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一棵什么苗在心底疯长


□ 八月天

  ●八月天

  1

  我具有荡妇的潜质。尽管到目前我还没有一个情人。

  虽然,我很排斥做一个荡妇,而且长着一张朴实而本分的脸,性格内向得犹如不敢舒展的含羞草,但我内心不得不承认,我具有荡妇的潜质。

  倘若不是我残酷地扼制那棵不知道是什么的苗子,那棵突然疯长的苗子,那棵把我折磨得近乎发疯的苗子,我想我早就变成了一个荡妇。我害怕自己成为一个荡妇,我的丈夫不希望我成为一个荡妇,我的儿子更不愿意让我成为一个荡妇。可我的心地,那棵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疯长的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我推到荡妇的崖边,一不留神,我就会沉陷其中。

  此时,我半躺在省城一个宾馆的床上,手拿电话犹豫不决。我把厚厚的窗帘拉上,我不想月亮与行人看见房间里的我徘徊与不安。我犹豫地拿起电话,多次拨到最后一个号码,又匆匆放下,手都潮湿了。是紧张吗?我拉住被子蒙住头,我在黑暗中审视我的灵魂,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到底想干什么?从来到的第一天,我已经是第六次拿着号码坐在床头举棋不定了。打,还是不打?两种声音在我脑海里争斗。一个声音说:不能打,你已经戒了他五六年,一打电话肯定会死灰复燃,前功尽弃,也许今晚你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荡妇,背叛你的丈夫,背叛你的家庭,成为一个与人偷情的小三儿。另一个声音说:打吧,同室的女伴外出与情人同住了,漫漫长夜,你独自一人在房间里有多寂寞.你不是早就想过拥有他吗,你不是迷恋他怀抱中的温存与爱抚吗,你不是很多年前就渴望闭上眼睛被他亲吻吗?

  每天吃过晚饭,同室的女伴一出去,我就半躺在床头拿着电话号码发呆。两种声音像幽灵一样在我脑海里交战,不打的声音始终占着上风。偶尔也有打的声音占上风,甚至有一次拨通了号码,《童话》铃声悠扬地传来,接下来是那个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我的心咚咚地跳个不停,我很难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像小女孩那样沉不住气,我随便说了一句慌乱地挂了。他没有听出我的声音,也不会想到我在省城。我看着电话发呆,然后把自己的头很大幅度地摆动无数次,嘴里默默念叨着:不不不,我不要成为一个荡妇,我要做一个贤妻良母,我不要做一个荡妇……

  来省城学习的时候,初中同学紫嫣把写着他电话号码的纸条拍在桌上说:去看看倪老师吧,他现在都是黄河大学的博导了,那时候对咱几个多好,代我问个好。

  紫嫣当然不知道我的秘密。那个被她称作倪老师的人,我说不清是厌恶还是喜欢,也说不清是排斥还是吸引:我渴望听到他的消息,还会为他的消息或兴奋,或烦恼;我想接近他,又想远离他。

  这个我生命中给过我最多折磨的男人,在心里我早就不叫他老师了,我叫他的名字,倪谭。我在心里骂过他无数次,他真是个泥潭,让我陷进去不能自拔。

  紫嫣走后我曾经把那个纸条揉成团扔进垃圾篓,可没过多大会我又不顾垃圾篓里肮脏不堪,小心翼翼地把它扒拉出来,最后不光把号码存到手机里,还抄在笔记本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