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你胜过爱自己(散文)


□ 张岩

  如果不是把你伪装起来,我知道普天下的人都会看到我的残疾。我不愿让别人看到,不愿让一个“废”字轻易地把我的心刺穿。亲爱的,请原谅我伪装了你。因为你的与众不同,我一直以来的自卑心理让我不愿将你示众。我当然惭愧。尽管我把你伪装得温温暖暖的,让你跟随着我,无声无息,一动不动。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委屈,是不是怨我。我相信你是委屈的,因为委曲求全啊。其实我也想把你放出来,让你在冬日的阳光下,晒晒暖暖的太阳,让你跟我一起行走在大庭广众中间,自由地摆动,潇洒地挥舞。可是我怕别人笑你。怕别人说你影响市容,有碍观瞻。我没有勇气把你展示出来,我只能在一个人的夜里,在乳白色的日光灯下,把你赤裸在我的眼前,让你见见星光,见见这个叫“人类”的世界,让你看着我,让我看看你,让我看你时在心里向你忏悔。我知道我把你伪装,其实是在伪装我自己。我相信你也是知道的,你因为知道而不会笑我。亲爱的,请原谅我的自卑和自私。

  打从娘胎里出来,你就跟着我,不离不弃,默默无声,跟了我四十多年,跟到现在。我对你的最初记忆是这样的:那时,我大约六岁吧,我和我的哥哥在阳光底下玩黄豆,我的穿着蓝碎花褂子的年轻而美丽的母亲坐在我们身边纳鞋底。母亲不经意间看出了我和哥哥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左手。我的哥哥两只手玩耍黄豆,而我只用右手玩耍,左手低垂在一边不动。我于是在母亲的怀抱里开始了我求医的行程,也开始了我的眼泪多于欢笑的童年。我记得我来到人世间的第一次哭是因为举手。那天,哥哥举右手说:毛主席万岁!我学着哥哥的样子,也举右手说毛主席万岁。哥哥又举左手说毛主席万岁,我再举左手时,却举不起来了。我用了好大的劲,我的左臂却纹丝不动。我急得哭了。我抓了哥哥的脸,而后我又抓了母亲的脸。那年我七岁。七岁那年我明白了一件事,我的左手跟别的孩子左手不一样,别的孩子左手都能跟右手一起玩游戏,我不能,我只能站在一旁看别的孩子玩游戏。

  我哭的时候,你是否也为我难受?你无声无息的,垂挂在我的左边,以不争的事实,成了我有别于别的孩子的残疾的左臂,也成了我淡泊人生中不能更改的胎记甚或是烙印。

  你知道吗?我哭的时候,我母亲也是哭的,她是偷偷哭的,在不让我看到的地方哭。后来我母亲就不哭了,总是把我揽在怀里,在灯下抚摩你,看你。为我洗澡的时候,先为你洗澡,为我剪右手指甲的时候,先把你的指甲剪了。再后来,母亲驮着我,从村里到镇里到县里再到市里到省里,为你治病,母亲这一驮就驮了三年。母亲说你的病好了,我的病也就好了,她的病根也就去了。可是终未治好你的病。母亲问医生,没有希望了吗?医生说,没有。母亲又问,真的没有希望了吗?医生还是两个字,没有。母亲一下子泪流满面。

  医生说,你患了小儿麻痹后遗症。你肌肉萎缩了,你比右臂又瘦又小,不好看。我面对你时,无声无息;就像你面对我时,无声无息。我把你隐藏起来,隐藏在袖管里,除了我和母亲,我不会轻易地让别人看到你。就是从那时起,我学会了伪装。伪装你,伪装我自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