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秋


□ 王 鸿

  一
  这海,怎么不说一声就跟翔仔一样哭了。
  风呼啦啦地从遥远的海面刮来,掀起丈把高的浪涛,又一个个摔碎在港边的石岸上,像受伤的怪兽般骇人地嚎。天空坍塌得不可收拾。当最后一丝亮色被愤怒的海水吞噬,小石屋便战栗着沉入慌乱的黑夜。
  这是台风在湄洲湾登陆的第一夜。胆小的翔仔,又一次被吓哭了。
  “翔仔不哭。”外婆叹了一口气,摸起身边最后一根火柴,“哧”地擦了。老油灯便在翔仔的哭声里亮出锈而黑的影来。可那该死的风又钻进了门缝。灯光再也无法安宁了,忽明忽暗地照着小屋里的一切。一张破渔网就搁在墙旮旯里,上面还挂着两把梭子。
  外婆再也坐不住了。她从壁龛里摸出三根香,就着油灯点了,小心翼翼地插在妈祖神座前,虔诚地拜了拜。正当她低声祈祷时,紧闭的柴门被急促地敲响了。
  “阿霞!”外婆几乎是一步扑到门前的,她的胸口跳得厉害,连拉两下才把木栓拉落。一位十四五岁的姑娘闪了进来,浑身湿淋淋的,显然是叫涌上岸的浪打着了。
  “万叔回来了没?”外婆急急地问。
  “回来了!快到港时撞到台风,差点翻了船……”
  “那,那你爸呢?”
  “爸,他们说没碰到,不晓得……”
  一阵风猛地撞开没关好的门,油灯顿时熄了。
  “阿婆!”翔仔惊叫一声,一头扑进外婆的怀里。
  小石屋瞬间坠入黑暗的深渊。只有那炷香红红地闪着,像是台风夜的眼。
  “唉,偏是这时候火柴用完了。”外婆在黑暗中喃喃地说。
  下半夜,当外婆家的屋顶上飞走第七张瓦片时,台风雨也鬼叫似的来了。雨下得极大,砸得屋顶嘣嘣直响。外婆紧紧地搂着翔仔,未曾合眼地捱到了天亮。
  第二天早上,风势稍稍小了,雨仍往死里瞎泼,但外婆还是披上蓑衣踉踉跄跄地出去了。石岸边有棵棕榈断了,上半截早被扑上岸的海水卷走。外婆的心抖了一下:一棵棕,一条命哪。
  外婆冒着雨走到东边妈祖庙的场院去,那儿地势高,看得到港边那一字排开的船只。
  这是个位于湄洲湾北岸的古港,已有千把年的光景了。传说中妈祖林默,就诞生于北宋时这儿的一户林姓人家。据渔村的老人说,林默升天之前,沿着港边种了九十九棵棕榈。于是,后来渔村就有了九十九只锚,和九十九面帆。
  可眼下有棵棕榈折了。外婆的眼皮使劲地跳着。
  翔仔的外公林三爷是村里有名的舵公。上个月中旬,他满载一船土产上宁波去了,说好中秋前回来。可明天就是中秋了,左等右盼,就差他的船没回港。
  不是说中秋前就要回来吗?外婆心神不宁地回家。一路上,她的眼前都晃动着白蒙蒙的一片海水,上面正漂着那段被台风刮折的棕榈。
  
  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