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先睹为快


□ 张大明

  读《徐懋庸杂文集》札记
  
  孔乙己偷书,人所不齿;徐懋庸被称为“知识界的乞丐”,人以为荣。人非生而知之,乞知识,求学问,有什么不好呢?
  徐懋庸出身贫寒。小时候,帮助父亲沿门叫卖纱筛,他随身带着书,一有空隙就读几句;自己买不起书,村里谁有,他就去借来读。“我真象一个饿得不论草根树皮都要吃下去的乞丐似的,把能够借到的一切书报,古的,新的,科学的,文学的,杂乱无章地看进去,看进去。另一方面,又怀着象想混进富家的厨房饱吃一顿的心愿,兀自寻觅着进学校的机会。”(《一个“知识界的乞丐”的自白》)苍天不负有心人。他读了小学就能教小学,读了初中亦能教中学,而且还受欢迎。不仅如此,他日后的发展更令人惊叹。他仅止读过初中,但他成为很有成就的杂文家;他能顺畅地翻译法文,日文、俄文也粗知一点;他古文很好,旧体诗词写得漂亮;在延安抗大,他教政治经济学和哲学;解放后,他长大学,后又在哲学研究所当研究员,研究西方哲学。
  他有天才吗?也许是的。但天才的知识和才能也并不是从娘胎里带来的,而是靠后天一点一滴地积累。勤学多思,是徐懋庸的格言。他一生爱学习,手不释卷,什么书都读。他到同事或亲戚家串门、作客,常常不跟主人寒暄,不参与聊天,而是去浏览别人书架上的书,见到自己没有看过的,就抽出来,独自静静地读,旁若无人。因此,他具有广博的知识,古今中外,文史哲经,似乎都知道;写起文章来,要啥有啥,如探囊取物一般的容易。他更注重多思。光学不思,脑子让别人跑马,于己并无益处;或仅只充当储物的仓库,杂乱无章地堆了一屋,但究竟有哪些东西,它们的规格、性能、用途怎样,却不了了。只有经过自己的思考、过滤,弄懂它,掌握精神实质,化为自己的思想,才能取精用宏,随手拈得来,用得上。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保持独立思考。一九七四年,我以“批林批孔”的时髦观点看《红楼梦》;当我带着这个问题,偷偷地去请教他时,他断然否定那样曲解《红楼梦》。他说,《红楼梦》写的是统治阶级不能照旧统治下去了,被统治阶级不能照旧活下去了的矛盾运动,而非什么批孔评儒。他教我读马列的基本原著,在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的结合上来研究所有的经典作品,才不会迷失方向。
  徐懋庸一生坎坷,常处逆境。一九三六年一封信,鲁迅与之绝交,同志们对他也不满;五十年代,先是长大学不顺心,后是被打成,右派;十年浩劫中,他以三十年代就“反”鲁迅、鼓吹“右倾机会主义”的、“卖国投降”的“国防文学”口号,再加“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的罪名,被作为牛鬼蛇神,强行专政。但是,关也好,斗也好,打也好,他对党和人民的坚定信念不变,共产主义的理想之光不灭,他坚强地活下来了,而且能吃能睡,照旧不斗就读书,就写作。生命不息,学习不止。
  这个“知识乞丐”的成才之路,是发人深省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