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神的蒙难与救赎(点评)


□ 王虹艳

  近年来,海外作家群成为引人关注的创作群体,这一群体的构成和特征难以一概而论。他们中有的原本在国内便已有创作成绩,而出国后又创作出重要作品,如严歌苓、虹影等。有的则是直接从海外传来佳作,如横空出世般给人惊喜,如袁劲梅、张翎、陈谦、陈河、王瑞芸、雨蛙等等。海外作家的小说就题材来说有两种。一是借助东西方文化的双重视角,审视人们熟悉却漠视的国内生活;另一个是写华人在国外的生存状态,着重于华人的生存环境和内心世界,而非早期移民小说着重表现华人奋斗的辛酸史和成功史。

  张亚的小说《红大衣》就题材来说应该属于前者,她写的是自己魂牵梦绕的家族故事,这故事与一件红大衣有关,与民族的政治、文化、人性的善恶美丑有关。作者在隔着漫长的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之后,借助更加多元化的文化视角,重新审视复杂的历史和人物,其叙述姿态冷静客观,却于不动声色中肯定促进社会进步的力量,赞美人类追求美与自由的恒心。

  小说开头简洁高调,起势不凡:“母亲是一个大家闺秀,直到80岁,仍气质非凡。”悬念随之铺设:母亲如何练就了这样的气质?母亲一生有怎样的故事?小说接着交代外公有一个梦想,就是送自己的女儿读书,将来成为自食其力受人尊敬的医生。这个梦想在上个世纪30年代的东北乡村是那么不合时宜。“为了女儿们能读书受教育,外公放弃了祖祖辈辈赖以为生的土地,举家迁到了长春市,从宽敞舒适的青砖大瓦房,挤进了窄小的三间土砖房。曾主事一方的外公,也成了粮食加工厂的伙计。”送女儿读书使之成为医生,这是小说复式线索中的一个,它为主线索红大衣的命运勾勒出了历史背景,也为家族的性格、操守、命运预设了伏笔。

  母亲在12岁那年第一次看到那件大衣:“一个年轻女人穿着一件皮大衣,从她的身边婷婷袅袅地走了过去。藏蓝色的薄呢面,昂贵的水獭皮领子修长地嵌在胸前,精致的掐腰勒出了女人玲珑婀娜的身材,裙子般宽阔的下摆,让那女人每走一步,都像是移动舞步一样飘逸轻盈,母亲看得目瞪口呆。”每一个女孩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自己的美神,她的性别意识由此觉醒,也由此明白美的真谛。穿大衣的女人成为母亲认知性别与女性美的启蒙者,从此母亲便渴望自己也能够拥有那样一件大衣,能够那样挥洒自如地展现自己的美丽。由此可知,小说中的大衣并非一件奢侈品,它是一个女孩对于美好人生的希冀,对美的全部渴望。在正常的年代,这愿望本不难实现,但是在中国20世纪动荡的年月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母亲是在辽沈战役长春城被围困时再次见到那件大衣,穿大衣的女人面黄肌瘦,她急需用大衣换回粮食来救一家人的命,母亲用四斤豆子换回了她的大衣。从此,这件大衣便一直陪伴在母亲身边,无论是逃难途中、外公病逝、新中国成立、反右运动、四清、“文革”期间等等。但是母亲真正穿上这件大衣的机会并不多:战争年代,生死难测,母亲顾不得穿;终于过上安稳日子,这收腰大衣却与时代的审美风格背离,母亲又不敢穿了。这件美丽的收腰的大衣,这件可以让女孩穿上便成为窈窕淑女的大衣,始终与这轰轰烈烈的大时代格格不入——逃难时它是累赘;强调艰苦朴素的时候,它是资产阶级生活作风;“文革”抄家时它是赃物。即便如此,它仍然是美的化身,是勇气的象征。母亲曾经穿着这件不能见天日的大衣去劳改农场见初恋的情人,虽然只是远远地看上一眼,且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但穿着皮大衣千里迢迢探望初恋情人的母亲却令人记忆深刻:“队伍走远了。风雪交加的田野上,只剩下了一个穿着皮大衣的女人,那个短暂复活了的说客,伫立在白茫茫的天地间。”这是一个弱女子对整齐划一的集权时代的反抗,也是母亲一生最美的时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