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兴安岭(组诗)


□ 马行

  大兴安岭

那么多的树齐聚大兴安岭,肯定有什么事情

在发生

我不是参与者,却是见证者,那一棵棵站立

不动的树就是一个个听众

那哗哗作响的树叶,那一份份会议材料,肯

定有着某些不为世人所知的秘密

为何选择此地作为公开会场,谁又是主讲

者?我抬头望去

但见几朵云彩,正在大兴安岭的上空缓缓飘

移……

  局原花

一路北下

我找到了你的帐房

你却开着卡车,陪着父亲到更远的地方

贩卖羊毛去了

这北方的四月

因为山坡的连绵和起伏

更显开阔

我不知你何时归来,但我看见天空几朵云

正在北移

或许,它们会把我的到来

还有我的想法,告诉你

现在,春满大野

风在等你,我在等你

而高原上所有待放的花儿,也在我身旁,翘

首等待你的一声令下

  小镇

拖拉机,突突突

装修房子的电锯,嗡嗡嗡

火车站的老挂钟,时走时停

我在小镇上的生活,比起祖国的北京时间

整整慢了一刻钟

  在草原上

起点是一棵小草

终点是另一棵小草,根在土里

看不见

仔细地听,隐约可闻的,是辽阔大地缓慢而

又深沉的呼吸声

  这儿

这儿有黄河的水

这儿埋藏着黑黑的石油

抽油机旁,常有眼含泪花的

迷路羔羊

这儿的老火车

是五十年代的那辆

白天它在家中

晚上,它在去远方的路上

这儿有个人,是我表叔

他曾唱着歌,爬上高高的钻井架

却像鸟蛋一样

掉了下来

这儿的月亮

我最熟悉,它新涂了油漆

就挂在

离我不远的野营房顶上

  日落大黄河

浊浪地上涌

哪方水,是巴颜喀拉山的融雪?

哪方水,是三门峡漩涡,壶口的瀑布?

一排浊浪过后

又一排浊浪

此刻啊

风在风里滚,云在云上行,我看见落日如血

向着天边流

  石头

石头那么多,只有你

是我的小石头

石头那么硬,只有你在黄昏里

不经意遇到我

石头那么多,只有你

让我看到世界的小,尽管我至今不知你爹妈

在天山主峰,还是更加苍茫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