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富春江三题


□ 寓 真

达夫故居今何在

杭州到富阳,四十公里,路新修过,差似高速。中经受降镇,即是日本投降当时,中国政府接受驻浙日军投降仪式的地方。进入富阳城区,是一条宽阔大道,名为迎宾路,显然是近年扩修的。
富阳富了,财政年收入20亿,为全国百强县之一。自从“发展是硬道理”以来,举国大兴旧城改造,老街旧市拆除无遗。前几年在城市中,到处可以看到老房子的墙壁上用白灰或黑墨大大地画一个圆圈,圈内写着一个醒目大字:“拆”。现在我还时而想起,那个“拆”字是多么的威武。贫困县都不甘落后,造出了八车道的大街和容量数十万人的广场,何况富可敌国之强县呢。
我游富阳,是因为读过郁达夫的描写有关,对富阳的美丽风情向往已久。一到富阳,首先想去看郁达夫故居。也是一到富阳,才知道郁达夫故居因为拓宽街道的原因,迁移重建了。
“那一条流绕在县城东南的大江哩,虽因无潮而杀了水势,比起春夏时候的水量来,要浅到丈把高的高度,但水色却澄清了,澄清得可以照见浮在水面上的鸭嘴的斑纹。从上江开下来的运货船只,这时候特别的多,风帆也格外的饱;狭长的白点,水面上一条,水底下一条,似飞云也似白象,以青红的山,深蓝的天和水做了背景,悠闲地无声地在江面上滑走。”这就是郁达夫描写的故乡的风光,当年从他住的二层楼上就可以看到的富春江。
现在重建了故居,仍然在富春江畔,而且更向江边移了,然而却看不到当时的景致了。上游筑了大坝,拦成水库,江水的水势非比从前。有了公路和铁路,水上运输已成颓势,风帆的诗意更是消失殆尽。污染日趋严重,水色也没有了以往的清澈。富阳之富,造纸业是支柱产业,当地朋友还特意送给我几令宣纸,但说到造纸时,没有人不为其严重污染水源而深深忧虑的。
重修过的故居,三开间楼房大约仍是旧模样,只是楼前的院子似乎变小了。郁达夫是描写过那个“大院子”的。“太阳洒满了东面的半个院子,有几匹寒蜂和耐得起冷的蝇子,在花木里微鸣蠢动。靠阶檐的一间南房内也照进了阳光,那小孩只静悄悄地在一张铺着被的藤榻上坐着……太阳光漏过了院子里的树叶,一丝一丝的射进了水,照得缸里的水藻与游动的金鱼,和平时完全变了样。”现在,南房没有了,藤榻没有了,鱼缸和金鱼没有了,郁达夫童年时坐在藤榻上看书的样子,伸手到水里捉日光而掉人鱼缸的情景,也就都无从想像了。
据郁达夫记述,当年富阳这一个小的县城里,“三个铜子一碗的茶店”和“六个铜子一碗的小酒馆”,竟有五六十家之多。虽然郁达夫把这些茶店酒馆称之为“蟑螂之窟”,但还是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市民生活的浓浓气息。在郁家不远的大江边上,就有这样的两处“蟑螂之窟”。郁达夫小时候跟着家中的使婢到江边洗菜,回家时要慢慢走上码头,再走进城垛,沿城向西走一段,从一条小弄走进去。他家的住宅在这条小弄中的一条支弄里头。现在重修了的故居,出了大门直到江边是一片空旷地。回望三开间楼房的背后,却是耸立着高层的居民宿舍,把这故居压得局促不展。小弄、支弄都没有了,小城文化也不复存在。
郁达夫的《自传》中最动人之处,是他少年时恋着赵家少女的“水一样的春愁”。和郁家住得很近的赵家,门前是一排柳树,柳树下还杂种着些鲜花。“当浓春将过,首夏初来的春三四月,脚踏着日光下石砌路上的树影,手捉着扑面飞舞的杨花,到这一条路上去走走,就是没有什么另外的奢望,也很有点像梦里的游行,更何况楼头窗里,时常会有那一张少女的粉脸出来向你抛一眼两跟的低眉斜视呢!”然而,这所住宅没有了,柳影和杨花没有了,即使郁达夫重生,也不会再有“梦里的游行”,不会再有“水一样的春愁”了。现代化城市的建设和破坏,使一切诗意和美感化为乌有。
郭沫若曾经说过:“富阳是风光明媚的地方,达夫是生在这样地方的人,我相信他的诗文清丽是受了这种客观环境的影响。”
照此说来,如果郁达夫诗文之清丽,是依赖于故乡风光之明媚的话,那么,现在的富阳,已经不具当年风光,所以也就不会再有清丽的诗文生成了。从这种意义上说,喜欢郁达夫作品的读者也就不要再去富阳,不要去看郁氏故居了。看了重造的故居,从作品中得到的许多美好的感受反而会遭到损坏。

钓台昔日的诗的神灵

郁达夫的《自述诗》写道:“家在严陵滩下住,秦时风物晋山川。碧桃三月花如锦,来往春江有的船。”诗后自注云:“家在富春江上,西去桐庐则严子陵钓台也。”1932年他在故乡避难时,曾往钓台一游,并写下了散文《钓台的春昼》。
钓台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旅游胜地,交通便利,不用像郁达夫那时先坐火轮再坐帆船了。从富阳驱车,一个小时就可到达桐庐县的富春江镇。此地又名七里垅,有渡口乘船,溯水而上,两侧山峰峭拔,水流急湍,即是小三峡。小三峡的中段称为子陵峡。只见江峡岸上、悬崖脚下,山林掩映中有亭台牌楼,粉墙黛瓦。“严子陵钓台、天下第一观”,十个大字赫然题于壁上。船靠岸后,拾级而上,有严先生祠、客星亭等处可游。诗文碑园是近年新添景观,一百余方诗碑在山坡上蜿蜒散布,书法良莠不齐,好诗甚少,大多是“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一类的陈词滥调。错落其间还立着二十来尊历史名人的石像,更是粗劣无可取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