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莫用暧昧挑战婚姻的底线


□ 曾 宁 榛 果

  比起外遇、出轨这些字眼,暧昧,似乎是可以被原谅的感情游戏,玩暧昧,也成为时下流行的男女感情状态,但是,暧昧,也是一种慢性毒药,会渐渐侵袭我们自认为牢不可破的婚姻。
  
  暧昧电话,搅乱7年幸福婚姻
  
  我和刘弘结婚7年,前5年可以说是恩爱夫妻加事业最佳搭档。我们一起创办的贸易公司,从2004年开始稳定成熟,客户分布在欧洲各个国家,我们置办了几套房产,还买了一辆奥迪车,也算是小有成功了。在朋友眼中,我们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我们是初恋,都把对方当作唯一的爱人。
  2007年5月17日,我去交手机费时,顺便打印了通话清单,发现一个号码频繁地出现在刘弘的手机清单里,而这个号码既不是客户的也不是朋友的,我心里隐约有些不安。回家后,我用刘弘的手机按下那个号码,跳出的名字是晓晰。还没等我说话,一个年轻、清亮的声音马上传了出来:“刘哥哥,才通过的电话,又想我啦。”我把电话按掉,心一下掉进了冰窟隆里,什么时候刘弘成人家的情哥哥了。
  我属于处事比较冷静的人,忍住了没去问刘弘。一个电话也许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毕竟这么多年来,刘弘并没什么我不认识的女性朋友,电话里的声音很年轻,活泼,说不定只是哪个小姑娘开玩笑。在胡思乱想中,那一夜,我第一次背过身去,没把头靠在他的臂弯里。
  第二天,我恰巧要去外地出差。以往,每次出差,我总是担心刘弘照顾不好自己,这次忽然想到的却是:刘弘会不会利用我出差的机会,和电话里的女孩约会。对于自己这样日夜不停地幻想刘弘和那个女孩之间存在的各种可能,我有些内疚。
  到了外地,我故意推迟到晚上12点钟打电话给刘弘,要在平常,这时候刘弘应该会在书房里上上网,准备睡觉了。可是这次他的手机竟然占线,我心里格登一下,设置了自动重拨,40分钟后,手机终于通了。刘弘似乎刚被吵醒的样子,问我怎么这么晚打电话回来,他都睡下好久了。我哑然失笑,他谎撒得这么地道。我很平静地说:“我整整给你打了40分钟电话,难道你在梦里还能够跟别人讲电话?”我挂了他的电话,心情变得很差,再无法入睡,刘弘不断地打电话过来,我索性关掉了手机。
  
  他和别人的暧昧无所不在,我已逼近崩溃边缘
  
  回家后,我再次查了刘弘的手机清单。在我出差的几天里,他几乎每天都和那个号码有联系,最迟时聊到了凌晨一两点。晚上一进门,刘弘立刻过来拥抱我——这是我们7年来的习惯,哪怕是分别一天,回来见面总要亲密地拥抱。我却立刻推开他,把通话清单一摔,指着那个号码,要他解释。
  刘弘看了看清单,竟轻描淡写地说:“我就是和那女孩聊聊天而已,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你不要大惊小怪。”我更火了,他天天和别的女人聊到深更半夜,居然变成是我在找他的碴。我第一次感到刘弘变了,在他生活的另一面,有我所不知的秘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女性天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