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异端的权利


□ 萧夏林

《你要我说什么》为我们讲述的是小说最热爱的故事———爱情与婚姻的故事:“我”神圣的爱情,母亲失败的婚姻。作者古典的爱情观念和传统的文学叙事,让这篇小说在身体写作的主潮中别具一格,表达了异端的坚定与执著。
“在我做新娘之前,我不能容许我那块圣地被亵渎,我一直将这作为我保持独立自尊的一个前提。”这是“我”的爱情与婚姻的坚定宣言和旗帜。也是“我”的爱情实践与坚持。“我”的坚持我的清醒,来自母亲在爱情和婚姻中的失败。在母亲看来,母亲的婚姻的失败,就因为被父亲欺骗失去了贞操,失去了自尊,失去了爱情与人生的自主权而痛苦悲哀一生。“我”继承了母亲失败的遗产,不仅把“禁果”“圣地”看作爱情的象征,爱情的最高境界,还把它看作女性独立自主的标志。当然,这也是作家的意志。
“我”的爱情观在这个时代看来可能是荒唐的可笑的,不可思议的,但这就是人类漫漫的历史,是人类婚姻与爱情的背影。在这个背影里诞生了无数的文学经典和人类永恒景仰的爱情。她曾经是千百年来人类异端和另类们在追求性自由和开放道路上的敌人,没有想到仅仅10年的时间,她在中国就土崩瓦解,成为历史,“我”竟然成为实实在在的异端和先锋。昨日的另类异端的理想已经成为时代的主流和普遍的人生,形成强大的压倒一切的新的传统。但在这种叫“现代”的新的传统的婚姻和爱情里,我们看到的是赤裸裸的商业和金钱,是物欲性欲狂热的消费与疲惫,爱情在欲望的大地上斑驳凋零,踪影难见,似乎也随传统而去。爱情难死亡,包括在我们的文学里。
“我”虽异端,但这个异端却是斑斓的爱情。
“我”因坚定拒绝“现代”太传统成为校园绝对另类,成为这个时代的异端,“我”也寂寞,我也渴望灵与肉的激情,因为“我”毕竟为神圣的爱情而信仰着坚持着追求着。
我们应该为“我”的传统“我”的异端大声喝采,不仅仅是要尊重异端的权利,而是因为“我”使单向度物欲时代的爱情主流产生了多元,保持了多元的一种精神存在,虽然她很脆弱。
寂寞孕育了这篇小说的爱情。寂寞也孕育了这篇异端的小说,使这篇小说在语言的蕴藉、叙事的客观冷静中,闪烁着文学的召唤与期待,洋溢着汉语的纯净与清澈。所以,寂寞也就成为青年作者琚静斋的文学立场。
文学是苦闷的象征,写作是寂寞的事业。所以,当写作远离寂寞,成为金钱的狂欢与裸奔时,文学就与我们告别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