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佛罗伦斯记


  将近两百年前,拜伦去国,自放于欧陆,在意大利流留最久,尤其在威尼斯。其间他两访佛罗伦斯,对文艺复兴的艺术并不重视,却说美术馆中游客太挤,深以为苦。佛罗伦斯游客之多,似乎一直延续至今,因为今年八月,我也在拥挤之列。不过我的心情,进香多于游乐。佛罗伦斯之地,是我的唯美之旅:那许多久仰的绘画、雕塑、建筑,都在中世纪那名城之中。

  不到一百年前,徐志摩游学欧陆,把佛罗伦斯的意大利文原名Firenze译成“翡冷翠”;大家艳羡不已,认为绝美。其实这译名根本不合真相,因为佛罗伦斯在鸟瞰之下,鳞次栉比,起伏绵延着一片陶红的屋顶,看得人眼热颊暖,根本不冷,更不翡翠。四野的森林倒是绿意怡人,但是整个市区没有现代的摩天大厦来唐突中世纪,或冒犯文艺复兴,真不失和谐典雅。

  八月初我和家人从各地飞去意大利,在里伏诺上了邮轮“交响乐”号(Sinfonia),在西地中海漫游了七天,停靠的港口包括蒙特卡罗、瓦伦西亚、依比沙、突尼斯、卡塔尼亚、那颇利,最后仍在里伏诺上岸,去佛罗伦斯小住一星期。我们预定的一家所谓“公寓旅馆”,不偏不倚,正在怀古念旧的市中心。门高厅敞,二楼磁砖铺地,挑高略如当代的三楼,却有古色古香双扉开阖的电梯辘辘可乘,否则也有宽坦的铁梯三十八级可上。我们(亦即二老)和季珊住的套房,楼中有楼,上面的一半悬空,另有楼梯可扶缆索而上。上面的半楼又房中有房,可住三人。季珊好奇,挑了上楼;我们就住在下楼:长桌上有一大盘,累累盛满了苹果、葡萄、李子、水蜜桃、葡萄柚。青葡萄饱满新鲜,粒粒可口。紫透的李子熟而不酸,出人意外。水密桃则软硬适中,汁味俱胜。满盘丰收,视觉上是西洋画理想的“静物”。满口甘冽,味觉上令饕餮客有身如牧神之感。这一盘口福,三人在早餐前先尝,足足享用了三天。

  除此桌上尚备La Badessa白酒一樽,高脚的玻璃杯一对。壁灯辉煌,设计别致,有巴洛克风。壁高而宽,各挂人物油画,为文艺复兴体,眼神灼灼,有意无意地随我们转瞳。豪华亮丽的窗帷长垂直落,高可三人。衣橱、书柜之类,不但坚厚,而且顺手。钥匙应手开关,毫不迟钝;体贴的是,为防客人遗失,还系上了流苏花穗。下楼主卧室一隅通厨房,面积不大,却玲珑紧凑,炉灶、冰箱、微波炉、洗碗机、高脚凳,一应俱全。杯壶盘碟,刀叉匙杓之类,各有抽屉,不但成套成组,而且都有烙记,一时我们喜出望外,醒悟这里原来应是钟鸣鼎食之家。准此,则当年梅迪琪望族必更豪贵,可想而知。

  更高兴的是,我们的长巷Via dei Servi,一端朝着西南,尽头有楼巍然矗起,天为之窄,视觉的印象是耐看好看的低调橘色,那便是远近共仰、出现在一切封面上的Duomo大教堂了。

  我们不远千里来游佛罗伦斯,志在乌菲琪美术馆,不过珊珊从美国预约的入场是在八月十日,所以到佛城次日,我们便就近去参观大教堂了。Duomo的全名是Ca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 Fiore,大圆头顶上更拔起的顶阁(cupola)独领风光,全名为la cupola di Filippo Brunelleschi。排队等候进场的长龙令人裹足,我们就退而求次,买票进了大教堂对面的珍藏美术馆,所谓Opera Museum,发现里面的展品出乎意料地丰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