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光与月光照抚的昼夜


□ 李学恒



在月亮升起的地方,在月亮升起的时候,我踏着早春三月的绿意,向着奇松云海的黄山蹁跹而行。火车是一条龙,龙腾啸啸是我对你的呼唤,呼唤梦中的你早现倩影丽容;飞机是一只凤,风飞九天是我对你的企盼,企盼想象的你花开云端。你说:“不到黄山不算有一个完整的人生。”现在,我以融化的雪花淋浴过的胴体,带着皎洁的月光织就的哈达,虔诚的教徒一般,奔向黄山——人生的一个高点与亮点……



在寂静而又辽阔的北方夜空里,上弦月像你眉头微蹙的眼睛,带一丝忧愁,含几许热愿,静静地看着我的飞翔。在这静静的凝望里,我感到了美丽黄山的诱惑:一棵迎客松,就把五湖的情怀全都包揽;片片云海,竟将四海的浪漫演绎大全;怪石连山,缀成价值连城的玉林;温泉似乳,滋润多少名贯古今的才子佳人……乘兴仰天,月芽儿虽然高不可及,但却以水似的柔柔目光看着我,诉说着传奇名山,美甲天下,诉说着情重天地,爱感人间——你呀,看似缄默无言,却又痴痴地传尽明净的万语千言。就这样仰望着,就这样交流着,率真的我今夜无眠,执著的我今夜不眠,在月光的照抚下,美梦扇动着鹰一样的翅膀万里南行……



这是一个从来未体验过的早晨:天还没亮,心里已经亮了;太阳还未升起,眼前已然霞光万道……拉开车窗的帘纱,晨霭里高高低低远远近近的绿山、绿树、绿竹、绿草,春雨洗过似的让人有种洁净无比、鲜嫩无比的感觉,而在这感觉里生长弥漫的,还有一种雾飘雨润似的温馨——就是在这样的温馨里走出车厢,走进绿海,走进梦寐以求的黄山怀抱。当急跳的心让我寻觅那滑落在人群里的上弦月似的眼睛时,出租车把我载进一座高楼,而比高楼更高的,是东方正在升起的太阳,那里,正有一双和月亮重合的眼睛,在金丝锦线似的霞光中向我凝望……



那天在“老街”的老店吃的是什么竟然忘记了,但临街的那两扇镂刻的窗棂,却让我记忆犹新,尽管那窗棂历尽沧桑、旧痕如铁。假如把这窗棂看作是老街史书的一页,那么从这一页翻看老街,一部线装的古书以黄山的苍松为笔,以新安江、横江、率水为墨,千年写来,其厚其重,其形其味,真让后来的我们难详其贵。马头墙昂扬着永不衰败的徽风,小青瓦的屋顶落着数不尽的江南霜天,而条石铺就的老街路面,宛若老而弥坚的长者的胸膛,浸润着历史的风雨,闪耀着天地的慧光,依然那么安详地让时光和生活来来去去……我喜欢你在老街给我照的那张相片:光光的额头和双肩洒满春天的阳光,而那近在咫尺的“碧玉楼”,是否应该看做是你的化身在和我合一张世世相依的永存之照——父亲一样的“老街”啊,你为儿女一样的我们祝福吗? 在古老而又鲜活的老街上,人流澎湃着生命的激情,而我们,用真爱写一页情书,续在老街的史籍上……



车在温暖而又亮丽的阳光里奔驰。车里的我们,目光荡过山野不尽的绿波,话语常常和一条又一条的河流交汇。
让我感动的是爬满山坡的那些野藤:去年死掉的老藤还在用枯黄的身躯护着身下的土与石,而充满生命力的新绿,又在片片的枯黄中长出爱意无限的柔枝嫩叶……
是齐云山的道观给我又一番深思:小脚老人们蹒跚着去祈福的艰辛年代已经过去,可是丰衣足食的今世你我,为什么仍然有更加漫长且更加剧烈的心痛?
或许,痛苦是人类情感的心雨,当这雨迎世倾泻的时候,才有道与教的罂粟花常开不败、夺目灼心。
河对岸的山坡上,三二杜鹃花扬着粉红的笑脸,亭亭处子似的招惹我们的怜爱,让我不由得对你说起大兴安岭初春时节满山遍野的粉粉红红——那北方迟来的春天是如此的热烈而多情。话语间,凝眸你微红的双颊,我忽然想起杜鹃啼血的故事——在相隔千山万水的南方与北方,抱着手机不放的我们,话语是传说中的杜鹃在声声啼鸣吗?



宏村,千年的国画鲜活在皖南的山光水色中。我克制着关节的伤痛紧跟你的步伐,目巡你的手指之处,我看宏村山为牛头、树为牛角、屋为牛身、桥为牛脚。你对宏村的盎然趣味让我好想成为牛郎:赶一只宏村一样的水牛跟你浪迹天涯,闲时听牛歌,忙时借牛力,乐时摇牛铃,乏时憩牛屋……按你的指点仔细看去,宏村真像一只五脏俱全的大水牛:“牛胃”是塘,“牛肚”是湖,“牛肠”是穿越家家户户的清渠。
其实,建于宋时的宏村何尝不是一部宋词集成,既有大江东去的豪迈粗犷,又有小桥流水的婉约灵秀。站在桥上,依稀可闻东坡长足涉水,举楫击板:穿越小巷,隐约可见清照裙裾飘逸,逐水吟歌……
拔开宏村宅院的竹林而立,你用相机帮我录一首韵绿节香的《竹枝词》。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