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失语者(组诗)


□ 若 寒

  失语者
  
  对于生活,他无力表述
  他的脸庞向着夜晚打开
  孤独总是杂乱地拥来
  有时候,他手足无措
  耳朵里填满了暗夜的风声
  他的步履艰难,疲惫上升到喉部
  像是经历了一场巨大的灾难
  
  他的声音像一些破碎的青瓷
  被时光打磨,被一群远处的鸟
  当作圆润而风雅的玩具
  在更多的夜里,听不到任何动静
  他偶尔冲动的目光不再闪亮
  兴奋总是一直跌落
  在地上摔出短暂而清脆的声响
  
  农事颂
  
  他们说起秋天,颗粒饱满的粮食
  就开始启程。这些熟透的语言
  在秋天的阳光里欢快地交流
  他们咬耳朵。窃窃私语
  或者把自己变成幸福的诗人
  亲人一样拥抱遍地的意象
  你说,这该是一个怎样的秋天
  明亮的果实挂在庭院
  粮仓里囤满了丰收的秘密
  
  只有父亲,他总是在醉酒之后
  把自己弯成一株直不起腰的高粱
  虚妄扔给大地。充实留给自己
  在那干净的秋天深处
  河流淌过他宽厚而坚实的胸膛
  
  蜀南吟
  
  在蜀南竹海的深处
  我注视一丛阴冷覆盖的野草
  这是卑微而旺盛的植物
  这是阳光不曾照耀的孤岛
  
  也许在潮湿的竹海深处
  多少命运被悄然遗忘
  这些不曾枯死的绿色
  它的安详让我无处躲藏
  
  它们被种植在生活的低处
  爱一切的沉默、雨露和天空
  爱一切茁壮成长的人们
  哦,这些矮小而柔韧的孩子
  从不会仰视别人的头颅
  大地却赋予你高尚的灵魂
  
  春天记
  
  在春天,果实们总是幸福地
  从沉睡中醒来,欢呼跳跃
  它们向着躁动的田野和矿山
  向着奔跑的牧马、恋爱中的人们
  露出红彤彤的脸
  这个春天雨水充足,阳光和煦
  它们伸懒腰,享受着枝头的温暖
  
  而有多少内心苍白的人
  他们耻于为一枚果实歌唱
  他们总是摆出演讲家的架势
  开始与春天计较冷暖
  在无数夜晚,挥霍彼此的身体
  哦,春天没有干涸的梦
  弱小的手已经为你掌起明灯
  
  司马台
  
  你终于能直起腰来
  站在寒冷的高处
  不说话,甚至
  不曾有一个字写在脸上
  哦,那么高,那么寒冷
  你黑色的骨骼
  主要由沉默构成
  
  决不肯把腰弯下去
  沿着越来越细的孤独
  大风攀援而上
  仿佛一场失语的表演
  惊动了台下不说话的观众
  
  我站在司马台的长城
  想哭却哭不出声音
  
  麻雀事
  
  我听见今夜有一些北风吹过
  麻雀在窗前叽叽喳喳
  哦,这样一个高度
  刚好低于天空的雾霾。就像
  生活低于理想,信念低于期望
  一只麻雀蜷缩在窗边
  穿透坚硬的玻璃,觅到我的灯光
  
  除了灯光,温暖的还有小米
  一种北方大地上广泛种植的作物
  一种养活我茁壮成长的粮食
  而此刻,我将一撮小米堆在窗台
  我的孩子们,这些饥饿或困顿的麻雀
  给你们一些昏黄的灯光和干瘪的粮食
  我也饥饿,也困顿,可我无法在阴暗的夜里
  发出一丝声响。当我喝完这壶酒
  也许,天就亮了
  
  雾之歌
  
  我知道,初唐这些苍茫的大雾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