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闵维方的选择


□ 王宏甲


精彩点击:今日之教育,就是未来之中国。3亿学生,比美国人口还多。21世纪的中国,是在这些孩子们的身上滋滋地生长着的。这是牵系千家万户的事,也是关系整个民族素质与前途的事。

小 引

当新兴生产力出现,教育就会发生巨变。譬如1840年工业浪潮冲击中国,林则徐喊出“师敌之长技”,这个“师”字便道出了要“学”。学什么?学敌人的“先进技术”。这就是从“教育”喊出的第一个声音。
可惜历史上一个正确的声音要上达天听,以至被倡导成国民共识,太难。20年后,圆明园被焚,在付出更惨痛的代价后,清政府于1862年办最早的洋务学堂“京师同文馆”,教学外语,后增设数学、化学物理等科。1898年建京师大学堂。1904年颁布新学制,各省皆办大、中、小学及中等专业学堂。 1905年经慈禧同意下诏废除了沿用1300多年的科举制。19世纪的中国教育主要是教授“四书五经”,20世纪才全面教学文、史、地、数、理、化等,中国的教育开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20世纪末,以计算机为代表的新兴电子产业在美国崛起,就如同蒸汽机在英国崛起的时代那样,正深刻地影响整个世界,中国的教育也必将发生重大变化。譬如不少高校已经合并,为什么要合并?多年前,当闵维方提出“中国高等教育必须走‘内涵式’发展的道路”时,还很少有人了解高校合并有利于资源共享,而资源共享正是知识经济的典型特征,资源共享才有利于在有限的国力条件下尽可能扩大高校招生,使更多的中国青年实现自己的大学梦……这只是闵维方主持的一项研究。
闵维方先生多年前为此的奔波,早就有了奔腾的蹄声,我们却不一定认识。当然,这大事不可能是闵维方一人所为。闵先生在其中的努力即使不为人知,历史也一样前进的。然而他令我尤所敬重,不仅因为他的成就,更因为他曾经是个矿工,“文革”中学业中断,大学梦似乎就埋没在矿井里了……多少年来,数不清的中国学子以能成为一名北大的学生为自己辉煌的梦想,闵维方如何从一个井下采掘工变成今天的北大教育学院院长、北大常务副校长呢?这是个奇人。他是在“文革”刚结束,教师被打被辱的伤痕还伸手可触时选择了从教。他认为高考中断10余年,中国最大的损失就是教育的损失。他选择从教不只是想当一名教师,而是妄想以自己的努力去挽回一个民族在教育方面蒙受的巨大损失。
一个人年轻时敢有大志并不鲜见,但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做到呢?谁会想到,若干年后他首先在美国斯坦福大学4年攻读下包括“博士”在内的3个学位!美国人惊叹不已。因为这是斯坦福这所世界名校此前从来没有人做到的事。
一个科学家,能把科研成就开发为现实的生产力,是了不起的。一个教育家,能把沉默的研究变成国家的政策,从而对整个民族的教育发挥作用,就更了不起。
闵维方的经历是个奇迹。我给我的正读大学的儿子讲述闵维方,我知道,这并不是为了闵维方。曹操曾说“生子当如孙仲谋”,我不敢幻想我的孩子成为闵维方。但我可以想,中国像闵维方这样的人并不是太多。一个伟大的民族是应该有更多这样的人的。他的人生决策、自学方法、留学经历、人生成长和成功,都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浓郁气息,有助于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撩开知识经济、高等教育神秘的面纱,去认识这个时代和我们自己。

矿工生活

闵维方1950年10月21日生于沈阳。父是铁路工人,因工作调动,铁路把闵维方的童年从东北牵到了北京。1963年他考进北京八中,喜欢物理,曾用积攒的钱去买了万用电表、电烙铁等工具和材料,开始自己折腾无线电装置……然而初中尚未读完,爱好物理的探索被打断。1968年发生了“武斗”,很多地方停产,山西许多煤矿也不出煤了。“为了保证中南海的用煤用电”,进驻学校的解放军奉命挑选一批青年学生去挖煤。这个盛夏,300名北京西城区的中学生被集合起来,唱着毛主席语录歌,开赴京西门头沟煤矿。走在队列中的青年学生不仅有北京八中的,还有北京四中的。如果历史没有中断他们的学业,他们都将是北京市最具高考实力的学生。闵维方不满18岁,走在300男儿中。
不到两个月,一个同学被砸死在井下。所有的同学都被震撼。又一次井下事故,闵维方也被砸倒。一位老矿工把他背出坑道。“那时我紧紧地搂住那矿工的脖子,就像小时候紧紧搂住父亲的脖子。”闵维方说。
我相信闵维方一生中一个极重要的时期出现——在井下,在石头砸下来的时刻,在社会生活的底层——青年闵维方的大脑里已不只是在关心物理,更在学习一种先前并未特别意识到的东西,这种东西叫感情,与劳动大众的感情。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