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午后(二首)


□ 桑 克

午后(二首)
桑 克

1

迷迷糊糊,走在牛的身后。
不是我赶着你,而是你牵扯着我。
你的虚幻之绳,是慢条斯理,
是你对命运深刻而全面的小注:
有什么值得着急?天命每一个人,
为夜的花发染上自己的颜色。
我嚼着这些,出了院门,
到了主街——两路拼凑而成。
拖拉机走在矮路,
我和你走在高路。
他的履带嗓门,仿佛多部轮唱
而我和你,沉默,只听见
彼此鼻孔里的呼吸,节奏均匀,
似有一种古怪的默契。

2

我和你脱离公路,在草甸上
浮动,仿佛无桨扁舟,六神无主。
细草之浪凶猛翻滚,似乎押着
中文里没有的一个韵脚。
这是大风的恩宠,大风的急症,
他也传染给你黑白的毛衣,
我陈旧而舒适的袍服。
他探究,颤栗的你和我,
更似离壳之后的魂魄,轻而又轻,
状态也异常轻松;
我们与世无争,
尘世也与我们无争。
大家都在浮动,没有目的,
仿佛只是顺带着把草送到胃部。


3

阳光白花花的,我只有低头,
和你一样。我是被迫的,而你不是。
阳光不白,你也低头,
仿佛阳光天天是白花花的,
仿佛你天生就是这么自由。
我有点儿小妒忌,有点儿小晕眩,
但还能站住,不用扶那次生的杨树。
它们火后出生,不认识任何灾祸,
它们快乐成长,蛮横地甩动
碧绿而缭乱的鬃毛。
我奋力抬头,远处农场的住宅,
一列一列,犹如火车的车厢,
有的静静独立,有的冒着黑烟。

4

渐行渐远,别的人,别的牛,
消失在天际,或者山脚。
这里只剩一头黑白花乳牛,
一个我。
我突然自私地高兴起来,
对着空旷的草甸,笑了一下,
又迅速收回,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什么也没看见,神,或者路过的云。
你关注野草精微的变经,
而我关心的只是我——
多么可怕的
关心——这是一个崭新的发现。
为此,我甩了一下鞭子,
而且,我没注意它响不响,
但胳膊的幅度却明显增大。

5

间或坦克驶过,间或停车,
跳下三个人,撒尿,对着我们,
对着陌生的外省和空气。
我没觉得侮辱,隔得太远,
模糊的身影一拱一缩,仿佛蚯蚓。
你也没觉得,你的身心全被
尾巴上的牛虻吸引。他们顽皮,
而且任性,你用心玩着
猫鼠游戏,尾巴不规则地摆动。
从前,我见不得这些,
会冲上去轰赶,以为这是你的麻烦,
而现在则袖手旁观,
充分尊重你唯一的乐趣。
湿地
水面开阔,安静。
只有飞虫点水,或者鱼跳
才使之蔓生一缕波纹。
转眼即逝,似乎从未发生。

细草点缀其间,稀疏
而无规则。但我看出奥妙:
草们散在边缘,使水看去
清浅,似乎拔足可涉。

数丛塔头,排列着
伸向水面,仿佛一列海岬。
上面没有灯塔,一株矮树
被雷削去半截,不能照耀什么。

水尽头,是低地,丘陵,
再远处的列山,已是青灰之色。
低云笼罩。一只草鹰盘旋。
一条车辙含糊在低地上。

水上的云影,倏然而过。
水面随之阴晴。
深处,是烂泥,或故去的草根。
深处,是真正的烂掉的秘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