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八百米深处


□ 孙少山

  作者简介
  
  孙少山,著名作家,山东胶南人。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198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八百米深处》、《盲流》、《黑色的沉默》、《大鱼》、《要塞》、《陡坡》、《我们的老六》、《出关》、《皮子》等中短篇小说集多部。短篇小说《八百米深处》获1982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全国煤矿小说奖、东北三省文学奖。现在黑龙江省作协从事专业创作。
  
  一、绝境之中
  
  地震之后,在距地面八百米深的煤层中有四名幸存者。这四个矿工被一块巨大的石板挤在了一个死角里,八个小时之后,他们靠一把斧头砍出了一条出路。正当他们为自己的活命庆幸时,却又发现一切往地面的通道全都塌得严严实实了,这等于说他们给活埋了。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行踪,他们是临时到这里来放顶的。即使地面有人准确地知道他们的地点又能怎样?正常掘法,掘到这里得半年时间。
  下面惟一的事情便是等待着死亡了。饥饿和寒冷将会一点儿一点儿把他们扼死。死神要玩弄够了才会收留他们。绝望像耗子似的在啮啃着他们的心,有的人忍受不了,呻吟起来。
  老工长张昆,一个五十五岁的瘦小的老头子,四十年的地下生涯,使得他那双小眼睛早已混浊不清,看人总是一副恶狠狠的凶相。此时更加冷气逼人,叫你一望就觉得脊梁骨发麻。
  他盯着每个人的脸看了一遍道:
   “别慌,还不到死的时候!”
  这话给了大家一线希望。据他说,如果他没记错,那么穿过这堵煤壁便是伪满时的采空区。万一能穿过这片采空区,便可以找到一个自然通风井,万一那风井没完全塌掉,也许可以爬到地面上去。总之,希望,是万分之一。
  冷西军抡起斧头狠狠地向煤帮劈了过去。这三十多岁的矿工是他们中最强壮者,斧头下去煤屑四溅,时而迸出火星,带一股硫磺气味。他似乎把绝望和恐怖都化作了对这煤壁的仇恨,一下比一下凶狠有力。要求生,第一步就是必须把这岩石般坚硬的煤帮凿穿。用一把斧头在平日这是连想也不敢想的,然而现在他们必须做到!
  四个人中,年龄最小的是小王,名叫王江,刚二十岁,一个没精打采的中学生,四个月前考大学落了榜。
  人称“呱哒板子”的是一个螳螂般长脖的中年人。一张嘴一天到黑“呱哒”个不停,干起活儿来却是草包一个。他见饿了一天的冷西军还有这般力气,吓得直吐舌头。
  冷西军佩服的只有张昆,这个人是条能咬牙的好汉,可惜又老了。现在开劈道路的重任理所当然地落在了他肩上。
  
  二、意外之声
  
  冷西军正一边想着一边干,突然他们一齐喊着要他停下来。他一愣,住了手。发现其余三个人全把耳朵贴在对面帮上倾听什么。
   “咚——咚咚,咚——咚咚。”
  这种有节奏的声音,只有人才能弄出来。他十分惊奇,走过去用斧头“咚咚”敲了两下,对面又相应地回答了两下,即使相隔二十米的煤壁,一边敲击另一边也可以听到。现在这声音都分辨得清那金属的尾音,可知相隔不过二三米。但无法通话,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哪怕只有半厘米厚也听不到人的说话声,所以无法知道那边是什么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