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贵的精神


□ 潘 维


  樱花是日本的国花,那是种韵味十足,颇耐看的花。
  单朵樱花平淡,平淡得让人伤感。成片开放的樱花绚丽多姿,于无味中让人闻到香气袭人。
  单朵樱花单薄,单薄得让人蔑视。成片开放的樱花生机盎然,于无声处让人听到飒飒风声,每到春天就发出催人奋进的悲壮呐喊。
  武汉大学校园向以樱花著名。二○○四年三月,笔者与几位高朋同访武大校园,正赶上樱花初绽。有一栋典雅的建筑与成片的樱花遥相辉映,那是“武汉大学工学院旧址”。它倚青山而立,将东西方两种建筑风格近乎完美地融为一体,可谓珠联璧合。虽历七十多年的沧桑,在校园的新楼群中,这栋旧楼卓尔不群。看到这初绽的樱花和美丽的旧楼,笔者想到与武大工学院颇有渊源的张培刚先生。就在访问武大的一个小时前,在华中科技大学,九十一岁的张老先生同我等开了一上午的研讨会,还共进了极精美的午餐。
  张老先生一九三四年六月毕业于武汉大学经济系,旋即进入中央研究院的社会科学研究所,从事农业经济的调查研究工作。二十多岁的张先生才华横溢,成绩斐然。数年之内,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三本著作。一九四一年秋,先生考上最后一批庚款留学生,赴哈佛大学经济系深造,以其国内研究的深厚功底,于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即获博士学位。先生的博士论文《农业与工业化》被评为当年哈佛经济系最佳论文,交由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是为“发展经济学”最早的作品之一,后来被译成多种文字。一九四六年二月,先生应国民政府之聘,在纽约为国工作。同年秋,周鲠生校长聘先生返国担任母校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一九四八年元月,先生受聘去联合国亚洲及远东委员会工作。一年后的一九四九年二月,难以割舍为祖国学子之师的情怀,三十五岁的张先生又辞职回母校任教,并为即将诞生的新中国服务。他没料到,满怀育人之志的自己将几十年无缘于学术和讲台。
  一九五二年教育部在全国实行“院系合并”改革。武大工学院被取消,以其为核心组建华中工学院。在计划经济的时代,张先生关于市场经济的学问被认为无用,为能“人尽其用”,武大校方委派他负责华中工学院的基建工作。从此,研究经济学的张先生便留在了工学院。十年基建和总务工作,十年政治课和政治运动,再有十年“文革”。到了改革开放的时代,张先生已是六十五岁。六十五岁的张先生在“工学院”能做什么呢?一晃又是十五年。直到九十年代末,“华中工学院”变成了“华中科技大学”,这才有了经济系。到一九九八年,这经济管理学院拼到了教育部的“博士点”资格,先生在八十五岁高龄当上了“博导”,无非学校的“活广告”而已。五十年蹉跎岁月,一颗智慧的大脑就这样被磨灭了。华中工学院即今天的华中科技大学,其前身就在武汉大学那座中西合璧的典雅建筑里,那鹤立鸡群的建筑倚着青山与樱花遥相对映。
  午餐中,张培刚先生提到前辈上司兼学长的陈翰笙,感慨不已。张先生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中研院社科所,它的创始人是生于一八九七年的无锡人陈翰笙先生。陈先生二十世纪初去美国学农学,却因为色盲,阴差阳错学了历史。他一九二○年得到学士学位,一九二一年在芝加哥大学获硕士学位,然后在哈佛学习一年,可算是张培刚先生的前辈校友。因为没钱继续念,陈翰笙从美国去了战后经济已经破产了的德国。两年后的一九二四年,陈先生在柏林大学得到博士学位,旋即被蔡元培先生聘为北大教授,并由李大钊先生介绍,加入了共产国际。不久,蔡先生创办中研院,请陈先生负责社科所,开创了社科所的农村调查工作。当时的农村调查,以马克思主义思想指导,培养了我国一批有社会主义信念的重要经济学家,如薛暮桥、孙冶方。张培刚先生入所一年后的一九三五年,陈翰笙成为中共驻共产国际的代表。陈先生不仅在历史、经济等领域的学术成就享誉国内外,还是共产党的社会活动家,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的,却是无声息的贡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