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系纳兰,幽思容若(散文)


□ 南映辰

大连民族学院2009级中文系南映辰

  顺治十一年甲午,寒冬腊月,漫天遍地碎琼乱玉,京城纳兰府里,容若降生。身为明珠长子,自然被视如珍宝,高居富贵,受尽荣宠。待这幼小婴孩他日长成翩翩浊世佳公子,自有几段温柔缱绻缠绵悱恻之情事流于市井,待人言谈。

  容若聪颖早慧,神童美誉,名满京城,纳兰世家荣耀之外又添一分灵性。字字珠玑,篇篇锦绣,历尽岁月淘洗,传于后世。人们小心翼翼地翻阅着年深月久,早已脆弱不堪的书笺,企图在字里行间窥到半点柔情,几分暗示:烛冷香残,帘幕蒙尘,满腹经纶文采斐然的贵族公子,正为谁而醉,为谁而泪?哀感顽艳,纯任性灵,是三百年前的才情,借字字句句绵延至今。世人皆知宋词卓著,可未读纳兰,怎知,清词亦美。

  诗缘情而旖旎,纳兰词多为情而作,至真至纯,至情至性,衬得人间更显污浊了些。只是悲伤肆意流露,又要唤起多少善感之人的忧愁,平添几多柔情女子的眷顾。这荒唐世间太多飘忽情缘似过眼云烟,也唯有爱得真切,痛得真切,方能动人心弦。人间能有如此痴情才子挥就这般情真意切的佳篇,于当时,于后世,实在是幸事。

  究竟何等佳人让容若甘愿终其一生为情所累?人们竭力在纳兰词作中窥探一二。那些隐匿在时光背后的氤氲倩影,渐渐清晰起来:青梅竹马的表妹,结发妻子卢氏,红颜知己沈宛,这些在人们的想象里亭亭玉立蕙质兰心的女子,要带上几许柔情蜜意,才能走入容若的内心?

  容若与表妹的传说,朦胧如梦幻,许是在情窦初开之时,情愫暗生,互为知音。这段感情,真纯至极,只是表妹敏感细腻,深知彼此之间隔着些许距离,故而时常对他若即若离,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这一番踌躇预示了日后的悲戚:心心相印,情投意合,终究逃脱不了命运的捉弄,他们似乎还来不及卿卿我我,耳鬓厮磨,便要无可奈何地向宿命垂首。虽有缘,却无分,表妹被选秀入官,官禁森严,咫尺天涯,再难相见。容若终于明白,纵然天生贵胄才华横溢,面对皇权,仍然是弱者,无从抗辩。况且在他看来,表妹入官即可享尽尊荣富贵,未尝不是好事,更无抗争之理。孰不知,官内伊人憔悴。对于容若,自此以后,任世间哪一条路,都不能与她同行,能做的,只有两两相忘,但用情至深,如何能忘?唯有将万千心事尽付词中,聊以遣怀,遥寄相思,也不枉动情一场。

  一日,消息传来,康熙皇帝为容若赐婚,娶两广总督、尚书卢兴祖之女卢氏,门当户对,珠联璧合。此时容若还未褪尽怅惘,一时陷入深深的忧虑:对表妹的怀想犹在,如何坦然接受另一女子?但心底又似乎泛起隐隐的期待,期待他的新娘助他割舍旧爱,走出阴霾。洞房花烛,良夜春宵,一双璧人卷帘而坐,那新娘美得宛如偶坠人间的仙子,轻启朱唇,柔声唤着新郎如诗的名字。无需太多言语,只一声温存,容若便可感知,他自是喜欢这般文雅娴静善解人意的女子,却也深知,自己到底无法彻底遗忘旧爱,不如就此将这份隐痛在心底掩埋,才不负了眼前注定携手一生的人,亦不负了自己。这上天赐予的绝代佳人,容若确应怜惜,红绡帐里,万般醉意,尽付温柔,年轻伉俪,朝夕相处间,感情笃深。转眼已过三年,容若原以为此生将永浴爱河,谁知,造化弄人,卢氏突然撒手人寰,离他而去。昔日举案齐眉,琴瑟相谐,而今生离死别,阴阳两隔,曾经以为会天长地久,但最终,却恨不能一夜白头二容若悲恸欲绝,何以慰藉?唯有翘首企盼,与他一样痴情的妻子,可以魂兮归来,以解追思之苦,但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缥缈魂灵岂能呼之即来,与他相伴。此夜红楼,天上人间一样愁,只剩浓情万千,凝聚心头,化作相思清泪,打湿了素笺,模糊了隽秀字迹,却抹不掉,那一片愁红惨绿,那一种愁肠百结。

  经此死别,容若心成灰烬,纵使才情为人称颂,却难以平复几番苦痛,也不过沦为人间惆怅客罢了。回想一路走来,钟情表妹却终不可得,深爱卢氏而今天人永隔,容若今生仿佛与美满无缘,总要在一往情深之后痛彻心扉。好在命运垂青这痴情才子,赐予他一场因缘际会,以挣脱苦情泥淖。江南烟雨里,即将而立的容若终于觅得红颜知己。她叫沈宛,飘逸如梦,聪颖灵透,琴棋书画皆通,与容若可渭志趣相投,他们虽相识不久,却也算得上倾盖如故。容若欣赏这诗样的女子,恍如浮萍的心又找到了栖息之地。在沈宛面前,他是一个纯粹的词人,愿为知音交付真情至性,一诉衷隋。沈宛亦把这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当做灵魂之唯一伴侣,今生今世,只求与他携手白头,但又不禁忧心这段邂逅,轻如萍水,离别时不过换得一次回眸。容若岂是薄幸之人,他早已决意与沈宛相守到老,遂带沈宛一同回京。他们心里清楚,若要成就这一段姻缘,必定波折重重,为纳兰世家所不容,但容若执意纳沈宛为妾,倒让沈宛安心了些。不出所料,明珠极力反对,在他看来,汉家女子,出身卑微,门不当户不对,成何体统。容若自是不肯妥协,暂且将沈宛安置在别处,得空便赶去与她相见。沈宛终究不是寻常女子,眼见容若辗转奔波,知道这并非长久之计,又不愿加深纳兰父子的隔阂,思量再三,只得含泪斩断这缕缠绵情丝,回到山清水秀的江南故乡。

  多一份遗憾,多一道心伤,三十一岁的容若,正值盛年,风华无限,谁料得到,他的生命已近枯竭。从来情深,奈何缘浅,那些令他魂萦梦牵的人,终不能常伴身边。纵然再繁华的世间,也不能让走向消逝的生命回眸一瞥,暮春时节,容若集南北之名流,咏中庭之双树,当晚与友人一醉方休,谁知便一病不起,七日后,溘然长逝,一路的哀恸,尽归尘土。

  花开得愈灿,愈让人不忍其凋零:容若家世显赫,才貌双全,文武兼修,卓尔不群,更难得情真意切,情深意浓,完美得不似这世上的人,当时与后世,对其皆不乏溢美之词。超凡如此,奈何是薄命之人,风华绝代,离世匆匆,韶华之年里,长眠痴人梦。

  怪只怪,情根深种。

  责任编辑一张明晖

分享: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3期  
更多关于“情系纳兰,幽思容若(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