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断线的风筝


□ 张 玲




向虹在拿到离婚证的第二天就飞到了昆明,这是她的第一次旅行,她感到自己就像那断了线的风筝只好漫无目的地飞了。她不想追究那线是自己挣断的,还是放风筝的人扯断的,总之是断了。当她踏上昆明的土地的那一刻,就有一种飘浮不定的感觉。这种感觉仿佛要使她绝尘而去,虽然她极力压抑,这种可怕的念头在她的潜意识里还是时不时地冒出来。
向虹出了机场,正不知该往哪里去,这时有一个小伙子向她走来,他说,小姐来旅游的吧,上我们旅行社吧,你想到哪里去玩她还没有回答他,又有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拉着她的膀子说,阿姨,我们这个团只差一个人了,我们的路线是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下午游世博园,车就在那边,你一上车就可以走了,今晚就去大理。她曾经看过英国人詹姆斯·希尔顿写的一本《消失的地平线》的小说,她想就去看看香格里拉。她心中的香格里拉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是她心目中的一片净土。所以当小伙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打断了他,说她决定跟这小姑娘走了。小伙子失望地离开,又去寻找新的目标。
小姑娘将向虹带到机场旁边的一家旅行社,有一辆中巴车停在那里。向虹交了钱后,小姑娘高兴地说,阿姨,祝你玩得愉快说完她又向机场方向走去。向虹朝她挥了挥手。
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位导游小姐将向虹和一位中年男人带上车,只有最后两个座位是空的,那男人将里面靠窗的座位让给她,她只好在那里坐下。男人友善地朝她笑了笑。他看起来三十多岁,有一张白白净净的脸,笑起来很好看,但向虹却觉得他的笑给人一种坏坏的感觉。向虹没有理睬他,她那张冷艳的脸上写满了疲惫。
车子开动后,导游小姐说,各位团友,你们好,欢迎大家到昆明来,我姓李,是我们这个旅行团的全陪,你们叫我小李就行了,我将和大家一起度过五天的美好时光。李小姐还没有说完,向虹身边的那个男人马上站起来说,请问李导小姐,什么叫全陪我只知道有三陪,这全陪是怎么个陪法。说完客人都哄笑起来。李小姐很年轻,看起来最多二十岁,但既然是导游,什么场面没见过,她不气不恼地说,你们到大理、丽江、中甸都有当地的导游陪着你们,这就叫地陪,而你们是我们旅行社的客人,我得全程陪着你们,这就叫全陪。如果这位大哥,想要找三陪,我想奉劝你一句:别搞垮了身体,搞垮了经济,搞垮了家庭。如果大哥你只是喜欢口头腐化,活跃一下气氛,让我们的团友们轻松轻松,你可以和我比一比,讲一点荤故事、荤谜语,我保证全陪。
车上顿时掌声雷动,不断有人在说,好,好。向虹望着窗外昆明的街景,对身边这位男人和李小姐有些不屑一顾。她想起了凌渊,那个曾经是她最爱的丈夫的人,不知道背着她会是怎样一副嘴脸一个她认为已经再熟悉不过的人,其实又是多么的陌生。这些年来,她的生活总是围绕着他在转,从未偏离过固定的轨道。可是他却早已改变了方向。
车在缓缓前进,李小姐一边介绍昆明的街景,一边和向虹身边男人穿插几句荤话,讲得车上的人哈哈大笑,向虹望着窗外,一句也没听进去,她沉浸在自己思绪中,似乎周围的喧闹与她无关。到了世博园,李小姐为大家买了门票,说你们三三两两结伴游玩,中午在里面随便吃点,五点半钟准时上车,晚餐我已经为大家订好自助餐,你们吃饱后,我们今晚就坐长途卧铺客车到大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