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的毒酒(散文)


□ 赵晏彪

  老齐死了。不知道父亲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

  父亲叫德得,出身在一个满族家庭。父亲的父亲当年是前门大街大观楼电影院的老板;父亲的父亲的父亲,是慈禧太后时期的大员,就是他老人家创办了中国第一家电影院——北京大观楼电影院。

  父亲从小生活很优越,父亲的祖父虽然退休在家,但从来没有为吃喝发过愁。当年溥仪皇帝大婚时,父亲的祖父重新穿上朝服参加了皇帝的婚礼。尽管孙中山闹革命后,提出了“驱逐靼虏”的口号,许多满族人也因此改成汉族汉姓,但父亲一家人没有改,只是电影院再也不是父亲的父亲的了。作为满族人,虽然家境败落了,但父亲自幼受到的教育却很严格,懂礼貌,重信誉,讲德行,与人为善,宁愿别人负我,我绝不负别人。这种性格既成就了他的人生,也让他在人生的道路上受尽了磨难。

  父亲16岁就参加了工作,由于父亲聪明好学,从技术员、科长,一直做到了自来水公司十厂技术副厂长的位子。父亲的师傅说,德得既懂技术,心肠又好,好善乐施,前途无量。

  父亲的确心肠好,好善乐施,但他没有选择好对象,他永远没有弄明白一个道理,对好人可以施善,对恶人是绝对不能够发善心的。他学过农夫与蛇的故事,但他却宁愿做那个农夫,以农夫的心肠是不具备前途无量的素质,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好人不一定会有好报的。在“文化大革命”到来的时候,父亲因为他的善良而付出了代价。

  事情是这样的,自来水公司十厂有一个烧锅炉的人,姓齐,名有良,家有老母亲,早年死了父亲,其母一连嫁了三个男人都先后死了,大家都说他母亲克夫,所以后来没有再嫁。老齐生有一儿五女共六个孩子,老婆因为生那个儿子时落下了病,工作也丢了。一家9口人就指望着老齐一个人的工资生活,他们家的生活非常困难,每天中午老齐都带饭,从不吃食堂,总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吃饭,没有人见过他吃的是什么。一天父亲路过锅炉房,无意中看见了老齐的饭菜,两个窝头一块咸菜而已。父亲没有说什么,就从那天以后,父亲主动与老齐一起吃饭,常常把自己饭盒里的菜或者是肉夹给老齐。有时候父亲值班,到了晚上,父亲就买点酒和菜,他们两人一起喝点儿。父亲好酒,是在三年自然灾害(1960年至1962年)期间学会的,那年父亲去酒厂帮忙,正值自然灾害期间,所以父亲学会了喝酒,因为酒也是粮食,况且父亲有个习惯,喝酒就不吃饭了。父亲在家里是老大,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在上学,他要负担他们的生活费。那时我和弟弟已经出生,虽然父亲一个月挣78元钱,在当时这是高工资了,但家里人多,他的担子很重。父亲的父母亲知道大儿子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所以每天给儿子带的菜饭都很好,有时是肉,有时是鱼,父亲有意识地跟老齐一起吃饭,他吃什么也让老齐能够吃上什么,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在自来水公司十厂,没有人不知道是父亲在接济老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10年过去了,老齐活到50岁了,是知天命的年龄。父亲也30多岁了,正值而立年龄。这期间,父亲一周最少要请老齐喝一次酒,逢年过节还要给老齐的孩子和老母亲买点吃的穿的用的,他们像亲兄弟一样。老齐好几次在全厂总结大会上痛哭流涕地说,是德得厂长在救济我们全家,他的大恩大德我做牛做马也报答不完呀……

  在父亲55岁的那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没有人性与理智的年代开始了。此时的中国人,像打了鸡血,几乎每一个人都斗志昂扬地加入到批斗封资修的热潮当中,狂热地呼喊着:“打倒地富反坏右”、“打倒走资派”……有的人为了保护自己出卖朋友、家人,有的是为了忠于伟大的毛泽东思想,父子反目,夫妻成仇,你揭发我,我揭露他,社会陷入了一片没有人性、缺乏道德风尚的“革命”之中。

  老齐就是其中一分子。厂长、副厂长们一一站在了批斗台上,父亲的脖子上挂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打倒走资派德得”。批斗会是许多人自我表现的时候,发泄的舞台,大家你一言,他一语的,不是揭发就是批判,好不热闹。

  这一天,老齐走上台,指着父亲痛哭流涕地控诉说,“德得,你这个当权派,同志们呀,他曾经对我说,前门大街大观楼电影院是他们家开的。他还说,现在的中国版图都是他们老祖宗打下来的,以前中国的版图才360万平方公里,现在是过去的3倍。像新疆、西藏、台湾,都是他们满族人打下来的。他居然说,没有满族就没有现在的中国版图。放屁!他这是想复辟呀。他天天请我喝酒,同志们,我是喝了德得的毒酒了呀……”

  老齐边哭边控诉着,说到激动之处居然从身边一个红卫兵手中抢过一根木棍,用力朝我父亲的腰部打去,父亲大叫一声倒在了批斗台上。

  父亲被抬到了小黑屋里,既不给治病,也不让回家养伤,天长日久,父亲落下了病根,走路一瘸一拐的,才35岁呀,就成了残疾人。老齐因为揭发父亲,立了功,成为造反派的小头目,风光了几年。但是好景不长,“文革”终于结束了,老齐又回到锅炉房烧锅炉去了,父亲也又回到领导岗位,而且当上了正厂长。老齐见父亲不仅官复原职,还当上了正厂长,心里发虚。有人也对父亲说,像老齐这样忘恩负义的小人,您对他和他们家那么好,他不但揭发批斗您,还打伤了您,这种人就应该让他滚回家去,不然有机会还会害人的。父亲并没有回答,父亲的善是出了名的,他丝毫没有计较老齐。在全厂大会上,父亲这样说,“文化大革命”时期人们都处在头脑发热期,社会都扭曲了,人性能不扭曲吗?老齐在“文革”中的表现是过激了,但他有老母亲,有6个孩子,他要是没有工作了,家里怎么活呢?原谅也是一种美德,让我们大家都拥有一颗包容与宽容之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父亲的毒酒(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