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误用生命


□ 周彦文


我们大学毕业分配时,上面规定的原则是“四个面向”,即面向农村、工矿、基层和边疆。如果配偶不在边疆,也可以不分配到边疆,但必须分配到配偶所在省的农村、工矿或基层。我的配偶当时在浙江湖州。我虽然很喜欢那里人家尽枕河、水港小桥多的风情,但负责毕业分配的老师征求我的意见时,我还是说回内蒙古吧, 因为班上从内蒙古考来的学生,只有我一个。这真是.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我回到内蒙古黄河南岸一个农村劳动。村子距河对岸的包头钢铁厂和热电厂有三四十华里,常望见高高的烟囱冒出的滚滚浓烟,飘散于北国的蓝天。在田野上千活儿时,我常常独自背诵高中语文课本上司马迁笔下的话 “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苟富贵,勿相忘。”我心里泛起一种笑意。想来,我真是全面落实了“四个面向”。江南小桥流水固然富有诗意,可有时荷锄于北国的田野,也竟感到“四个面向”既是诗,又是画。
我们所在的那个地区,在历史上称为“漠南蒙古”,库布其大沙漠和毛乌素大沙漠横贯全境,一刮起风来,天地便是混沌一片。毕业分配来的外地学生,从汽车上望到这荒凉的景象,有的便放声大哭,也算一种“天人感应”吧。所以有的大学生一下车,立即在车站买了返程车票,再没有回来。而留下来的学生,有的却对我说,这里是有风无景。
后来得知,分配来的大学生,有的是犯了“错误”的,像我,有的是在学校里谈成对象,作为鸳鸯双飞而来,有的是父母被打成反革命、坏分子或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一九七一年林彪死了,许多干部被解放——类似今天说的无罪释放,其中就有和我们在一起劳动的学生的父母。于是,这些学生立即被组织上分配了工作,让像我一样继续劳动的学生,流露出羡慕的目光。
最累的农活儿是割地和修渠打坝,一天干下来,腰痛得像断了似的。真有苏轼写的“常恨此身非我有”之感。还有一种农活儿外地来的学生干不了,只有我干,就是套着牛耕地。如果扶不好犁把,锋利的犁铧就可能把牛的后腿砍伤。这种活儿不累,却必须半夜三四点钟就起床下地,八九点钟太阳升起时收工。因为牛怕太阳晒,所谓吴牛喘月。农民干这种活儿,早饭都不在家吃,由家人送到地头。
我十八年寒窗苦读,不是专为这样躬耕垄亩的,当然盼望组织上尽快给我分配工作。大约两年头上,县里管分配的干部让人捎话给我,让我去找她。我步行二十多里赶到她的办公室,她像喜鹊一样喳喳地说 “县委书记看上你,让你给他当秘书,好事,现在就办手续, ”
本来,这对我和许多学生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差事。可是,我当时不知中了啥邪,竟然像中学课本上学到的革命烈士一样,慷慨激昂,大义凛然地说: “给县委书记当秘书?那我何必读大学?小学毕业就可以了。你们如此待我,我决不就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