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雷庄的第一次拍卖(小说)


□ 王海贝

  一

  雷庄的傍晚是美妙的,晚霞像一袭透明的红纱罩住了雷庄。雷庄的傍晚只可抓紧时间欣赏,只可小心翼翼地收藏,每一秒钟都那么弥足珍贵。

  可是在雷庄,鉴赏晚霞的人却根本没有,村民们都忙里忙外的,哪有那个闲工夫!不过,近一段时日,雷庄的支书雷大忠倒是经常伫立村头,独自面向晚霞,似乎在独享那一片片的天赐晚景,此时的雷大忠,想必还有心花怒放的冲动,心境一定像晚霞一样美丽着吧。而实际上雷大忠一点都不欣赏什么晚霞,他欣赏的,是雷山东坡上那片偌大的山地——那片瘦骨嶙峋的山地怎么会一下子成了金疙瘩呢?这太出乎雷大忠的意料啦!那一天,承包权拍卖的告示一贴上墙,二十几号人就找到了他,咋咋呼呼的,表示一定参加竞拍。一看那个热火朝天的阵势,中标价最保守估计也得突破十万。十万啊!这对穷得叮当乱响的雷庄来说,显然是个天文数字啊!这不仅能还清村里若干年赊这赊那的所有欠账,而且下一步,还可以搞个赚钱的集体项目,以便“鸡生蛋、蛋生鸡”地繁衍下去,也摘一摘雷庄空壳村的破帽子,让村里有点财力办点大事。

  雷大忠在村头向西眺望雷山,夕阳下的雷山,斜晖朦胧了山的细节,所有实物悄然隐去,只剩下了柔美的轮廓。山也是有体形的,山也有瘦的有胖的,有高的有矮的,也有像女人的。收了秋,漫坡里,俨然一幅长卷水墨画,洁净,静谧。山坡上所有的植物,此刻商量好了一般,一块落了叶子,敛起绿色,把生机深深埋进了土里。天蓝着,那种“蓝”,绝非凡间的蓝,凡间的蓝,是染料绘就的,是不透明的,而天的“蓝”是清澈透明的,一眼能看见天底儿,此时,几朵白皙的云,恰到好处地点缀着。

  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时节里,雷庄就开启了拍卖雷山大荒的程序,这也是村史上首次拍卖荒山使用权。

  二

  雷大忠清楚,拍卖这玩意儿,最关键的是“程序”这东西,在电视上也都见识过,一个人站在台上,一手举着指头,一手握着小锤,眼睛滴溜溜转着,嘴里不停地喊着,“两百万、两百万、两百万……”连喊三遍,小锤一落,成交。但是,真正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这段时间,雷庄的“村两委”成员也不知道是第几次开会了,反正一有空就聚起来拿捏,一班人吞进来、吐出去、再吞进来、再吐出去,细嚼慢咽地反刍拍卖程序的细枝末节。

  雷庄的“村两委”班子,还是蛮不错的。最德高望重的,当然是雷大忠,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老复员军人,那可是真刀真枪啊!雷大忠的威信在雷庄是公认的,他干过会计,干过文书,一直干到现在的村支书,可以说,雷犬忠在雷庄,恰似大荒里那棵参天的老柳树,树大根深,能遮风挡雨。

  雷庄“村两委”主事的,数算起来就四个人,除雷大忠外,就属村委会主任小石了,按照庄乡辈份,雷大忠还是小石的表叔呢,小石很敬重雷大忠,绝大多数场合小石就喊雷大忠“表叔”,但有个别场合也直呼“老雷”。再一位村干部就是村会计兼文书“眼镜”了,这位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农民,是一位曾经复课多年、几次名落孙山的资深高中生,如今这位“眼镜”已是满脸的沧桑,但无论怎样都不得不承认,“眼镜”是雷庄最接近大学的人。第四位村干部,就是大莲了,支部委员、妇女主任,还兼着计划生育那一套。大莲长得也蛮好,干净利落,脆生生的,跟个水萝卜一样,稍远些看,青枝绿叶亭亭玉立的,马尾辫儿一甩一甩,还真像个未出阁的大闺女:稍近些看呢,倒也饱满,奶大腚大地直走滚儿:再近些看呢,就能看到唇线、眉梢、白嫩的腮,还有满眼的生动,还能闻到果实透熟的香味儿。另外,大莲还是雷庄喜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这村民们都知道,如此坐相的女人都不是善茬子,是顶闹的,泼泼辣辣,荤的素的都能来。

  镇干部们一进雷庄村委大院,都会一下子谈笑风生起来,都会半真半假地开玩笑,意思里都多多少少影射着大莲。有了大莲这个影射物,干部们的谈兴就会越来越浓,心情就无比舒畅,就大有不虚此行之感。 唐副镇长和雷庄最熟,都熟透了,每次来雷庄,都像到了自己家一样,从不拿自己当外人,还故意找茬儿日娘日娘地骂,每逢骂日娘,大莲都在场,只是大莲左耳听右耳冒,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唐副镇长就挺来劲儿,就把玩笑不断升级,直到让大莲开口。比如,唐副镇长会让大莲午饭时杀一只什么什么尝尝鲜儿,就对大莲说,“中午吃不到那个什么什么肉,就杀你吃。”大莲听了,眼睛就毛毛楞楞的,就回应唐副镇长说,“你现在就杀了我,省得我杯盘碗盏地忙累!”唐副镇长就说,“你以为我不敢吃人肉?没看过《三国演义》吗?里面有人就杀了自己的老婆,给刘备炖肉吃。”大莲说,“想学人家呀,那你也回家杀了自己的老婆,”唐事镇长应该说,“我老婆的肉哪有你的肉好吃。”大莲就笑着,一挺胸脯,眼一闭,迎上去,“好,你现就动刀,不敢杀,就是个四条腿的……”唐副镇长挨了大莲的诨骂,眼睛却笑眯眯的,满面含春,一点都不生气。大莲的玩笑是分得清“里间外间”的,这是村里其他女人没法比的,尽管和唐副镇长这些领导们都闹到了底朝天的份儿,可等领导们一走,她大莲还是大莲,正正经经的,该叫婶叫婶,该喊嫂喊嫂,该咋样还是咋样。

分享:
 
更多关于“雷庄的第一次拍卖(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