的这个节目请了广西话剧团抗战时期的老演员李哀先生来执导,但仍然在第一个回合就被刷了下来。老伍的节目不仅获得极好的剧场效果,而且还得到了北京来的当时文化部的几个炙手可热的大人物的高度赞赏。记得其中一位说,不要小看了一个曲艺节目,有时一个小小的曲艺节目的效果完全不亚于一台大戏!这句颇为严肃的话被我后来在写关于桂林米粉的文章时篡改为“不要小看了一碗小小的桂林米粉,吃下去其效果有时不下于一桌酒席”,这是后话。
  高度评价的结果使《心红志壮》得了大奖,老伍也被安排上台谈创作心得。我见老伍也没有半点受宠若惊的样子,走上讲台的时候,跟平日那份敦厚平实没有两样。他是对着稿子照念的。念着念着,意外的事情发生了,主持会议的领导走上台去,打断他的发言,压低了嗓门向他指指点点。我坐在前排,大致听见是叫他不要照稿子念,要脱开稿子,做到生动活泼云云。老伍一下楞了,本来就乌红的脸色一时变得有些发紫,沉默了分把钟,仍旧是照念。我觉得老伍是对的,那年头,讲错一句话往往酿成大祸,就是有那本事,也没那胆子。老伍念了七八分钟光景,那位领导又走上台去,第二次俯下身去指点。我又听出这是指责老伍不该讲什么,又应该突出什么。这回老伍真的被搞懵了,像个木桩似的忤在那里,足足三分钟动弹不得。当时我就想,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霸道连基本礼节都不顾的领导。后来我想明白了,唯一的解释是这位领导也想搭车出风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